蒋晓东:开放国有垄断行业 是消除泡沫必由之路

2010-12-06 09:27·投资    蒋晓东  1
   
摘要现如今,无论个人或企业总要谋划投资之路。NEA中国董事总经理蒋晓东在今天举办的2010(第九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说,老百姓不能把钱都存在银行里,一年只拿2%的利息。蒋晓东认为,中国服务业开放是经济结构调整最本质的方面。

  陈宏(主持人):第一个问题,大家从自己个人行业里,如果在现在政府也在讲,中国汇率如果稍微压一压的话,让我们提高一下,我们跟日本一样进入失去的十年,中国的经济会不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从各个方面聊一下,你们觉得我刚才提的论题,你们从你们自己的背景下,你们觉得我们中国会不会出现失去的十年?

  蒋晓东:刚才各位专家都从宏观角度把这个问题分析得很透彻,我作为投资人,天天跟企业家打交道,我讲一点微观的。刚才讲到日本,不管真命题还是伪命题,一个讲资产泡沫,一个讲汇率问题。资产泡沫,日本的资产泡沫可能因为大家不管是操纵汇率还是其他原因,制造业突飞猛进赚了很多钱,日本就那么大块地方,他的钱总有地方出去,要投资,这是形成泡沫的原因。中国的现状,说我们资产,不管是股市还是楼市是不是存在泡沫?肯定存在一定程度上不均衡的泡沫,但这个泡沫我作为一个个人,我想投资,我在中国今天投资朝哪里去?我不去炒楼、炒股,现在大家还炒PE,不炒这几样东西,你说我怎么获得一年5%或10%以上的回报?很困难。国家在这方面有没有把更多的一个机会,因为刚才讲到经济结构调整,我觉得中国服务业开放是一个经济结构调整最本质的,现在都讲大力发展服务业,但是发展什么服务业?都去开餐馆、开洗脚店?这个如火如荼开了十几二十年,基本到头了,最大的几个服务业,医疗、教育、金融、电信,最大的服务业现在基本在国有垄断状态,这些最大的服务业都不去开放,不让有钱人能够投资到那些领域获得他应该获得的回报,那你说让大家的钱往哪里放?没地方放。另一方面说这些资产都有泡沫,怎么办?我们老百姓不能把钱都存在银行里一年拿2%的利息。

  这个从具体的产业,实践者的角度,这几个领域的开放,不仅是能够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把中国所谓人口红利变成人口赤字,然后再变成一个巨大的产业发展机会,同时也是所谓消除泡沫,能够平衡经济结构发展当中更加均衡的必由之路。这条,刚才丁总讲医院的问题,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因为我们投资很多医疗健康企业在全球范围,在中国也是,前几天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发改委、卫生部等部门联合发的关于进一步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或者社会资本投入医疗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信号,以前这些文件已经出了很多,没有一个文件像这个这么具体,具体到什么程度?以前卫生部规定,第一外资办医院没有说明确鼓励,只是允许。外资办医院最多控股不超过70%。这个文件里第一次提出在今后一段时间里要逐步消除这个概念,外资可以百分之百控股。这跟我们上半年听到很多外资抱怨的,这个行业进不去,那个行业进不去。信号是很明确的,能够落实那是我们拭目以待的。这个服务业的开放是非常关键。

  第二个,刚才讲的汇率问题,汇率问题从某一个角度来讲是发展什么样的制造业的问题。因为我们最近投资一家新能源企业,它有很多的技术含量。由于灯具的特点,又是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他就有3千员工,技术怎么进步也不可能变成300人。中国制造业企业怎么从原来的比较低端的企业和外包型企业,怎么进一步往上走?我觉得有两个误区或者有两个点在大家讨论制造业怎么进一步向前走的时候,包括十二五规划等等。一个中国非常强调高科技企业,美国可以造航天飞机,造iPhone,高科技企业。

  我觉得科技企业和高科技企业是两个概念,高科技企业要有高毛利,才有可能做研发。中国有很多制造业行业是缺少某些核心关键技术,但这些技术在过去二三十年全球范围内没有任何改变。比如羊绒加工,大家知道所谓的最好的做最高档服装的面料,这些原产地,初级原料70%产于中国,甘肃、宁夏这些地区,其他30%是在阿富汗、伊朗这些非常不稳定的地区,实际上中国控制原料来源。中国粗加工有一定的能力,但是精细加工,怎么最后以10倍价格把面料卖出去,卖给阿玛尼让他们去做他们的衣服,这套很多掌握在一些欧洲的,比如意大利这些国家。但是什么样企业掌握这样的技术?是家族企业,几百年的家族企业,这个技术过去50年一点没变,当然有一些工艺上的改变。另外品牌塑造需要时间,从制造业有一个角度,就是大家也许不看那么多的就是中国现在因为过去20年的产业链分工转移,使得在很多重要的制造业行业里,所有的这些关键技术环节已经转移到中国了,也就是说今天你说要苹果去做一个iPhone,他不找富士康,不找比亚迪,还真没有人好找,美国已经找不到这样的人才。这些积累出来的技术已经沉淀在中国,中国关键有没有这样的企业,有没有这样的企业家能够把这样已经积淀的资源组合起来,把现在非常分散割据的局面边泵非常好的商业模式,能够在很多领域出现富士康这样的企业,这个我觉得是中国的一个机会。

  陈宏:汇率是今天讨论比较多的问题。不要把所有的钱都从银行贷款给公司,而从私募股权里也拿出一笔,你觉得最关心的是什么?如果给总理提,就30秒时间,我们大家来谈一下。

  蒋晓东:希望政府能够加速开放现在国有垄断的行业,特别是服务业,就从医疗开始做起,因为最终经济结构的转型说到底是企业和企业家的转型。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