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财经
金融科技(FinTech)第一深度新媒体。专注金融科技领域调查、深度、原创、独家报道,以及商业案例解析。我们不生产碎片化新闻,只出品深度而专业的报道。
5篇文章
1821次阅读

资本狂热追捧的千亿互助市场,为何出现大面积倒闭?

2017-06-14 14:32··资产管理  墨菲  一本财经  收藏
   
2015年初,保监会颁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相互保险获得了空前关注。据国泰君安预测,到2020年,我国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

  2016年,网络互助异军突起,成为互联网保险领域最受资本热捧的项目。

  “最火爆的时候,每天都有一家平台成立”,17互助创始人高竞称。

  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多家平台宣布退出,行业急速回落。“前段时间,每天一家平台退出”,高竞称。

  这片千亿级别的互助市场,为何如此难撬动?

  01 暗自退潮

  其实,行业倒闭潮,从去年年底就已开始。

  号称用区块链做互助的“同心互助”,2016年9月上线后,几个月内收获30几万用户。

  而今年1月6日,同心互助却正式对外宣布退出。

  几乎同时宣布停业的,还有八方互助,它原本是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之一OKCoin内部的孵化项目,也宣称使用区块链技术。

  在正式退出时,八方互助拥有95万用户。

  一本财经询问退出原因,OKCoin和前八方互助工作人员,都表示:“不方便回应”。

  去年11月,慧择网旗下的蒲公英互助,在推出不到40天后,就宣布“对平台进行整体升级和服务暂停”,沦为最“短命”的网络互助平台。

  而获得91金融投资的人人互助,去年年底也宣布改版,此后没有公布改版预计完成时间,也没有披露具体改版进程。

  宣称自己是“国内最大女性互助社群”的她互助,今年年初,也在官方微信公众号中推文告知停止互助计划。

  如今,她互助公众号已经无法提供服务,与其他互助平台相比,它的公众号更新极少,最后一篇停业公告,与前一篇间隔近三个月。

资本狂热追捧的千亿互助市场,为何出现大面积倒闭?

  据互助之家数据统计,目前部分行业排名靠前的平台,每周人数增长已放缓,有些只有个位数,有些甚至出现负增长。

资本狂热追捧的千亿互助市场,为何出现大面积倒闭?

  “行业这一年多来,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洗牌。”某业内人士表示。之前是每天一家新平台诞生,前段时间是每天一家平台退出。

  几十家互助平台集中退出,部分只剩一个无人打理的微信公众号。

  他们曾见证了风口上的腾飞历史,他们出生时,轰轰烈烈,离开时,却了无痕迹……

  02 神话般的崛起

  时间回溯到2016年上半年,网络互助的激昂乐章开始奏响。

  2015年初,保监会颁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相互保险获得了空前关注。据国泰君安预测,到2020年,我国相互保险市场规模将达到1600亿元。

  千亿级别市场,互联网玩家也想分一杯羹。

  夸克联盟、斑马社、水滴互助、17互助、同心互助、众托帮等上百家网络互助平台,横空出世。

  整个互助行业躁动起来,大平台不断涌现,投资额不断刷新。

  据小饭桌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已有14家网络互助平台拿到总计约2亿元的投资,22家投资机构参与其中,其中,不乏IDG、经纬创投、真格等知名投资机构。

  资本盛宴中,网络互助被领入聚光灯下,加速奔跑。

  数据统计,目前网络互助有近3000万用户,有8家平台用户量过百万级,众托帮和轻松互助两家领跑。

  而2011年就已经成立的,中国第一家网络互助平台康爱公社(前身为抗癌公社),创始人张马丁心情复杂。

  几年前,“发展还是非常慢,非常慢”的模式,却在一夜之间被捧上了神坛。

  他一方面反思,“为什么我们没融到这么多钱”,一方面又在高兴,网络互助的风口已起。

  网络互助,说白了是一群人聚集起来,共同商量为一种病,或一种风险“众筹”。比如癌症,每个人出10块钱,如果谁真得了癌症,大家将凑钱为他治病。

  现在市面上,大多平台都宣称“只需要支付9元,就可以为大病投保”。

  这也是保险的真正意义和核心价值——互助,为未来投保。

  这个模式如此吸引投资人的终极秘密,到底是什么?

  据内部人士透露,美团网的王兴,曾是“水滴互助”的天使投资人,他曾在内部讨论上称:“水滴是一个社区”。

  在当时,金融领域的获客成本已高达数百甚至上千,而这些网络互助平台的获客成本,低至几十元。

  如此低成本的获客,足以让所有人为之红眼。

  资本热捧网络互助的核心原因,是因为这是一个低成本获客、关注健康的社区。

  大风起兮云飞扬,一切神话,似乎都成为可能。

  03 困难重重

  网络互助刚刚准备起飞,监管便骤然降临。

  从风险提示,到直接点名,到今年初的“专项整治”,一路紧逼。

  监管第一次提到网络互助,是在2015年10月,保监会点明“互助计划”,不具备相互保险经营资质,存在诸多潜在风险。

  网络互助,被要求和保险划清界限。

  去年年底,网络互助专项整治工作开始,一些平台开始宣布退出。

  “风险变大了”,业内人士姜莱对一本财经解释,“条条框框太多,已违背了我们想从技术方面推动行业进步的初心。”

  但监管绝对不是导致行业退潮的核心原因,它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某互助平台负责人王川向一本财经透露,当时公司决定做网络互助,“就是为了品牌宣传,显得公司盘子大,业务多”,因此,在可能出现政策风险,影响公司品牌后,就立刻将其舍弃。

  “还有些打着网络互助旗号诈骗的团伙,”姜莱举例,“有些甚至开个淘宝,让大家买所谓的虚拟互助产品。”

  在宣传上,平台也会夸大自己的实力,比如,虚报加入互助社区的人数,谎称自己采用区块链技术打造社群等。

  风口上通常会挤过来各种人,有创业者,也有投机者。

  当风口过于拥挤,原本的红利期也就过去。

  水滴互助的沈鹏曾经接受一本财经专访时称,早期水滴的获客成本低至“2块多”。

  而这个黄金时代转瞬即逝,第一批“好奇宝宝”式的用户被各家平台瓜分殆尽之后,剩下的是需要用户教育的人。

  “很多平台的获客成本,高达400元”,王川称。

  这个靠着“低成本获客”,获得资本青睐的模式,突然间魅力全失。

  光芒丧失后,模式本身,也备受质疑。

  毫无进入门槛的互助平台,如何抗击“人性之恶”?

  比如一些人,明知道自己有癌症,故意加入互助社区,来骗取互助金。

  当然,互助平台还没有“傻白甜”到一上来就可以申请互助金,需要会员等待“180天”的观察期。

  但这并不是一道十分保险的屏障。

  很多疾病都是慢性的,180天的观察期,根本无法鉴别他们实际发病时间。

  “这个模式一定会导致逆向选择”,一位资深保险从业者称。

  事实上,互助平台确实受到莫大的挑战。

  “这种问题很难发现,这是互助行业比较头疼的问题。”张马丁认为,基础性的规则制度、风控能力的不足,是互助平台生存的极大威胁。

  高竞曾观察到,某用户在患“甲状腺癌”后,混迹在多家互助平台领域互助金的事件。

  和其他癌症相比,甲状腺癌治愈率高,治疗金额也在5到6万左右。但这个用户却拿着病例,在各个平台,领取了更高金额的互助金。

  “尤其是对‘骗保份子’而言,网络互助的‘骗保’,不需要交‘保费’,几乎是0成本投入。”张马丁称。

  如此,风控能力如何,将决定平台能走多远。而大多数平台,还没有意识到风控的重要性。

  “我们在慢慢建风控团队,目前还是将保单审核,交给外包公司”,某平台的负责人称,每单的审核成本,在3000~6000元之间。

  目前,很多平台才刚刚过“180天”的观察期,赔付会逐渐增多。

  这个关于人性之恶的考验之战,才刚刚开始。

  04 盈利之难

  如今的网络互助,走到了一个岔路口,他需要先回答一个终极拷问:我是谁?

  网络互助,到底是公益慈善,还是商业?

  康爱公社发展这么多年,太多的荣誉,都来自“慈善”。因此,张马丁曾经背上了慈善的枷锁,太过沉重。

  但是资本是无比理性和逐利的。没有VC会投资一个不挣钱的公益项目。

  网络互助如何盈利,成了终极拷问。

  虽然互助,完全符合人性中,对未知的恐惧和孤独感,需要保障和抱团取暖的特性。用户本身有一定归属感,但进一步的黏性和信任感,都成为难点。

  最直接的观感是,一些互助平台,虽然有百万级别的用户量,但是微信公众号推送的文章,打开率并不高。

  张马丁透露,康爱公社所谓的互动,是都是社员主动发行的,比如新老社员的问答,建立上百个QQ群,微信群等。

  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维护手段。

  “康爱公社曾有130多万注册用户,目前留下来的,有90多万。”张马丁称。

  稍微有些风吹草动,规则变动,或者只是忘记继续缴费,用户就会流失。

  其实,现在的用户,多被“9元”保障的低价吸引。

  但实际上,等到一个大平台渡过观察期,正式进入赔付期,每年的互助金额,会上涨至100~200元左右。

  一旦提示用户再继续付费时,灾难就发生了,用户会大量流失。

  看似手握百万级用户,变现之路并不轻松。

  在某次创业比赛上,康爱公社和金奖失之交臂,评委给出的原因之一是“自身造血能力不足”。

  有业内人士向一本财经透露,曾有互助平台完成用户画像整理后,异常失望,因为加入的,多是一些低收入人群,带有明确“占便宜”心理,很难实现商业转化。

  有些平台,不得不寻找新的方向。

  比如,水滴互助在近期获得了保险经纪牌照,开始提供保险产品销售服务。

  对于水滴的尝试,业内普遍觉得“可以一试”。

  但这个转型,却是一般平台难以企及的“土豪打法”。

  姜莱表示:“现在保险经纪牌照已经炒的非常贵了。年初的价格还在100~300万之间,现在已经涨到了上千万。”

  “当初公司也曾考虑收一张牌照,先运转下去。”姜莱透露,“但是,一旦选择这个方向,就等于进入传统保险行业的游戏规则中,为传统保险公司导流。”

  目前,互助平台最多的变现方式是团购,团购一些健康食品或者保险等,但还不成规模。

  高竞直言,互助行业的盈利方式,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摸索。

  不少投资人预测,这片千亿市场,最终还是会成为资本巨头和资源大佬的战场。

  投机或蹭风口的玩家,最终都可能成为“陪练”。

  杀出重围的平台,面临的是新的征途和争霸战……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