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板富
三板富是国内一家专注于新三板的全产业链垂直服务平台,致力于利用互联网重构新三板的生态系统。三板富由专业投资机构和资深媒体人士共同创办,目前公司已经获得知名机构的天使投资。
27篇文章
51748次阅读

他是全世界唯一,不需要被说成与巴菲特齐名的人

2017-07-30 08:57··投资    三板富  收藏
   
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大多有着这样的特质:技术和模式的领先无法带来坚实的护城河,企业有短期内爆发的价值,却没有确定性的跨周期保值能力。往往上一秒辉煌,下一秒就仓惶。

  “在别人贪婪时恐慌,在别人恐慌时贪婪。”这是他的经典名言。

  他也是全世界唯一不需要被人说成与巴菲特齐名的投资人,因为他就是巴菲特。

  为什么巴菲特与我们不一样?

  因为他比我们更会驾驭信息、货币和时间这三种资源

  任何一种资源,在静态时他都是公平的,因为他的单位价值对于每个人都是等值的。

  当它们从静态的资源变成动态的资本时,因为驾驭能力的差异,你还是你,而他却成为了“股神”巴菲特。

  1、信息资本——坚守常识就可以。

  作为一项投资的先导投入,信息资本的核心目标是掌握待投标的价格与价值的关系。信息的广度和深度决定了后续货币和时间两项资本的投入方向和数量,重要性不言而喻。

  很多人错误的认为,非对称的信息才有价值,最常见的方式是预测,预测宏观经济走向,预测美联储是否加息,有时候甚至预测一支股票是否会涨。

  可如果你将历史以来人们的预测做一个统计,你会发现,预测的准确率和抛硬币的结果差不多!

  在巴菲特看来,预测毫无价值,对投资真正有帮助的信息往往是一些简单的常识,比如:全世界有30亿男性,这些男性要刮胡子。

  基于以上信息,他投资了吉列剃须刀。从1989年投入6亿美元到2005年宝洁收购的这16年中,一共赚到45亿美元。

  2、货币资本——财富增长的原材料。

  每个人起初拥有的原始货币资本各不相同,但大多数情况下,这并不能决定你未来的财富地位。

  大部分人对于货币资产并没有清晰的规划,在普通人手中他只是一种易耗品,而对巴菲特而言,货币却是财富增长的原材料。

  他11岁时就有了自己的股票账户,14岁时已经有了第一张报税单,货币资本对他来说从来不是换取面包和玩具的兑换券,而是可以成为投资家的入场证。

  3、时间资本——价值变成财富的源泉。

  时间是最公平的资产,每个人每天都是24小时。但把时间投入到不同事情上的结果却会天壤之别。

  时间的投入,由你的对信息的信心决定。信息的完整程度越高,时间的投入便可以越久,相应的货币交易成本也越低。

  巴菲特愿意为自己坚信的项目投入巨大时间资本,他曾说:如果你不愿意拥有一只股票十年,那就不要考虑拥有它十分钟。从他过往的投资经历来看,大部分投资都是持有十年以上,也因为超长期的投资,他几乎每一项投资都可以获得最大的价值转化。

  总结:巴菲特只是做了最简单的事情,用信息投入认清企业的长期成长趋势,当有价值空间时投入货币买入,并给予足够的时间,既降低交易成本,又获取最大收益。

  因为他更懂得与这三种动物相处

  1、忽略“黑天鹅”,坚持做自己坚信的事情

  从2008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以来,黑天鹅事件频发,尤其是2016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这一系列黑天鹅事件,让人们对“不可预知”产生了巨大恐惧。

  但在巴菲特看来,黑天鹅的存在,并不改变他的投资逻辑。

  所以,尽管美国大选期间,巴菲特是希拉里的坚定支持者,可当特朗普当选,在全世界的焦虑中,巴菲特依旧从重仓的银行业获利超过110亿美元。

  这不是他“欺骗”性的暗箱决策,而是无论谁最终当选都不会改变他看好银行业发展的观点。

  总结:巴菲特不会因为黑天鹅而焦虑,在他看来市场的焦虑,正是他捡漏的时候。

  2、警惕“灰犀牛”,坚决不碰有巨大不确定的事情

  在早前,巴菲特被批评错过了整个“互联网时代”。面对批评,巴菲特非常谦虚的说“是我太蠢了”。

  但如果将时间拨回2000年,相信巴菲特依旧不会碰这些互联网创新企业,因为这类公司本就不符合他坚持的投资逻辑。

  为什么?因为他时刻警惕投资领域的“灰犀牛”。

  灰犀牛理论由美国著名学者米歇尔·渥克提出,理论的核心思想与巴菲特的不投资理念不谋而合:巴菲特并非风险投资,有时候宁可错过可能的高增长,也不会去碰那些有明显不合常理的增长的企业。

  互联网领域的创业大多有着这样的特质:技术和模式的领先无法带来坚实的护城河,企业有短期内爆发的价值,却没有确定性的跨周期保值能力。往往上一秒辉煌,下一秒就仓惶。典型的例子是雅虎,谁能保证亚马逊不会是下一个雅虎呢?

  总结:巴菲特习惯做相对有确定性的投资,当看不到企业十年后样子的时候,再大的错过也不必惋惜。

  3、远离“羊群”,不受市场躁动影响

  “羊群效应”用来比喻人的从众心理,因为从众很容易导致盲从,而盲从往往会陷入骗局或遭到集体性的失败。

  巴菲特总能给站在羊群之外,不为市场的非理性躁动影响,坚持自己的判断。当2008年金融危机来临时,很多资深投资人都收缩投资时,巴菲特却坚持“在别人贪婪时恐慌,在别人恐慌时贪婪”。

  从2008年11月份注资高盛开始,整个金融危机期间,他不但未收缩投资,反而借助市场恐慌下的低估值大举买入各类公司的股票。

  从危机开始到结束的五年间,累计投资252亿美元,总收益近100亿美元,回报率近40%。

  从2008年到2013年的五年间,他为金融危机期所做的救助性的投资获利超过100亿:

  对玛氏糖果旗下箭牌公司65亿美元的贷款,获利38亿美元。

  对高盛集团50亿美元的优先股投资,获利17.5亿美元。

  对美国银行50亿美元的优先股投资,获利9亿美元。

  对通用电气30亿美元的注资,获利12亿美元。

  对陶氏化学30亿美元投资,获利10亿美元。

  对瑞士再保险集团27亿美元投资,获利13亿美元。

  总结:巴菲特的高明之处在于,无论何时都能站高一线看待市场上沸沸扬扬的躁动和负面新闻,这让他总能避免投资中的踩踏事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