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观察
金融观察是苏宁金融研究院品牌栏目,苏宁金融研究院是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为政府、企业和第三方提供定制化研究咨询服务,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和产业金融等研究领域。
0篇文章
次阅读

红岭转型、陆金所“挤兑”、投资者惶恐,混乱背后,网贷行业的柳暗花明

2017-08-01 17:25··资产管理  薛洪言  金融观察  收藏
   
结合行业整体现状来看,陆金所风波、红岭创投的退出宣言便类似于这种尾声前的高潮。以此为界,伴随行业乱象与整改的多事之秋可能要临近尾声了。

  来源:苏宁财富资讯

  作者:薛洪言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

  近期,网贷行业发生了很多事——金融工作会议释放强监管信号、交易所合作产品下架、陆金所“债转”风波、红岭创投宣布三年内清盘等等,每个事件背后都蕴含着丰富的信息量。

  当这些热点事件在短时间内集中出现时,于行业、于投资者而言,是个什么信号呢?在此,笔者做个通盘的梳理与概括,供大家参考。一家之言,欢迎留言交流。

  监管层面:排雷模式下各个击破,整体风险可控

  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网贷行业便迎来强监管模式,以重点问题和突出问题为抓手,以风险排雷为导向,推行了一系列的制度和文件,成效明显,加速了行业野蛮生长的结束。具体回顾一下:

  (1)资金存管对治平台跑路和资金池风险

  2015年以前,平台卷款跑路是投资者面临的最大风险,卷款跑路的原因无一例外涉及到资金的挪用,或构建资金池用于真实项目投资,或直接搭建庞氏骗局网络,用新投资者的资金偿还老投资者的本息。e租宝、泛亚、中晋等臭名昭著的平台均是此类模式。

  无论是跑路还是资金池,本质上都涉及到对用户资金的挪用,资金存管通过将用户资金与平台自有资金的分离,从根本上防止资金挪用风险。《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明确规定:

  “存管人应在充值、提现、缴费等资金清算环节设置交易密码或其他有效的指令验证方式,通过履行表面一致性的形式审核义务对客户资金及业务授权指令的真实性进行认证,防止委托人非法挪用客户资金”。

  目前,上线资金存管的平台数量约占15%左右,大多数平台难获存管银行认可,成为行业整顿速度迟缓的重要原因,也必将成为行业加速分化的重要诱因。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7月23日,已上线资金存管平台数量约为325家,已签约未上线平台约为260家。

  (2)信息披露对治不良高发、关联交易等经营风险

  在P2P交易中,平台虽定位为信息中介,却是事实上的项目风险评估者,用他人(投资者)的资金来放贷,自然存在委托代理难题。即,平台为获取超额手续费,有动力在风险评估中放水,将资金贷给不合格借款人甚至企业自己。

  所以,P2P业务天然就涉及到不良资产、自融等问题。在出台信息披露要求之前,P2P平台的不良率一直是个谜,一些平台甚至通过P2P业务进行自融,风控成为过场和形式。一开始,平台会自行承担风险,随着不良资产越积越多,量变引发质变,就变成了问题平台。站在投资者角度,由于缺乏权威的信批机制,平台看上去一直都是经营正常,直至出现提现困难,但为时已晚。

  这个问题主要依赖信息披露来对治,2017年6月,互金协会正式上线“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截止2017年7月28日,累计有40家平台接入。同期,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启动互金平台“阳光计划”,重点进行透明度巡查,对平台不透明情况进行曝光。此外,信批不彻底很容易引发自媒体关于平台涉嫌资金池、自融等的猜测,舆论监督也发挥着重要作用。

  (3)限额控制锁定行业定位,对治系统性风险

  P2P平台定位于信息中介,理论上不承担信用风险,因此也没有资本金和杠杆率要求。放任发展,规模可以无限扩张,若风险管理不当,也会给投资人带来很大的损失,引发系统性风险。同时,对比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小贷公司等有明确杠杆率限制的持牌放贷机构,放任P2P的发展也会产生监管套利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通过对借款限额进行控制,既锁定了行业小额普惠的定位,又可视作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了变相的杠杆率控制,弱化监管套利问题,并根本上消弭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平台层面:看得见的天花板,想象空间受限

  对平台而言,资金存管和信息披露虽然增加了监管成本,但能根本上提升投资者信心,是件好事。而借款限额的控制,虽然从行业层面消弭了系统性风险,但对平台而言,类似于变相设置了天花板。

  考虑到招行在零售业务中的卓越品牌和完善的O2O渠道,不妨以招行零售业务中的小微贷款(剔除房贷与信用卡透支,信用卡主要为免息期内透支,不能等同于实际贷款需求)作为网贷平台发展的天花板,截止2016年末,招行小微贷款余额2817亿元。即,在可预见的几年内,网贷平台的待还余额天花板可能在3000亿元左右。

  截止2017年6月,网贷行业待还余额为10449.65亿元,较2016年末增加2287亿元,月均增速为4.2%,同比下降2.85个百分点。网贷平台中,待还余额超过100亿元的平台有17家,超过200亿元的有6家,超过500亿元的仅陆金服一家,为1400亿元。随着7月15日起交易所产品的下架,网贷平台待还余额极有可能不升反降。

  就网贷龙头而言,天花板已在看得见的不远处。

  在《互金整改延期的背后,行业发展早已步入深水区》一文中,笔者谈到了网贷平台拓展行业空间面临的困境,摘录如下:

  拓展行业发展空间,网贷平台是最积极的探索者。超级大平台纷纷把转型重心放在一站式平台转型上,意图通过售卖基金、交易所理财产品、保险产品等扩大业务边界,然而不同金融产品对应不同的销售逻辑和客群,超级大平台的转型效果并不理想。与此同时,在超级大平台一站式转型受挫的背景下,其核心基础P2P业务则遭遇到专注P2P业务的大中型平台的强力挑战,后者的交易量快速提升,行业排名稳步增长。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战略摆布,或者如何突破转型瓶颈,是这些领头羊们必须思考且尽快解决的问题。

  投资者层面:负面信息听多了,信心需要重建

  自2015年下半年以来,网贷行业步入合规整改阶段。监管层面出台一系列文件,媒体充分发挥舆论监督作用,高度关注平台负面舆情,劣质平台加速淘汰出局。站在投资者的角度,这一时期行业信息量巨大,且专业性强,在缺乏主动而积极的投资者教育与沟通的背景下,投资者对行业认识出现偏差。

  就大多数投资者而言,对行业的印象还停留在e租宝发酵时期的舆论引导和投资者教育上,即网贷高风险,投资需谨慎。

  就一部分关注行业新闻的投资者而言,行业整改的这一年多时间内,投资者可能频繁接触到资金存管、电信增值业务许可证、平台备案等监管词汇,但不见得明白其作用和价值,整体合规比例低、整改进度不及预期、大平台转型退出等新闻倒是浅显易懂,不过对这部分投资者而言,这些都属于行业负面信息。

  只有少数资深投资者,才真正看到了行业在合规层面实实在在的进步,认可网贷产品的投资价值。只是,这部分用户少之又少。

  这种情况下,陆金所事件的发酵便既出乎意外,又在意料之中。陆金所背靠中国平安,是网贷行业的超级龙头,竟然会因为一张涉及合规问题的微信截屏而诱发投资者恐慌情绪,的确大大出乎市场预料;但若考虑到大众对网贷行业的标签化负面认知,考虑到很多人或他们身边的人曾深受跑路平台的“折磨”,这件事情却也不难理解。

  显然,大家高估了投资者对行业的认可和信任度,再次证明了现阶段的投资者教育和沟通仍远远不够,且并未引起足够重视。而这个问题不解决,可能会成为行业长期发展的重大障碍。

  小结:多事之秋近尾声,行业或步入新阶段

  但凡大的趋势,临近尾声之前总是会来几个小高潮。结合行业整体现状来看,陆金所风波、红岭创投的退出宣言便类似于这种尾声前的高潮。以此为界,伴随行业乱象与整改的多事之秋可能要临近尾声了。

  接下来,行业要准备好迎接新的发展阶段,不再那么快,也不再这样喧嚣,一边扎扎实实发展转型,一边逐渐淡出舆论视野。最终,网贷将作为一个成熟的行业,携带一款成熟的产品(网贷),慢慢内嵌至金融体系整体框架之中。届时,人们只知道理财产品配置,不会再单独强调网贷。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