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73篇文章
114223次阅读

艾问·陈伟星:撕裂假相,陈伟星不太冷

2018-06-22 14:52··互联网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混乱的市场,能治理乱象的将是赢家;纷争的乱世,安定人心的即是英雄。区块链的演义,陈伟星已被封神,在通往理想国的路上,他没有回头,英雄本色不改,一骑绝尘。

  2008-2018年,是区块链在比特币的概念上从0到1的十年,从2009年第一枚比特币被中本聪挖出,到现在一段摸不着的数字代码搅得全球天翻地覆。区块链就像一股大浪,裹挟着局中的资本与企业前行,陈伟星成为这股浪潮中最耀眼的明星之一。

  从快的创始人到泛城资本董事长,重回聚光灯下的陈伟星,以一名区块链投资人的身份出场。一路走来,陈伟星有着率性耿直的性格与不安分的内心,在这场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热潮中,或许大家都“心怀鬼胎”,但在这个看似乾坤颠倒的世界里,陈伟星却一战封神。

  初见,一个略显冷酷的俊俏男子;同行,一个话不太多的理性投资人;访谈,一个睿智果敢的创业者;登台,一个见惯了大场面的布道者。再看,这是一个爱创业、懂投资、通人性、知未来的集大成者。艾问创始人艾诚穿越区块链这片森林,在迷雾中遇见了陈伟星,一路漫步,一路对谈。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社会设计家最想改变什么?

  区块链的一片迷雾中,贪嗔痴恨爱恶欲的众生相毕显,一群人上演着《悲惨世界》,他们倾家荡产、悲观绝望;另一群人上演着《金钱世界》,他们六亲不认、唯钱至上。置身洪流,陈伟星却不想盲目随波,他有着一股强烈的怒意,长久压抑之后终于爆发出狂热的表达欲。和陈伟星的投资策略一样有名的,是他的看不惯,他看不惯古典投资人朱啸虎、看不惯百合网的创始人慕岩、看不惯“比特币首富”李笑来

  陈伟星最痛恨自己太过随性,但他却依旧任性、依旧耿直、依旧固我,想以一已之力改变看不惯的事和人。他说“对于不喜欢的环境,要么离开,要么改变”,陈伟星选择后者。他自称“SOCIAL DESIGNER”(社会设计家),希望用技术来设计社会结构。技术就是这位“社会设计家”绘制蓝图的笔和尺。

艾诚:你比别人更懂技术,你最想改变什么?

陈伟星:想让整个社会结构都变好一点,以前我把它叫SOCIAL DESIGNER(社会设计家),用技术来设计社会结构。

艾诚:现在的社会结构有什么问题吗?

陈伟星:现在比以前好很多,但是总有更好的,让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让更多的人享有财富,就能变得更好,就能照顾一些穷困的人、一些弱者。一个好的、优秀的创业者往往是想用技术去解决问题,他热衷于解决问题。每天都非常激动地愿意付出十几个小时、二十几个小时去劳动的这群人,并不是把每一笔账都算得精明的人。所以创业者本身的属性就应该是来解决问题的,区块链只是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可以解决这么大的一个问题。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陈伟星不仅厌恶无德,还透着济世的情怀,善良是他对自己最认可的品质。熙熙攘攘中众人趋利而往,他却想济贫扶弱,设计一个理想国,“你不能以赚钱论英雄,不能以独角兽论英雄,要以改进了多少社会缺陷来论”,这是陈伟星的英雄论。

  区块链或许是他认为通往理想国的路径,他为之沉迷,他曾说“区块链是我的信仰,我将活在新时代”。但新时代的理想国也不全然是一片净土。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投机者的炒币三宗罪?

  对技术敬畏,对人性却要存疑。

  区块链技术极大地刺激了人们的想象力,也极大地引诱出人们的欲望。从没有一项技术离金钱如此之近,从没有一项技术如此适合“传销”。

  作为区块链的首个应用场景,比特币受到热捧。随之而来是整个币圈的疯狂,随便搞个白皮书就能融资几个亿、几个月币价翻百倍;曾经穿着美特斯邦威、游戏代练出身,如今身价上亿、财务自由……这些充满挑逗性的词刺激着普通大众的每一根神经。

  造富效应不仅仅带来了创新,更带来了投机,疯狂的投机。《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国内已完成的ICO项目共65个,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达26.16亿元,参与人次达10.5万。

  尤其是在国内股票行情不好、楼市受控的现阶段,币圈成为一片诈骗圈钱的热土。在利益和信仰杂糅的币圈世界里,我们很难辨别真假,更无从判断对错。乱象横生中,币圈或已处在悬崖边。

艾诚:一讲到区块链大家就会想到炒币,你认为你是比特币的信仰者,但你是其他虚拟货币的信仰者吗?

陈伟星:区块链是用来创造信用的工具,但有很多币,发币时说了这个币是用来干什么的,实际上却没有做到,变成了一个欺诈的工具。比如发这个币你想募500美金,结果募了1000万美金后藏进自己的口袋。如果连基本的信用都没有被确认,何以创造信用。

艾诚:你把传销归结为是炒币三宗罪?

陈伟星:对,欺诈、传销、操纵。区块链的治理是下一阶段的大机会,比如做出一个产品,可以让人看到哪一个币在被传销,让这些问题都可以暴露出来,肯定很多人用。每一个做交易所的,做行情的,做钱包的,都需要帮助用户鉴别资产的真伪,谁能够创造出好的治理手段,谁在商业上就能成功。

  病痛袭来,要寻医问诊;乱象既生,要下药治理。陈伟星认为,问题的症结正在于区块链上没有治理,或者说用来治理的技术完备性不够。技术的信徒一向寻求用技术解决问题,陈伟星相信,治理区块链的技术就是问题的答案。

  找到答案后,陈伟星极力穿越迷雾,在混乱的市场中鉴真辨伪,揭开欺诈者的遮羞布,将虚假赤裸裸地暴露在阳光下。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区块链到底是谁的机会?

  回顾区块链的发展史,从萌芽到成长阶段,区块链逐步进入公众视野;再到现在的热潮阶段,全民谈区块链,全市场布局区块链。

  区块链的大浪,掀起一阵阵躁动与不安,激发着创富者内心的欲望,人人想做风口上的“猪”,想随浪潮而起、一跃龙门;同时也有人被巨浪卷回,头破血流,生生被拍死在岸上。还有部分人站在河岸边,既渴望成功又惧怕失败,最终踟躅不前、不知所措。

艾诚:区块链到底是谁的机会?

陈伟星:当然是每一个想干区块链的人的机会。首先,机会给予那些想要解决问题的人,什么叫机会?就是你有没有机会去帮助到别人;第二,往往是那些比较光脚的人,年轻人没有思想方式上的包袱,也没有实际业务上的包袱,也没有道德观念和文化伦理的这种包;第三,我觉得也是很多善良者的机会,因为区块链确实是去解决贫富悬殊这样的矛盾,让人跟人的财富更加共享,机会被更加地共享。

艾诚:我看了你投资的很多区块链公司,到底区块链是你真的信仰,还是你认为,这是你在区块链的世界里再一次重整旗鼓、重树大旗的一次机会?

陈伟星:在未来,我坚信区块链是最大的技术变革。区块链的投资机会分别是基础设施、治理模型、商业应用的经济模型。治理现在是区块链领域最值得投资的领域,我们会越来越多地挖掘治理这个领域。之前我们投的是一些基础设施,包括交易所、钱包、矿机、芯片,在后面我们会投资治理以及治理的技术。再后面,我们就会投很多经济模型,创造出一个个有意思的经济模型去改变具体某一个行业。这三个阶段的投资是早就想好的,所以我们会投得很快。

  如陈伟星所言“区块链太有革命性了,太容易被误解了”,在这个改变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技术上,有人在投资未来,也有人在投机现在。布道的牧师,行骗的无赖,都极力使听众信服。

  不道德的事,旁人早已司空见惯,陈伟星却怎么也看不惯,他想撕开行骗者的牧师服,他不允许无赖混进他的理想国,这是他的愤怒,也是他的善良。抱着解决问题的心态,陈伟星投资治理区块链的技术,想创造出改变行业的经济模型,他用力地用技术设计他理想的区块链世界。

  混乱的市场,能治理乱象的将是赢家;纷争的乱世,安定人心的即是英雄。区块链的演义,陈伟星已被封神,在通往理想国的路上,他没有回头,英雄本色不改,一骑绝尘。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