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73篇文章
114223次阅读

艾诚专访Josh Wolfe:白宫智囊,独角兽捕手,他为什么看好中国?

2018-06-02 09:16··投资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在前沿领域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既可能尝到意想不到的失败,也可能收获前所未有的成功。带着探究和好奇,艾问创始人艾诚对话拉克斯资本联合创始人Josh Wolfe。

  在资本寒冬热潮交替的冰与火中,既有新兴独角兽企业借着资金的热炒横空出世,也有默默无名的出局者最终埋葬于资本燃烧后的坟场。

  在成功的独角兽背后,投资人扮演着独角兽捕手的角色。特立独行的拉克斯资本(Lux Capital)致力于投资“能够建设性地重塑未来”的创企,将自己比作风投界的John Wayne(美国著名影星)。作为一家研究型投资公司,拉克斯资本专注于物理和生命科学领域的早期投融资,在为纳米科技投资时还引进了全新投资框架,而这一框架后来被众多风险资本基金和一流的华尔街投资银行采纳。

  在前沿领域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既可能尝到意想不到的失败,也可能收获前所未有的成功。带着探究和好奇,艾问创始人艾诚对话拉克斯资本联合创始人Josh Wolfe。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投资最难的是投人?

  拉克斯资本的资本管理总额已经超过14亿美元,涉足机器人手术系统、自动驾驶汽车、无人机、人工智能等行业,已投出Zoox、Orbital Insight、Nervana System、AirMap等千万美元融资项目,其中自动驾驶汽车创企Zoox估值已超过15亿美元。

  谈及为什么能投出这么多“具有变革性”的新兴科技创企时,拉克斯资本创始人Josh Wolfe认为投资对的人是最重要的。“通常创造未来的人是那些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家,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早地发现他们,并且投资他们所做的事情。”

  艾诚:你的投资哲学是什么?

  Josh Wolfe: 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创造未来。通常创造未来的人是那些科学家、工程师和企业家,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早地发现他们,并且投资他们所做的事情。在风险投资领域,对与错本身并不那么重要,你可能会错非常多次,但关键在于你对的时候可以有多大的收益。

  艾诚:听起来你似乎没有刻意去避免风险,那么你如何决定投什么和不投什么?

  Josh Wolfe:我们一直试图不投那些不靠谱的人。技术上的各种风险我们都可以承担,但最可怕的风险还是来自于我们押注在了错的人身上。

  艾诚:你怎么定义谁是那个应该被投资的人?

  Josh Wolfe:往往只有投了之后才有真正的答案。有时候你认为你自己赌对了人,但结果证明他是一个很失败的管理者,他没办法让公司挣到钱或者没有很好的格局,有时甚至会诱导你作出不合理的投资。但这些都是需要通过时间来证明的。

  艾诚:你会像Ray Dalio撰写《原则》那样,总结出一套自己的理论吗?

  Josh Wolfe:我认为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一些有韧性和毅力的人,他们痴迷并热爱正在做的事情,这甚至是他们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思考的唯一一件事。这样的领导者还会把这种专注传递给他身边的人,也会拥有更为优秀的团队,因为人们想去为这样的人工作。在他们身边,可以感觉到这种强大的力量,比如当你看到马云,看到他谈论技术的样子,你就会很想为他工作。作为一个投资者,我们想找到这样的人,找到有这种感染力的人。

  才智出众的Josh Wolfe对投资和技术有着双重热爱,曾任职所罗门美邦和美林证券的他,不仅是一名成功的投资人,还被美国国会山和白宫奉为座上宾,为美国政府提供新兴技术方面的专业意见。

  对话中,Josh Wolfe还通过对《星际迷航》《星球大战》《终结者》等科幻电影场景的描述,解释了他心目中的未来世界,宇宙卫星、医疗机器人、高科技眼镜……在未来无限可能的图景中,他表示拉克斯资本会紧紧抓住最前沿。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如何理解风投的真谛?

  对于风险投资家和创业者来说,常常会遇到的问题是,“你这个创意和想法会失败吗?”但其实更应该问的问题是,“如果成功了,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任何拥有巨大前景的东西必然蕴含着极大的失败风险——如果明显是个没有风险的好创意,所有人都会去做。事实上,真正革命性的创意表面看来或许不过是些糟糕的创意——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都是如此。

  真正优秀的风险投资人,需要抛开人类最普遍的风险厌恶和怀疑心态,接受一个想法或项目价值归零的可能性,然后问一个问题:这能否改变世界?如果能,程度有多大?

  艾诚:你做风投的成功概率有多大?

  Josh Wolfe:整体上来说我们还是非常幸运的,可能有三分之一的投资获得了10倍的回报,三分之一的投资与回报持平,还有三分之一的投资失败了。当把这些综合起来的时候,会发现我们可能获得了差不多三倍的收益回报。

  艾诚:如此成功的投资背后,你有什么秘密吗 ?

  Josh Wolfe:我有一个“100-0-100”的理论。这听起来或许有些疯狂,我100%肯定会投资这个时代最尖端的事物,投资那些外人还看不懂的事物,但我对它们将会如何发展有0%的想法,不过我几乎100%知道我会在哪里找到它们。这就是我的投资理论。

  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班尼迪克·埃文斯曾表示,尽管风险投资交易有半数以失败告终,但为数不多的成功案例足以帮助整个基金获得可观收益。

  正如世界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富人手中一样,风险投资回报也越来越集中地来自金字塔塔尖的那些交易。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投资中国市场的核心逻辑是什么?

  2017年全球吸引外商直接投资连续第二年出现下降,全球外资流动出现下行洼地。相比之下,中国依然是投资热土,联合国发布的《全球国际直接投资回顾与展望2017-2018》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全年外资流入约1440亿美元,创历史新高,是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

  另一份调查显示,2017年,74%的在华美国企业计划于2018年扩大在华投资,60%的在华美国企业视中国为前三大投资目的地之一。

  艾诚和Josh Wolfe“股神”巴菲特在2018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直言看好中国市场,称“在中国已经试图做了好几次运作”,并透露已找到理想投资标的。

  “对于摩根大通和我们的众多客户而言,中国代表着全球最大的发展机遇之一”,摩根大通集团联席总裁及联席首席运营官丹尼尔·平托同样看好中国市场。

  艾诚:中国市场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Josh Wolfe:这里有太多聪明人了。我最喜欢的人的特质是企图心,我希望你比其他人聪明,你比其他人更渴望成功,更有驱动力,富有和懒惰的人会失去这种渴望和驱动力。在中国,越来越多的人正成为精英,越来越多的人拥有博士学位,成为各行各业的专家,这些人会主宰未来。而我希望能投资未来,投资那些创造未来的科学家。

  艾诚:即便是中国现在有着巨大的泡沫,你也依然会投资吗?

  Josh Wolfe:全世界任何一个市场都存在泡沫。泡沫中常见的情形,是越来越多的人和钱被吸引到其中,然后伴随着巨大的震荡,90%的尝试都失败了,但这些失败会成为行业下一波爆发的基础。

  21世纪初的美国互联网泡沫就是这样,当时那些互联网企业都获得了大量投资,随后集体崩盘,但他们却为日后互联网科技的发展打下了基础,因为参与到这其中的人并没有因为泡沫被刺破而离开。他们知道这不过是失败和机会的又一次轮回,最好的办法是从失败中吸取经验教训,重新来过。

  经历过21世纪初的美国互联网科技股泡沫和2008年金融危机的美国投资人对于泡沫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在他们看来,资本市场泡沫化风险或许是中国经济转型必须要付出的“甜蜜”成本。尽管资本市场的泡沫化倾向还会延续,但这并不阻碍一个个新的投资机会诞生在中国这片投资热土上。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