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73篇文章
114222次阅读

艾诚专访崔晓波:为何用数据才能洞察这个世界?

2018-01-22 11:42··互联网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远大的愿景,从成立到今天,仅仅6年时间,TalkingData至少已经在探索人类的终极命题时,和谷歌这样伟大的公司,站在了同一块石碑前,并试图在上面刻下些什么。

  当大数据成为风口时,行业内部的分化悄然来临。国内领先的独立第三方移动数据服务平台TalkingData,诠释了起风时选对方向的重要性——就在几年前,TalkingData的CEO崔晓波还被妻子提醒 “家中只剩两万元积蓄”,如今,他带领的这家公司,已经进入了估值达10亿美元的“独角兽”行列。

艾诚专访崔晓波:为何用数据才能洞察这个世界?

  一家“不站队”的互联网公司

  近日,在接受《艾问人物》专访时,崔晓波首先回应了一个人们“八卦”的话题——TalkingData和马云马化腾这两位被戏称“爸爸”的人,有什么渊源?这并非无中生有,因为TalkingData有着一个过于“暧昧”的中文名:腾云天下。顾名思义,这似乎和两个互联网帝国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腾讯投资部的人来到TalkingData,问我们是不是他们投的,因为说我们标识的蓝色是Pony喜欢的那种,我反问,腾讯的投资逻辑是看颜色?”崔晓波笑着告诉《艾问人物》,腾云天下和马云、马化腾没有什么关系,而且TalkingData是一家提供数据服务平台的公司,保持中立是它生存的根基。

  那TalkingData有什么底气来保持中立,是不是崔晓波并不差钱?至少,崔晓波的合伙人蒋奇不是这么认为的。作为TalkingData的联合创始人,蒋奇认为崔晓波妻子提到的“家中只剩两万元积蓄”可能有些夸张——“因为当时崔晓波告诉我,不止两万,还有点零头。”

  和这个时代的很多创业者一样,崔晓波和蒋奇经历了卖房创业的燃情岁月。坊间传闻,公司最初成立的2011年和2012年,在开完年会,发完奖金之后,他们开开心心地把员工送走,接下来,两人开始抱头痛哭。对此,蒋奇的回应是:“对!两个难受的男人。”

  而让《艾问人物》有些惊讶的是,即便在那样的岁月,TalkingData在保持着他们中立、不站队的定位时,扛起的依然是“免费”的大旗。据崔晓波介绍,TalkingData早期做的产品,实际上是帮助很多中国App开发者,为他们提供数据分析服务。“最开始收费,但后来慢慢免费了,这源于市场的发展需要一个周期。”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当时崔晓波和他的创业团队在分析国外市场时,发现国外同行涉及这个领域的大概有30家公司,其中28家是收费的,只有两家是免费的,一家叫Flurry,另外一家叫Mix Panel。“结果,最后活下来也就这两家。”

  数据改变企业决策

  行业的周期性让TalkingData需要熬到大数据爆发的时候,但并不意味着TalkingData没有赚“快钱”的机会。

  在为很多游戏开发者提供服务的时候,就有人怂恿崔晓波,干脆直接去做游戏好了,因为TalkingData已经有了很多游戏行业数据。“他们让我自己开发一款游戏,或者说看哪款游戏好就直接代理了,还有投资人就直接冲过来说给我一亿美金,让我快去弄几款游戏就可以上市了。”崔晓波还透露,公司后来做广告产品,很多广告平台都会找过来,“当时我们就像个裁判员,天平稍微歪一歪,就会影响别人的生意。”

  TalkingData追求的中立性,让他们摆脱了这些诱惑。“从数据公司来说,我觉得正直是第一重要的,所以这是我们一定要坚持的东西。这么多年,我一直跟员工说,在我们团队里你可以犯错,但不能挑战正直这个底线。”崔晓波告诉《艾问人物》。

  最终,伴随着行业的不断升温,TalkingData不仅活了下来,并且活得非常滋润。目前,TalkingData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为7亿,为超过12万款移动应用,以及10万应用开发者提供服务。覆盖的客户主要为金融、地产、快消、零售、出行、政府等行业中的领军企业,连续三年实现业务的三倍快速增长。现在的TalkingData估值10亿美金,被称为中国估值最贵的大数据公司。

  那么,既不站队,又不赚“快钱”,还一度推行免费战略,只做数据挖掘、分析的TalkingData钱从哪来?答案就印在公司的墙上:数据改变企业决策。

  短短八个字,是TalkingData商业模式的精华所在。“举个例子,房地产开发商在拿地时,首先要做一个投资决策,但这种投资决策是要基于数据做出来,需要了解当地的人口基数、增长率、消费能力等等,然后根据这些数据,得出一个模型。”崔晓波解释道,这个模型能为一些问题提供解答,比如拿地时这个楼面价到底是多少钱,开发商才敢拿。“这个模型,实际上是一种投策的数据应用,我们的合作伙伴可以利用我们的平台来获取。”

  《艾问人物》了解到,以TalkingData与康师傅控股通路创新中心的合作为例,TalkingData将与康师傅共同打造“做有温度的零售店”,在零售消费者洞察上进行创新,帮助零售店提升零售库存和销售转换预测效能,更是为消费者的购物历程体验和互动带来耳目一新的升级。

  数据会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吗?

  2017年9月11日,以“知机识变 有唐之盛”为主题的T11 2017暨TalkingData智能数据峰会在北京举办。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每一年的T11上,崔晓波的演讲都具备太多的话题性。

  如今,崔晓波告诉大家,他想利用数据的方法去洞察这个世界的变化,以及应对这个世界的变化。实际上,他可能在回答一个超越了商业的命题:技术正在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吗?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印在了TalkingData公司总部的墙上——数据改善人类生活。

  “看一组数据,人类的习惯在被改变,购物70%、社交100+分钟、外卖2.87亿、出行30%。我不知道大家对这组数据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看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崔晓波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却是为了表达,“人们的思维是线性的,已经习惯了用一种片面的、基于时间切片的、基于很小样本量的论据做出很多决定。”

  基于这样的判断,崔晓波的“雄心”已经显露无疑——当我们收集数据的能力、速度、维度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时代,我们看世界的角度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以前,我们看世界是由实体物质化,未来,我们会向数字虚拟化的方向去转变。

  这种感知和认知能力的转变,自然意味着某种类型商业的兴起,谁将成为其中最大的赢家?当然是像TalkingData这样的大数据公司。试想,有一天,我们用模拟化、数字化的方式观察世界,会对地产、零售、银行、金融、城市乃至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多大的影响。

  更何况,TalkingData并不准备停下探索的脚步。“互联网公司做大数据研究更关注行为模式,他们推崇个性化,却往往忽略了最重要东西。那就是这种现象后面代表着的人的心理、人的动机,以及人的社会学属性到底是什么?这就需要很多人的智慧,需要人更理解人。”当崔晓波的思考从商业上升至哲学范畴时,TalkingData的下一步动作也就顺理成章——他们推出了人本数据实验室,定位是跨领域的开放平台,用数据来了解人类的心智、身体和环境之间的关系。“我们坚信即使我们可以用AI建立数据模型、了解城市、理解世界,但是人类的心智和情感并没有就此抹掉,依然是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们这样推动人和人之间的互相了解,才能改变我们看到的一切。”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远大的愿景,从成立到今天,仅仅6年时间,TalkingData至少已经在探索人类的终极命题时,和谷歌这样伟大的公司,站在了同一块石碑前,并试图在上面刻下些什么。但是,在黎明前的当下,人们更加有理由感到恐惧——当我作为人类的一切,都被一家公司能够以数据呈现时,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

  对于这种质疑,崔晓波并不回避。他告诉《艾问人物》,2009年时,谷歌曾发出一个声明,要保护客户隐私“Don’t Be Evil”,但是在2014年,谷歌又做了另一个声明,表示不再遵守之前那个声明,原因是市场的压力迫使它只能往后退。

  庆幸的是,TalkingData还在坚守这条底线。一个有趣的细节是,有一次,崔晓波陪同一位投资人在公司参观,路过一块工作区域时,投资人问起TalkingData在数据保护方面做得如何,于是崔晓波喊了一名眼前的员工,让他帮自己查一项数据,结果那名员工头都不回地说:“你没权利查。”“实际上,在TalkingData,谁也没有这个权利。”不过,加强自律的同时,崔晓波也坦言,“像我们这样的从业公司,其实特别希望国家层面抓紧立法,能够让我们清楚黑线和白线都在哪里。”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您在创立TalkingData之前,是在Oracle(甲骨文)任职,当时主要负责什么呢?

  崔晓波:当年我在Oracle,负责渠道合作伙伴。我在外企的职业生涯其实挺奇特的。最初我是2002年进入一家叫BEA系统有限公司的外企,当时BEA是全球第六大软件公司,我在那儿做了七年。

  艾诚:听说你赞助了很多围棋比赛和活动,阿尔法狗(Alpha Go)和李世石的世纪大战你一定没有错过了?

  崔晓波:我的围棋差不多是五段吧,阿尔法狗和李世石的第三场,是我跟聂卫平一块解说的,我算是亲历者,因为那时候聂老也觉得我可能是跨两界的人——又下围棋然后又做跟数据和AI相关的工作。

  艾诚:如果数据可以改变企业决策的话,那到目前为止数据改变了TalkingData的什么决策?

  崔晓波:其实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也是这样,我们叫TalkingData,就是用数据去说话。我们每做重大决策的时候,确实都是依靠数据做起来的。比如说我们最早创立了这个公司,在定位产品的时候,其实我们跟很多公司不一样,不是说市场上看到了,有人有这个需求后,我们才去做了,实际上我们都要做很长时间的市场研究。

  艾诚:我来的时候问了一下TalkingData的小伙伴,他们说这个公司特别好,大家都想来这工作,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互联网公司都是“996”工作制,很晚下班,很早上班,周末还要加班,但咱们公司,好像是尽可能不加班?

  崔晓波:因为我觉得创业其实是有一个加速度的,它的节奏会慢慢变快,因为以前我跟雷军也聊过这个问题,我当时问他,为什么金山没有打过360?他说因为团队被拖垮了,真正该打仗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疲于奔命了,这句话对我印象还挺深的。

  艾诚:你们用数据记录了这个移动互联的时代,有太多的真相隐藏在这些数据里面?

  崔晓波:在互联网这个业态里面,造假的人数也不少。对吧?那么多上市公司的市值都靠那些东西撑着呢。因此,我们更要坚持底线。我们估计过,在整个互联网的流量里,现在七成是机器人的流量,就是说你可以理解这七成是造假的流量。

  艾诚:TalkingData所掌握的数据是备受争议的,就有人说了,这个数据明明就是每一个用户的,你凭什么用我的数据进行商业化?我的数据安全,我的数据隐私该怎么保护?

  崔晓波: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可能TalkingData是这个领域最早碰到这个问题的公司。因为我们很多客户在国外,实际上我们进到每一个国家,都是受当地的监管部门以及法规的限制的。

  再比如我们和一些App合作,实际上我们是合法地去通过授权的方式采集到数据,而且这个数据来到公司后,我们有非常严格的保密措施。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