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35篇文章
61014次阅读

艾诚对话微软洪小文:资本请慎重,AI还是个小学生!

2017-08-31 16:24··TMT  艾问  艾诚  收藏
   
在回答关于当下最为火热的人工智能的问题时,洪小文的答案谨慎得让那些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人们过于失望了。他们期待的,热播美剧《西部世界》里那种上帝视角的旅行,有生之年都难以出现。

  和已经成为华人商业领袖的师兄李开复不一样,洪小文的言行举止,无时不刻不在提醒人们,他依然是一名科学家。虽然,他所效力的公司,是一个叫做微软的商业帝国。

  正因此,在回答《艾问人物》提出的,关于当下最为火热的人工智能的问题时,洪小文的答案谨慎得让那些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人们过于失望了。他们期待的,热播美剧《西部世界》里那种上帝视角的旅行,有生之年都难以出现。

  AI能否取代人类?

  在最近几年间,被广为人知的,是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破釜沉舟”般的决心:在去年10月份成立的人工智能事业部里,微软已经将相关研究、产品等部门都整合进入了这一体系。这其中,就包括曾经被称为“世界上最热的实验室”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洪小文,正是这个研究院的院长。

  “当你真正了解技术,就不会把技术太当回事,大家有时候把它吹的太过分了。”典型的科学家式的回答,给“AI迷”们迎面泼盆冷水。

洪小文

  在洪小文看来,“毫无疑问,人还最聪明的。”在可预期的未来,洪小文并不认为人工智能有比人聪明的可能性,从更长远的时间线看,“将来能够取代人类的,也不会是进化后的人工智能,而只会是某一种未知的其他生物。”

  这正是科学家和普通人的差别,普通人习惯于对未知的事物充满美好的幻想,而科学家会对它们保持敬畏。比如,横亘在人工智能和数学运算之间,还有着科学家们至今无法解释的东西——人类的意识。

  “人类很多了不起的想法,都是在当事人没有直接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却得到了解答。”一个科学史上最有名的故事,高中化学老师早已告诉过我们:德国化学家凯库勒悟出苯分子环状结构的经过,就是因为他梦见了一只咬着自己尾巴的蛇。这种灵感迸发的时候,人工智能或许永远无法进行模拟,因为人是会神情恍惚的,会不清醒的,而计算机,永远不会算错。“有人说没关系,我让计算机故意算错,但那不是人的意识,人的意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人工智能学不来。”

艾诚对话洪小文

  对于这一点的阐述,计算机的运算甚至远远比不过小说家们的描绘。金庸小说中,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张无忌说他看懂了七成,张三丰再教第二遍,张无忌却只看懂五成,教第三遍的时候,完全看不懂了,张三丰说:“那你学会了。”

  “我们常常讲,创造力跟知识不一样,知识可以教,已知的东西可以教,创造力怎么教?人的创造力怎么来的?我们到现在还没搞清楚。”洪小文告诉《艾问人物》。

  人工智能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吗?

  然而,未知的世界,更激起了人们的探索热情,从而带动了人工智能的春天。

  “甚至说,是到了夏天,AI现在太火了,让很多人以为它就是一夜之间生长出来的,别忘记了,多少人陪它一起熬过了漫长的冬天。”从人工智能的提出,到今天,已经有61年过去了。

  一条有趣的人物线是,洪小文在博士阶段的导师是“图灵奖”获得者拉吉·瑞迪,而后者是被誉为“人工智能之父”的约翰·麦卡锡的学生。他们之间的三代传承,正是人工智能走出两轮寒冬的过程。

  其实,61岁的AI,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曾在好莱坞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执导下,以同名电影的形式票房大卖,为什么直到今天,才成为产业新贵?前人种树,后人乘凉。

艾诚对话洪小文

  洪小文认为,基础研究很重要。如果61年来没有很多科学家默默无名的钻研,就不会有今天的AI,“包括微软,我们研究院已经成立26年了,我们要比其它公司先知先觉,但即使这样,也是走进过寒冬的。”

  而且,有一点洪小文非常确定,人工智能的冬天,已经彻底过去了。洪小文告诉《艾问人物》,他认为人工智能重要的是算法,会不断精益求精,此外还要有海量数据,和云计算能力,这些都会影响人工智能的发展。

  目前所掌握的算法,通过大数据,可以在各行各业都做出了不起的应用,“从这个角度来看,人工智能再变回冬天的可能性不大了。”但是,洪小文也重申,这不代表AI可以解决实际所有的问题,再一次,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洪小文认为自己有义务,提醒人们不要过度“神化”人工智能。“更直白地说,人工智能结合大数据是有很多应用的,但是别忘记了,我们人有很多东西,是没有大数据的。”

  谁将成为AI时代的引领者?

  除了担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在微软还有两个更为关键的领导职务: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和微软公司全球资深副总裁。因此,摆在他面前的问题显而易见:在这一波浪潮中,他能不能带领微软在人工智能的研发方面保持竞争力,成为AI时代的引领者?

  从去年开始,谷歌的“阿尔法狗”在全球横扫各大棋王,在对阵围棋顶尖高手李世石一战中,名扬天下。在今年5月份时,“阿尔法狗”战胜世界围棋高手柯洁。不仅是谷歌,IBM、Facebook、亚马逊等巨头,无一不在巨资投入研发AI。这些举措的背后,是有报告指出,到2020年,AI可能形成700亿美元规模的市场。

  那么,作为PC时代的软件霸主,在错失移动互联网的种种先机之后,微软能否通过人工智能,再次完成对竞争对手的超越?洪小文将肩负起微软帝国中兴的重任。

艾诚对话洪小文

  不得不提的是微软本轮“押注”未来所用的筹码。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不仅公开表态“AI也会成为下一个大事件”,还将微软每年百亿美元级别的研发经费中的1/3,用于人工智能领域。这些大动作中,自然包括了前文提及的成立人工智能事业部。

  目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在洪小文的带领下,科研成果可谓斐然,微软小娜和小冰一度让国人津津乐道。去年年底在北京举行的2016微软技术大会上,微软展示了一批引领变革的人工智能产品。比如,中信集团用微软机器人框架和企业微信公众号开发了企业报销系统,员工通过与企业微信号进行普通对话,即可完成提交报销金额、查询报销等操作

  在AI领域,过高的估值是好还是坏?

  洪小文横跨的科学界和商界,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不可动摇的准则,他实际上就是这个准则的最佳代言人。那就是,最终的引导者。必然是赢得人才竞争的一方。

  微软研发被誉为中国IT产业的“黄埔军校”。这与微软的创新文化和持续的人才培养机制密不可分。

  比如,今年3月份,百度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对现有业务及资源进行整合,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百度集团总裁和首席运营官陆奇兼任总经理。

  而陆奇,不仅曾在微软任职,和洪小文更是校友,同样在 CMU计算机学院从事过 AI研究。他的离开,对微软的AI布局而言,无疑带来了此消彼长的消极影响。

  而且,陆奇前往百度,也折射出人工智能领域竞争的激烈,这不仅仅是微软等国外巨头专属的地盘,以BAT为首的国内巨头,正在不断攻城掠地。

艾诚对话洪小文

  2017年7月5日,百度CEO李彦宏乘坐公司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抵达百度AI开发者大会。腾讯也不甘示弱,在多个事业部门均下设AI团队。3月19日,在日本举办的第10届UEC杯世界计算机围棋大赛上,腾讯AILab研发的人工智能围棋程序“绝艺”获得冠军,腾讯的人工智能就此锋芒初显。

  对于这一切,洪小文不可能不看在眼里。他告诉《艾问人物》:“高科技产业的人才流动率向来是非常大的。微软和全行业的平均水平相比,人才流失并不算很严重。”面对国内外巨头的“围剿”,微软是一家平台公司,目的是为了让AI普及化,因此会欢迎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

  当然,目前国内的AI领域,还面临着资本“一窝蜂”进来的现象,洪小文认为,由此产生的独角兽其实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过高的估值往往意味着泡沫,无论在什么领域,这都不应该是一个常态。

  洪小文向《艾问人物》表示,他认为创业还是应该做到底部,规模到了一个地步就选择IPO。至于AI领域何时才能让这些资本赚的盆满钵满?洪小文说:“如果AI是个孩子,那么现在他只是在上小学6年级,至少要过10年,他才可能上大一。”

洪小文寄语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你有跟你两个女儿聊未来人工智能的世界是什么样吗?

  洪小文:还没有,我一直觉得人工智能等所有的技术都是让人来使用的,应该是以人易物,而不是以物易人。技术就那么一回事,大家有的时候把它吹捧的太过分,我想人还是最聪明。

  艾诚:有人认为人也只是在这个地球上的一个阶段的生物或者一个物种而已,肯定有更高级的会替代我们,你如何看?

  洪小文:能替代我们的肯定不是机器。虽然人很多地方是不完美的,但不完美的东西帮助了我们的创造力。最了不起的发明叫什么?叫做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知识可以教,已知的东西可以教,创造力怎么来的?我们到现在还没搞清楚。

  艾诚:人工智能的一个时代开启了?

  洪小文:人工智能有个算法,算法会继续精益求精,但这不代表着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目前有些人把它讲的太神话了。我们要去神话,也要去妖魔化。

  艾诚:人什么是不可以被人工智能代替的?

  洪小文:太多例子,如果画画,写书,买股票。人工智能跟人类不是对抗关系,是合作关系。人可以不需要人工智能,但是人工智能不能没有人,因为人工智能后面的算法都是人创造出来的。

  艾诚:假设人工智能会让我们生活更长寿,在未来的日子里面,你想致力于的方向是什么?你想创造的贡献是什么?

  洪小文:有很多事情我想做。人可以活得更长的话,职业可以做的更长,我希望能在这个行业里多做几年。

  艾诚:现在的人工智能处于什么水平呢?

  洪小文:小学六年级,但是我很乐观,达到大学的程度,我觉得需要十年的时间。

  艾诚:有人说你是时尚界的科学家,一个接近完美的艺术作品和一个接近完美的公式,哪个更让你心动,激动?

  洪小文:都很心动。科技我不但能够欣赏,还可以尝试去做,艺术的东西我真的做不来,只是懂得欣赏。

  艾诚:2004年的中国互联网处于泡沫时期,百度、BAT刚刚起来,你作为一个男人,丈夫,父亲,从美国举家搬到中国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洪小文:当时最大的勇气是SARS非典。我来中国,是因为当时我对中国的科研、发展非常有信心。一个原因是,我当时在微软已经工作十年,当时微软在中国刚起步。第二个是当时中国改革开放已经有很多成果出来。

  艾诚:以你的角度来看中国,尤其是看中国的互联网,可能会更理性,更全面,你看到的问题有什么呢?

  洪小文:今天的问题?与其讲问题,不如讲挑战。一、在今天的当口,全球化受到挑战。二、有如今互联网公司掌握了很多用户的数据,用户仰赖这些互联网的服务,互联网公司所付的社会责任变得非常的大,包括怎么保护用户?怎么保护用户的隐私?这也是一个挑战。

  艾诚:你觉得创造力是什么?

  洪小文:创造力就是解一个未解的问题,或者是解一个已解的问题,给一个更好的解法。

  艾诚:关于企业到底该活多长。一种观点认为,80%的企业注定都是要死的,这世界上会留下一些巨头,有资源垄断型的或者百强的或者细分行业的老大。还有一种声音说所谓企业基业常青是骗人的,企业完成了一定使命之后就应该对这世界说再见。按照微软的立场,你是哪一种?

  洪小文:我认可前者的说法,历史上能够真正做出大贡献的都不是昙花一现的东西,都可以源远流长的。微软10年前的竞争对手到10年以后都换了一批了,最后能够留下来的东西,都是越古老越好。

  艾诚:迄今为止,你觉得自己做过的最伟大的事情是什么?

  洪小文:我有一个很和谐,很快乐的家庭。假设我家庭没有那么和谐、快乐,我可能做不了这个职业。另外我的人生观其实是快乐。每天觉得很快乐,才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