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96篇文章
146528次阅读

艾诚对话熊晓鸽:创业者拿自己的本事忽悠投资人?我不吃这套

2017-07-18 11:00··投资  高贵萍  艾诚  收藏
   
成功的投资人向来以两面示人,一面疯狂如赌徒,一面理性似哲学家。而熊晓鸽更像一个二者的结合体。

  “中国风投? 听来听去就像拿着一堆大粪往墙上扔,看哪个能粘住。”这是IDG资本成立之初,熊晓鸽听到的最令他沮丧的一句话。然而,面对彼时为一片蛮荒之地的中国风投领域,熊晓鸽依旧闯了进来。

  熊晓鸽被称为“中国VC第一人”,他创办的IDG资本作为第一支风险投资基金,在中国风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辉煌过后,是“蛰伏”还是“被边缘化”?

  2017年初,资本圈爆出大新闻,IDG资本收购了老东家IDG集团。

  一时间哗然,有人称之为反哺,有人说是“子吞母”。对于收购IDG的原因,熊晓鸽对艾问人物坦承,“人都是要讲情怀的。麦先生过世后,他们家族想把公司出售,集中精力做公益和慈善。这也促使我们做了并购,也想把麦先生的梦想在中国传承下去。”

  衣钵传承的同时,IDG资本有了更全球化的布局。由于近几年IDG资本鲜有大动作,风投圈不知从何时起有了IDG资本“被边缘化”的说法,而这次熊晓鸽的“大手笔”无疑成为了对其最好的反驳。

  成功的投资人向来以两面示人,一面疯狂如赌徒,一面理性似哲学家。而熊晓鸽更像一个二者的结合体。

熊晓鸽

  二十多年前的熊晓鸽是个热血青年。1993年,他放弃了美国的记者工作,回国创办了IDG投资公司。这源于熊晓鸽和IDG创始人麦戈文的一次“对赌”。

  麦戈文下的赌注是2000万美元和中国市场,而熊晓鸽则押注了自己的青春。然而,熊晓鸽的决定,在当时看似乎有些“冒失”。因为那时的中国,没有人知道“风险投资”,甚至风投没有退出渠道。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面对诸多质疑。有着一张娃娃脸的熊晓鸽在寻找项目时,总会遇到反问,“你给我出钱办公司,公司做好了,你还要退出去,你是骗子还是傻子?”

  质疑多了,挫败感自然会有。但是湖南人骨子里的热血和坚韧使他更愿相信,过早涉足一个领域就像一个人走夜路,周遭一片漆黑,但晨光终会出现。而这个漫漫长夜,一捱就是七年。

  七年下来,熊晓鸽的IDG投资公司颗粒无收。不过好在有麦戈文的宽容和支持,让他们能够活到第一轮互联网浪潮的到来。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抓住机会,熊晓鸽投出了一批“现象级”互联网巨头,1997年消耗完天使融资、靠借款度日的搜狐张朝阳,改了六版商业计划书、仍没找到资金的腾讯马化腾,遭遇资金寒冬、险些关门大吉的百度李彦宏……用熊晓鸽自己的话说,正因为涉足“早”,即便是摸着石头过河,遇见巨头的几率也很高。

  2000年,IDG资本在中国市场的第一笔投资通过股权转让实现了退出,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30多个互联网公司的上市,上百个亿级富豪产生,如此战绩至今仍让人望其项背。

熊晓鸽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IDG资本和VC划上了等号。然而,事情总是变化的,2005年之后,VC行业热闹了起来。

  红杉资本今日资本高瓴资本等一大批基金成立,阎焱沈南鹏等人纷纷登上原本只有熊晓鸽一个人的舞台。资金多了,项目少了,投资成本便高了。相对于强势且以速度著称的一些风投,IDG资本显得“温文儒雅”。

  熊晓鸽耐性十足,也许这得益于IDG最初颗粒无收七年里的锻炼。在他脸上,很少看到负面情绪。但也正是这种理性,在一些人看来“过于谨慎”。的确,第二波以电商平台为主的互联网创业潮,与熊晓鸽擦肩而过。

  错失阿里,中途放弃腾讯、过早退出乌镇……不能说没有遗憾。“错过就是错过,没必要捶胸顿足,这是投资人必须有的心态。”接下来,熊晓鸽依旧是“投资人里唱歌最好的。该看项目看项目,该考察团队考察团队。

  2007年,次级债危机爆发,很多“以速度著称”的VC朝不保夕,而IDG资本却早早“囤够粮”。持有十年、投入资金由100万美元翻番至4500万美元的搜房网、连续39个涨停板的“妖股”暴风科技,是熊晓鸽的得意之作。对IDG集团的收购,又把众人的目光重新拉回到了他身上。

  此时,从某个角度看,之前他“不动声色”的理性,更像一场“蛰伏”。

艾诚

  从电工到中国VC第一人,她是如何做到的?

  1956年,熊晓鸽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市。他从小就有着一股好奇心,会把闹钟扔水里看闹钟反应,也会拆开家里大小物件,进行研究。那时候他的理想是当一名电工,后来他果真在钢铁厂当了四年的电工。

  1977年,高考恢复。熊晓鸽在高考录取率仅为6.5%的情况下,考上了湖南大学英语系。选择英语专业,源自于他想接触到更大的世界。后来,熊晓鸽发表在《湖南日报》的一篇文章开启了他的记者梦。带着梦想,他远赴美国波士顿大学求学、后又攻读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的博士学位。之后,如愿成为了新华社和美国一家电子杂志的记者。

  1988年,荣毅仁主席到弗莱彻演讲,熊晓鸽成为了荣主席与麦戈文的翻译。1989年,熊晓鸽所在的公司决定撤出中国市场,思忖一番后,熊晓鸽毛遂自荐地给麦戈文写了一封信,经过两人几个小时的沟通后,他正式加入了IDG集团。

  从电工、记者到投资人的转型,是熊晓鸽每一个梦想的实现和升级。而这也愈加验证了他曾经的感触,“我的美国大学教授说我是一个干事的人,但我明明是一个内心疯狂的人。”而正是这种疯狂,使他有足够勇气将青春全部押注在中国风投市场,没有退路地一路前行。

  钱钟书先生曾说:“中国有三个半人,两广人算一个,江浙人算一个,湖南人算一个,山东人算半个。拿一场革命作比,两广人第一个喊革命,江浙人富足保证军饷,湖南人热血善战,打完仗,山东人拟章程,从此天下定矣。热血而坚韧的湖南人基因在熊晓鸽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作为中国VC第一人,熊晓鸽义无反顾的踏入风投圈,捱过黎明前的黑夜,历经野蛮生长的激荡,忍受蛰伏期的落寞,抓住时机重回镁光灯下。在风投圈的20多年,他投资了500多家企业,实现上市或并购的就有120多家。他已然成为中国风投史上不可或缺的人物。

熊晓鸽

  IDG资本取得成功凭借的是什么?

  “从1993年,你在中国创立第一支风险基金IDG资本,发展至今凭的是什么?”艾问人物想探寻熊晓鸽成为中国风投领域“常青树”的秘笈。

  熊晓鸽的回答也极为坦诚,“首先,好国运。我们幸运地赶上了中国对外开放、加入WTO的好时代。互联网的普及让我们有机会遇到很多优秀的创业公司。其次,好团队。我很幸运的找到了周全等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团队里的每个人性格不同,各有专长,但是相同的是我们都对VC的前景有着近乎痴迷的看好。再次,坚持。IDG资本的所有人一直以来都很勤奋。我每天晚睡早起,休息时间主要在飞机上。”

  IDG资本看好什么样的创业者,熊晓鸽给出了以下答案。

  第一,抓住当下引导性技术。比如比尔盖茨、乔布斯的成功是因为进入了PC时代。谷歌和FACEBOOK、BAT的成功赶上了PC互联网时代,今天的创业者幸运地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第二,信奉“拜客户教”。如今基金多了,好项目却没有多。对创业最不好的是,很多创业者忘了自己是做什么的,把投资人当客户,把精力和资源都放在忽悠投资人上面了,这种忽视创业本质的做法非常不可取。只有服务好客户的企业才能成功。

  第三,梦想简单、注重实战。融资时,创业计划要简明扼要。实战中,要提前做好市场调研,明确客户需求和市场规模,产品有创新,团队执行能力强。管理团队身体素质要好且有良好生活习惯。

  第四,创业领域要选对。创业领域市场足够大,就会有成功的一天,但如果市场很小,创业者又不肯做出改变,那么即便他在这个领域做的再好也不投。

  “如果互联网是个江湖,那你在当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艾诚望向熊晓鸽。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最大的特点就是乐观。”熊晓鸽说。“我听过一首歌叫‘革命者永远年轻’,创业者也要永远年轻。”

  因为考察项目,熊晓鸽经常飞来飞去。在湖南大学就读的时光,偶然会浮现在脑海中,那种期盼走向更大世界的年少轻狂仍记忆犹新。回顾间,他会猛然惊醒般感悟在风投路上已走了20多年。岁月沧桑,市场沉浮已司空见惯,而他的内心里,那个激情四溢的少年一直在风中奔跑,没有停歇。

艾诚对话熊晓鸽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IDG资本收购了IDG全球集团,为什么这样做呢?
熊晓鸽:人要有情怀,麦先生过世以后,他们家族想把公司出售,集中精力做公益和慈善。这也促使我和合作伙伴一起做了并购,也是把麦先生的梦想在中国传承下去。

  艾诚:中国的风投战场不比真实的战争逊色,也很精彩。
熊晓鸽: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赶上中国对外开放,WTO,还有互联网技术。任何一个时代,创业必须要投到当时引导性的技术中。比如比尔盖茨、乔布斯进入PC时代成功了。谷歌、脸书、BAT赶上PC互联网时代。今天的创业者非常幸运,赶上移动互联网时代。

  艾诚:你从1993年创立了中国第一支IDG基金到现在,除了幸运你觉得还有什么?
熊晓鸽:主要是运气,对市场有运气,有运气找到一批志同道合的人,还有一个是坚持,努力工作。

  艾诚:如果风投圈是一个江湖的话,你在江湖的地位是什么样的?
熊晓鸽: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有一个最好的特点,永远乐观。

  艾诚:你如何保证IDG还可以再创辉煌?
熊晓鸽:多年前我们跟美国所有大牌风投做了一个晚会,那个时候大家有一个共识,移动互联网可能在中国成为一个很大的市场。正好我去美国那次,邓锋还给我颁了一个奖,当时谈中国未来市场会很大,改变了创业很多的想法,使得我们原来做VC的公司,慢慢做成长基金等,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艾诚:IDG目前管理资本上百亿,现在的IDG和曾经的IDG,工作重点是否发生了变化呢?
熊晓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基金多了,好的项目数量并没有成长。这样项目价格炒上去了,这对创业者来说最大的不好就是他忘记了这个公司是干什么了。大家拿自己的本事忽悠投资人去了,靠忽悠投资人的话我们是不投的。任何一个公司和服务面对的是客户,帮助客户成功企业才能成功。

  艾诚:IDG现在不仅有VC基金,还有成长基金,并且还做并购母基金?
熊晓鸽:对,我们有不同的团队管理不同的钱。

  艾诚:IDG基金从VC发展了很多业态,请你以IDG全球董事长的身份分享一下,IDG基金从熊晓鸽引领的集团可能会在世界上代表中国人发出什么样的声响?
熊晓鸽:并购完成以后,实际上是两个IDG公司。IDG市场研究的公司和媒体出版公司的控股股东是中国泛海。IDG资本将成为IDG Ventures投资业务的控股股东。我们管理规模非常大,现在IDG风险投资业务只占所管理资产的10%左右。未来我希望出现更多的我们投的公司。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