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I ļʱ

从“科技创新2.0”看高瓴张磊的投资思想演变之路

2017-12-07 17:20··投资  张磊    收藏
   
张磊认为,创新科技的发展不应该是简单的复制别人的经验,也不是简单的叠加各种技术和应用模式,需要的是一种创新的思路和创新的模式,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中国C2C(Copy to China,复制来到中国)向 IFC(Innovation fro

       自经济学家熊彼特提出“创造性破坏”这一概念以来,科技创新便被世人频繁等同于颠覆者,而传统产业受到的冲击则被认为是社会进步必须付出的代价。换言之,新科技来了,旧产业输了。

  事实当然并非总是如此。

  本周,在乌镇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再次强调,科技创新可以并且应该与传统产业结合起来,兼具包容性和普惠性,为更多的人——而不只是新科技的发明者——创造价值,带来幸福。他所倡导的“科技创新2.0”理念,从内涵和外延的角度,强调了原发创新的重要性和普惠价值,与高瓴多年的投资实践互为映衬,为创新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与前景提供了恰到好处的注解。

  用张磊的话说,“科技创新2.0”是真正来自于基础科学和基础科技的创新。科技从原有的颠覆者(Disruptor)角色被赋予再造重生(Equalizer)的价值,将以全领域、深结合的创新来改变传统产业,未来的创新应该是将真正的黑科技、硬科技与传统产业融合,实现长远价值创造和共同发展的创新,并且应该是有温度、有包容性的。

  12月6日,在首届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的“创新2.0”环节,在主持人问及高瓴为什么要投资传统鞋服企业百丽时,他回答道:“科技的力量有时候是毁灭性的,百丽的12万员工曾经就处于被边缘化的地带。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变这一点,让更多的人赶上科技的快车。”

  对创新的重视根植于高瓴的基因,并且随着社会进步不断被赋予新的内涵。2017年6月20日,在首届粤港澳大湾区论坛上,他首次提出“科技创新2.0”的概念,并表示,“创新就是要做创新科技的2.0以及IFC(Innovation from China, 源自中国的创新)。”本周的两场盛会,又将创新2.0置于聚光灯下。

  锚定方向——普惠式硬科技创新

  在张磊看来,以往的创新更多的是简单取巧式的商业模式创新,而现在的创新更多地向硬科技、黑科技和原发科技驱动转变,并且呈现出两个大的新方向,所以被称为科技创新2.0。他曾表示,现在的创新已不仅仅局限在消费互联网领域,而是向生命科学、新能源、人工智能等广泛的领域渗透;同时,作为投资人,应该主动将科技创新与传统企业相结合,帮助传统企业应用科技创新做转型,推动更多人搭乘科技快车,分享创新成果。在创新渗透方面,高瓴在互联网领域战绩卓著,投资了包括腾讯、滴滴、京东、美团、去哪儿摩拜单车等互联网领域的龙头企业,尤其是2005年第一笔投资就投给腾讯并长期持有到现在的故事,在业内一度成为美谈。与此同时,高瓴还在不断探索并扩张创新投资的领域和维度,新能源领域的蔚来汽车、靶向和免疫抗癌药物研发的创新生物科技公司百济神州背后也都能见到高瓴的身影。尤其是百济神州,高瓴的投资从很早期就开始进行,百济神州IPO之前的两轮股权融资、到2016年初逆势赴美上市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以及后续的融资,高瓴资本一直在持续投入和参与,在素以周期长、投入见效慢的生物医药领域相当罕见。

  此外,高瓴还支持和投资了很多传统行业的企业,利用自己在电商和科技创新方面的资源和能力,帮助传统企业转型升级。以家电企业美的为例,高瓴是美的的长期重要投资人,帮助美的完成了从股权分置改革到整体上市和收购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进入全球自动化产业市场等里程碑事件。张磊曾说,在投资美的的过程中,高瓴关注的是如何增强公司的长期竞争力而非短期盈利,思考的是怎样未雨绸缪,不断寻找新的增长点。通过深度的调研和与公司管理层的充分交流,高瓴帮助美的形成了全球发展战略,收购库卡即为其中一环。京东的亚洲一号自动化运营中心,也是在高瓴的撮合下由美的旗下的库卡建造的。

  知名母婴品牌孩子王福耀玻璃、蓝月亮、江小白等国内知名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强化护城河的进程,也都能见到高瓴的强力助推。

  包容发展——让科技散发温度

  今年高瓴控股“一代鞋王”百丽,可谓其投资史上的里程碑一役。百丽的规模和量级、百丽品牌的国民认知度,都会对高瓴的数字化转型方案带来巨大的压力,但也集中体现了张磊要让高瓴用新科技改造传统企业、让传统企业的员工同时受益的决心。

  今年7月27日,百丽国际发布公告宣布高瓴牵头提出的私有化建议正式生效,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撤销上市地位。私有化之后,高瓴持有其57.6%的股份,成为百丽的新任控股股东。在控股百丽之后,张磊曾多次在不同的场合表示:有责任用高科技的力量帮助传统产业通过科技驱动实现产业升级。他认为劳动是人生而享有的权利,工作带来的愉悦感和成就感是不可剥夺的,尤其是对百丽这样一个有着12万员工的传统企业来说,“我们不能因为高科技就把这些工作给剥夺了,更好的方式是用高科技使更多的传统企业有机会参与到价值创造中。”

  外界看到的是百丽的问题,张磊看到的却是百丽蕴藏的宝藏。根据公开资料,百丽一年拥有400多亿的收入,以及4000万双女鞋、2500万双运动鞋和3500万件运动服饰的可观销量 。同时,百丽有2万家直营门店,8万多一线店员店长,几千万会员,日进店600万人。按照互联网的概念,即有600万 DAU,折算出来在全中国也是前5大电商。张磊曾提到一个著名的理念,他认为“百丽的8万一线店长和员工是最好的UI(用户界面)/UE(用户体验)”。因此,对张磊和高瓴来说,“这么一家公司,我不能看到它没落、消失,我们有责任用高科技让它与消费者有更好的链接,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

  从“复制到中国”变为“创新源自中国”

  “科技创新2.0”,还应该是具有原发创造力的科技创新。张磊认为,创新科技的发展不应该是简单的复制别人的经验,也不是简单的叠加各种技术和应用模式,需要的是一种创新的思路和创新的模式,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中国C2C(Copy to China,复制来到中国)向 IFC(Innovation from China,创新源自中国)发展的时代已经来临。这也是科技创新2.0的体现与必然结果。

  其实,早在2015年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张磊就提出“互联网创新由原来的单极驱动变成了双极驱动。中国原生态的互联网创新成为世界互联网创新的动力之一。”2016年,“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在《2016年互联网趋势报告》报告中援引高瓴资本的研究成果,指出从多个维度来看,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互联网的领导者,并且这个趋势还将持续下去。

  2016年12月的华泰年会上,张磊首次对外讲述了高瓴的“哑铃理论”,指出创新已经从消费互联网领域,向生命科学、新能源、人工智能等广泛的领域渗透,这是哑铃的一端;哑铃的另外一端,是帮助全球的传统企业应用科技创新做转型,向更高效率、更精细化管理的方向演变,与企业共同去创造价值。高瓴与腾讯联合一起在印尼推广微信,便是很好的案例。一年时间里,微信在当地成功超越了Facebook(脸书),重新定义了印尼的社交媒体,并以此为桥头堡,迅速向泰国、越南等地拓展,成功打造业务的东南亚辐射圈。高瓴还撮合了去哪儿与东南亚最大的线上旅游平台Traveloka达成战略合作,并在投资东南亚出行共享应用GrabTaxi后,帮助滴滴出行与其携手,共筑全球版图。

  参加本周《财富》论坛的时候,他又详细地阐述了“科技创新2.0”的理念,并表示,作为领先的机构投资人,“把科技从一个颠覆者转变为和谐再造者是我们的使命。科技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益处,但同时也有很多人随着科技的进步被边缘化了,没有享受到这些益处。”

  从推动互联网创新,到强调创新的原发性和渗透性,再到提出“科技创新2.0”的理念,张磊对科技和创新的态度越来越多地反映出他对“创造性破坏”的反思:科技创新必须要从颠覆者向和谐再造者的角色转变,兼具包容性和普惠性,才能创造更大的价值,真正造福社会。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SSI ļʱ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