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川的漫长战事

2018-04-27 08:05· 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  何思妤 
   
从物理意义来看,十几年间,从清华大学到搜狐大厦,王小川生活工作的半径从未远离五道口。从象征意义来看,这个绰号更多是对其坚守搜狗14年的赞誉。

  “五道口守门员”王小川正在过自己前面所未经过的关卡。譬如搜狗(NYSE:SOGO)的财报,譬如人工智能,以及未来。

  在搜狗昨晚刚发布的财报中,搜狗2018年第一季度营收2.48亿美元,同比增长53%,净利润1960万美元,同比增长56%,营收与利润均超50%,超出此前预期。

  依托以“语言”为核心的AI战略,今年3月,搜狗发布了搭载业内最前沿机器翻译技术的智能硬件“旅行翻译宝”,具备离线翻译、拍照翻译、24国语言互译等功能。同时,搜狗表示将继续投资拥有内容、数据和技术的企业,在医疗、法律和教育等领域进行有战略意义的布局。

  “五道口守门员”,是王小川的一个绰号。

  从物理意义来看,十几年间,从清华大学到搜狐大厦,王小川生活工作的半径从未远离五道口。从象征意义来看,这个绰号更多是对其坚守搜狗14年的赞誉。

  “现在又改叫‘钉子户’了”王小川无奈地笑了笑。他对“商业人物”说,其实自己也经常往外跑,月初在波士顿,马上又要去慕尼黑,但是感觉根还是在这里。

  幸运的是,王小川的坚守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

  2017年11月9日,搜狗在纽交所成功上市。王小川紧拥母亲,数度哽咽。“我1996年到北京,21年里只忙于工作,比较任性,对家里关照是不够的,我看着挺光鲜的,母亲默默在做奉献,有一些朋友也一直支持我。”

  王小川感谢的人还有张朝阳。“作为中国互联网教父,他支持我做搜索,我们团队有现在的成绩,离不开他的远见和支持。”

  当“商业人物”再次问他当时的感受时,王小川说,“只有伤感”,“十几年终于把一个事情做到一个阶段了。在十几年时间里,所有的投入,这么多人的期待,被辜负,这些情绪全都出来了。”

  阶段性胜利

  前段时间,王小川在《十三邀》中说,存在的元意义就是“活着”。搜索是一个残酷的赛道,在先入者百度的垄断下,不少搜索公司退出了赛场,搜狗不仅活下来了,还活得不错。这就是最大的意义。

  上市,对于王小川和搜狗而言,更像是对之前14年的总结,之后还有更长的路要走。美股市场期待搜狗讲出一个更具有想象力的故事。

  故事的开端则要追溯到1999年。

  那一年,斯坦福大学陈一舟杨宁、周云帆回国创办了社交网站ChinaRen,当时,还在清华计算机系读大三的王小川和隔壁宿舍的许朝军、周枫被拉入伙,成了ChinaRen的兼职。王小川负责做内容管理系统(CMS),随后又开发了具有语义分析能力的提问式搜索引擎“孙悟空搜索”。

  那一年,李彦宏辞掉硅谷的高薪工作回国创业。彼时,谷歌已成功占领搜索引擎业务的头把交椅。李彦宏看到了搜索引擎在中国的前景。

  2000年,随着搜狐对ChinaRen的收购,王小川留在了搜狐。2001年,李彦宏结束了帮助各大网站建立搜索系统的阶段,推出独立搜索引擎,百度开始异军突起。而两年后的王小川才刚刚被张朝阳任命开发搜索引擎。

  2003年,在几乎所有门户都进入搜索领域之后,搜狐也跟随进入。后来新浪、网易、腾讯的搜索业务都发展平平,只有搜狗活了下来。但早3年成立的百度,无论在用户使用习惯,还是搜索市场份额上,都有着巨大的先发优势。搜狗生存得并不容易。

  据悉,搜狐启动做搜索引擎的时候,张朝阳只分给王小川6个技术人员,而目标却是“灭掉百度”。于是就有了王小川用12个清华学生兼职换6个全职的故事。11个月后,搜狗的搜索引擎面世,速度震惊业界。

  “到了2004年、2005年的时候,百度还挺紧张,因为搜狗上升速度非常快,到2005年,百度上市之后,我们咬不住了。百度那时候大量来挖人,我们的团队就成了百度的黄埔军校。”多年后,王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道。

  更糟的是,搜狐股价暴跌,搜狗甚至没钱买服务器,而要靠20多台PC机联网支持。搜狗没能“灭掉”百度,反而差距越拉越大。此时,网友马占凯的一封邮件带来了一丝转机。

  这封多次发给百度最终只收到一封例行回复的邮件,引起了王小川的重视。王小川接受了他的建议:把搜索引擎默认的拼音提示纳入到计算机的字库中。2006年搜狗输入法上市,第一年市场份额只有2%。

  王小川发现,搜狐首页流量的三分之一都来自一个不起眼的网站hao123。受此启发,搜狗输入法开始通过下载网站、预装,甚至盗版装机光盘,迅速占有市场。2008年搜狗输入法已拿下40%的市场份额,但搜狗搜索还是没有起色。

  搜狗输入法的成功也启发了王小川,他开始反思在技术之外,怎么去理解用户,理解市场,找到市场的痛点。“如果正面进攻不能奏效,为什么不侧面进攻,或者干脆在旁边挖个地道?”王小川希望投入浏览器间接推动搜索,而张朝阳并不认同浏览器的价值。

  2008年的一天,一位曾被王小川推荐进入搜狐的人走进其办公室:“老张亲口跟我说,搜索以后你不用管了,由我负责。”那年王小川30岁,职业生涯第一次遭遇重击。

  王小川一边读MBA,一边悄悄组织人开发浏览器。有媒体报道,懒财网的CTO李子拓当年加入搜狗,发现项目组只有5个研发,却要在三个月内把浏览器做上线。2008年搜狗浏览器第一版推出,仍然没有得到张朝阳的重视。

  2010年,王小川的机会终于来到了。那一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国内出现了多家搜索公司。360杀入搜索市场,新华社推出了盘古搜索,人民网推出人民搜索,后来改名为即刻搜索,邓亚萍担任总经理。

  张朝阳看到机会来了,再次发力搜索市场,王小川回到一线,新版搜狗浏览器市场份额达到10%,间接推动了搜索快速增长。张朝阳终于认识到浏览器的重要性。

  “并不是因为谷歌退出我们成功了,而因为我们找到了对的方法。”王小川建立起了“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的三级火箭,有效推动了搜索引擎业务的发展。

  再往后,就是人尽皆知的故事了。周鸿祎曾在2010年、2013年两度想要收购搜狗,都遭到了王小川的阻击。

  第一次,王小川找来了马云,阿里和云峰资金注资,搜狗获得独立。第二次,王小川的一通电话改变了马化腾的想法,最终腾讯入股,成为搜狗的单一大股东,搜搜并入搜狗,搜狗由此进入爆发式增长阶段,先后推出微信搜索,知乎搜索,明医搜索、海外搜索,和百度展开差异化竞争。


  你如何看待马化腾、马云和张朝阳?王小川告诉“商业人物”,“都挺厉害的,每个人成功都有自己的特点。”停顿了两秒,他补充道,“马化腾属于产品经理,同时他的性格足够温和,能够聚拢一堆人给他干活。马云是梦想家,张朝阳更多的是理想主义者、孤胆英雄。

  谈到自己时,他拒绝回答。“我不给自己下定义。”

  战事未了

  “和百度的专利官司,我们一共告了他们17个专利,最后认定侵权的是三个,然后百度说,你看,有14个没行,我们说,我们有3个行。”

  尽管如王小川所吐槽,百度有自己的说辞,但历时三年的专利侵权案,不管从法理还是媒体报道,最终还是以搜狗获胜告终。

  之所以开始重视知识产权,王小川说,源于“谷歌词库门事件”。2007年4月4日,谷歌在中国发布输入法,抄袭了搜狗的词库,那时搜狗没有专利,也没有版权保护,“就只能骂骂它”,最终谷歌道歉了。

  搜狗与百度一直在同一个赛道,不管是搜索还是人工智能,交锋都不可避免。

  2016年,魏则西事件爆发,百度陷入舆论漩涡,搜狗推出明医搜索。在2017搜狐World大会上,张朝阳说:“在我们的竞争对手百度走下坡路的今天,搜狗有很大的机会。”

  在2017年2月的媒体沟通会上,王小川感慨,“搜狗搜索活下来了,2013年合并时,360的一些言论,说中国搜索市场只能容纳两家,没有第三家的事情,表达第二家是他,现在看起来,在中国百度依然还是很大,此外搜狗是唯一一家既有PC搜索也有无线搜索,市场份额、收入利润在上升的公司。”

  王小川曾提出,在移动搜索业务上,搜狗要在三年内追平百度。不过,后来,随着马东敏回归、陆奇加入、李彦宏让权等调整,2017年7月,百度股价开始回升。对于搜狗来说,这些都是压力。

  当然,王小川的野心绝不止步于搜索,二者的较量已经从搜索领域逐渐转移到人工智能领域。

  AI是搜狗在招股书中频繁提到的关键词之一,超过90次。2017年7月,王小川曾发内部信称,未来的颠覆性技术力量是人工智能,“语言的处理是人工智能里最难突破,也最有价值的部分”,并表示,未来将继续以语言为核心,在“自然交互+知识计算”的技术路线图上持续探索,改进人机交互界面,让人表达更容易;以及研究知识的表达、提取、推理计算技术,研发未来交互问答式的下一代搜索引擎新形态,实现“无处不在的搜索”。

  王小川说,AI里最难的地方是“人的思想和知识的学习”,而搜狗的天生优势在于输入场景。据其介绍,搜狗平均每天要收到3.6亿次语音识别请求,这些数据都是AI训练的基础。

  相比百度“all in AI”、发力无人驾驶的高调,王小川克制得多。

  他曾对媒体说,“无人驾驶有两个事,一个是无人驾驶里的辅助系统、导航系统,这个事情是有意义的;但开车目前还无法完全实现。(搜狗)会在里面做一些东西,但不是无人驾驶这个事情,开车这事儿不是搜索公司该干的。

  有一家AI媒体的负责人说,搜狗要转型做AI了,王小川听了一肚子火,在他看来,“搜索其实就是AI,它就是让机器像人一样去思考,搜索引擎变得很聪明,能够帮我们选择出更好的页面来。”

  搜狗输入法已经是市场老大了,但是它的价值还没有完全呈现出来。王小川对“商业人物”坦陈,“输入法的用户大数据本身是有意义的,只是原来我们追求把它转化为搜索量,未来要利用人工智能把输入法的价值释放出来。”

  2017年年初,百度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度率先在《最强大脑》节目中亮相,随后搜狗汪仔在《一站到底》中大显身手。针对百度小度与搜狗汪仔的区别,王小川曾表示,百度小度主要是声音与图像的识别,而搜狗汪仔则在自然语言的理解处理、逻辑推理能力上更胜一筹。目前两家走的路线并不一致,如果有机会,愿与百度较量一二。

  不同的游戏项目选择背后,是不同的AI技术方向,而这种差异,最终也会体现在产品形态和商业化路径上。

  上市以后,搜狗的发展思路是提供信息和智慧服务。

  王小川对“商业人物”透露,搜狗有两个核心逻辑:自然交互(语音、图像),目的是要离用户更近;知识计算(翻译、问答、对话),目的是能够在垂直领域提升用户对知识的搜索、推理、应用能力。

  “问答其实是搜索的下一代,原来提供给你的是一个网页,以后可以提供给你知识,就是你用自然语言提问,它能给你一个颗粒度很细的答案,而不是一个链接或页面,这个技术也在我们的搜索里面去生长,最终要走向个人助理。”

  “搜索引擎原来是什么,一头是用户,一头是连接互联网知识,只是今天是要离用户更近,知识要沉到行业更深。”

  在王小川看来,智能硬件有机会离用户更近,成为人机交互的新入口。这既和搜狗积淀的AI技术相关,又和其战略理念一脉相承。

  今年3月,搜狗发布了新一代的翻译宝。目前,翻译机已经推出了四个版本。之后,还会有下一代产品推出,离线技术会更好。

  “前两天和翻译宝的团队开会,还要提高产品的销量目标,今年要卖几十万台出去。”据王小川透露,翻译宝只是搜狗试水的品牌项目。“这不是一个大众产品,但是更多的代表的是你在市场上的影响力,我们今年还会有更大众的产品发布。”

  其实,搜狗早在2014年底就进行了智能硬件的尝试,当时自主研发生产了一款叫“糖猫”的儿童智能手表,年销量有100多万。现在做翻译宝的这帮人就是当时做糖猫的团队。

  做翻译宝还有额外的收获。“原来做糖猫智能手表,量是挺大的,但是得不到行业的追捧和认可。他们去和富士康谈,富士康不理他们,现在做翻译机后,突然发现硬件厂商、供应链上的企业都愿意主动跟你谈了。因为做翻译我们有独有的技术优势,和现在的热点也是相关的,所以我认为,对于大众而言,很大的意义是,我们终于把硬件的团队带到了主战场上来了。

  闲话未来

  商业人物:如果说移动互联网解决的是数字鸿沟的问题,人工智能则要解决知识鸿沟,会不会有更好的交流形式?比如脑电波。

  王小川:这方面我还是比较权威的,我对技术跟得很紧的。第一,在无创的情况下是做不到的,大脑屏障封得很死的,要从外界去获得信息现在能力是不够的,这已经阻碍这个事情的发展了。第二,我们对大脑的理解还足够的浅。

  商业人物:人类未来的形态,会从碳基进化到硅基形态吗?

  王小川:我觉得会的,叫合体,他不是只是硅基,碳基在生命几十亿年的进化里面是有它的意义在的,所以不会是纯硅基的,而是利用硅基和碳基做一种新融合,会有一种新人类产生。其实我看到技术是在融合,不要只看到硅基,而是一种更高效率的信息处理的机制跟肉身的结合。

  商业人物:那就意味着我们现在能达成共识的一些基本的人类的东西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比如繁衍,以后就不是通过胚胎的形式。

  王小川:改就改了呗,有什么好担忧的。别把自己当回事儿,只要意识还在就行了。怕啥呢,死都不怕还怕这个。

  商业人物:你对人工智能可控有信心吗?

  王小川:人类有时候太过于高估机器,但有时候又觉得他太笨。想这个干嘛,你是觉得世界很悲观还是很乐观,这就是进化嘛。挺好。

  商业人物:现在孩子们学习的知识到底还有没有用?大部分知识未来是可以通过一个芯片来解决,可能具有创造性的爱好会更有价值。

  王小川:是的,记忆,简单的计算,都会解决掉。但语言在短期内机器解决不了,创造解决不了。所以两部分的能力,第一是要提升创意性;第二是要学习怎么用工具。怎么把技术用过来,这是一个能力。老是想着我要跟别人不一样,那干嘛不把自己变得更强呢。你会开车,你会开飞机,你懂得怎么坐电梯,而不是像原始人一样自己爬楼。

  商业人物:未来人工智能会不会导致不平等更严重?

  王小川:小事儿,现在(改变)最大的是基因技术,不在人工智能上。这是见得着的东西,因为现在修改基因已经越来越靠谱了。种族的战争是人类冲突的本源,福山在《历史的终结》里认为这都已经完成了,实际上,今天,不同人种之间有巨大的分歧。我觉得这个事儿更严重。如果在基因修改上,使得一些种族就生殖隔离了,不能通婚了,那就完全变成动物一样了。这个风险我觉得远远高于人工智能的风险。

  商业人物:搜狗未来在垂直领域将开展哪些业务?

  王小川:数字医生,数字律师。医疗方面,需要和医院体系走到一块儿去,医院内部的壁垒很大,这是难点。今天医院看到了,互联网是一个既不专业有没法做治疗的地方,这个事实是对的,但是由此推论互联网和医疗没有关系是不对的。

  商业人物:医疗这块会用到区块链的技术吗?

  王小川:会的,以后我们如果要做区块链,也会从这个场景切入,但是现在没做啊。

  商业人物:如果激励各环节把数据上到链上?

  王小川:区块链要从多中心的联盟来做,去中心化是不现实的。如何激励,看是否本质上对业务有所突破,激励只是催化剂,核心是本源是什么。比如医院和银行联动以后,使得医保能够更快的流动。如果只是杠杆放大的激励,危害会很大。

  王小川是典型的理科生思维,在聊技术问题时,语速飞快,不认同对方观点时否定得不留情面。我的同事问他,“川总,你的聊天方式都是这样吗?”他回答,“我确实想强调一种理性的结构,这个结构争取能把情绪和欲望都装进去。离开一个理性框架,我是没法活的。”

  当然,聪明如王小川,也会有困惑。他说,“即使是一个AI系统也需要数据来训练。你肯定需要更多的接触和理解,你的框架也是在不断去修改的,而且没有一个绝对对的框架。你是无法离开这个真实世界去获得一个理论体系的。

  王小川涉猎广泛,据媒体报道,他读小说,《三体》,读历史,《万历十五年》,读社会学,费孝通的《乡土中国》,甚至在人生的低谷期读《邓小平改变中国:1978中国命运大转折》,对黑暗中的坚定和人生有了更深理解。

  最近,他在看一本叫GEB的奇书,GEB是数学家哥德尔、版画家艾舍尔、音乐家巴赫三个名字的前缀。“把这三个人背后的逻辑讲清楚了,特别有意思,讲复杂性,讲知识怪圈,从形式逻辑上讲到对世界的认知。”

  在计算机科学界,这是一本杰出的科学普及名著,以巧妙的笔法介绍了数理逻辑、可计算理论、人工智能等学科的许多艰深理论,然而这本书的封面上却印着“普利策文学奖”的字样。

  在《十三邀》中,王小川三番五次透露出对孙悟空的喜爱,究其本质,这是对强大的个人能力的信仰。这又与他在节目中透露的,成长中母亲的种种苛刻要求对他的影响,是息息相关的。

  王小川对优秀有着极致的追求,即便上了清华,去了搜狐,搜狗上市,这种对不优秀的恐惧仍然一直伴随着他。但这份恐惧也是他活力、创造力的本源。

  2016年商业人物第一次访谈王小川,他曾说想把搜狗变成一家像谷歌那样的公司。如今,王小川说,“在公司的气质上还是要向谷歌看齐,不能说没机会,但是距离谷歌的道路其实还挺远。”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7日
      石榴财经
      石榴财经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7日
      亲近母语
      亲近母语
      Pre-A 16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7日
      海豚选房
      海豚选房
      天使 3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7日
      好活
      好活
      A轮 3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