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达科技投资:专注早期技术投资十八载

2018-04-26 10:10· 投资界  李拜天 
   
泰达科投的特点很明显,这家偏重技术型企业的投资机构一直走的很踏实,不去盲目追风口,更不会随之摇摆,而这一群理工男也早已成长为创投圈里成熟的技术型“捕手”。

  泰达科投(天津泰达科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创立于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简称泰达),相邻公司几条街旁矗立的便是邓小平同志在1986年视察泰达时挥毫题词的“开发区大有希望”的纪念碑。

  国内VC行业在蓬勃发展中不断洗牌,作为国内第一批创业投资机构之一,泰达科投不仅持续投资至今,还完成了从国有到混合所有的体制转变,管理资本规模也从最初的2亿增长到50亿。在2017年底,泰达科投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中石油旗下上市公司中油资本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泰达科投超过10亿元。

国内最早一批创投机构之一,也是混改的先锋

  2000年时,泰达科投由天津开发区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国资公司发起成立,是名副其实的国资背景创投机构,投资项目需要遵循相应的国资管理程序,当时项目上市还会涉及国有股划转社保基金。为了实现更为灵活和市场化的投资机制,2011年泰达科投开始启动混改,2013年8月混改完成。

  生物医药是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特色产业之一,泰达科投成立伊始即从此领域切入并坚持至今。2013年的混改为泰达科投拓展了新的空间,混改后公司确定了聚焦大健康和TMT两大投资方向,以投资早期技术型公司为主的投资策略。

  几乎就在混改的同时,泰达科投也着手配置新的团队。“我们的团队都是工科背景出身,投资经理全部具备相关专业学历和行业从业经验,没有按照惯例招聘有投资经验的投资经理。”说起泰达科投的投资团队,分管TMT行业投资业务的副总经理张鹏认为投资策略需要持之以恒的贯彻,那么就需要按照公司投资理念耐心培养和锻炼自己的投资团队。

泰达科技投资:专注早期技术投资十八载

图为泰达科投副总经理张鹏

  在加入泰达科投之前,张鹏曾经在中国人民银行做过IT工程师,负责过软件开发和系统运维。他经历了中国金融电子化飞速发展的阶段,这使得他对IT系统在企业级应用上的理解很有帮助。

  当然即使如此,在两种不同的行业之间进行职业转型也面临着相当的挑战。在张鹏看来,对于任何工作重要的是方法论,投资同样需要用方法论来构建投资框架。在他的投资框架中,横向的是投资策略和投资纪律,纵向的是专注的投资领域。半导体、云计算与大数据、工业自动化与高端制造,张鹏认为这三个领域在未来各行各业的产业升级上有非常广阔的潜在需求。因此泰达科投TMT投资方向上又按这三个领域进行细分,并分别组建专门的负责团队。

专注早期科技型投资

  张鹏介绍,在他入职泰达科投的2008年,整个投资行业主要追逐Pre-IPO项目和互联网项目,而这些企业基本集中在北上广深。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项目信息获取方面泰达科投并无明显优势。张鹏认为从事投资需要结合自身的条件,制定与之匹配的投资策略和组织结构,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

  泰达科投的特点在于他们是公司制,可以容忍较长的投资周期。“比如我们2009年投资的第一个半导体项目,明年即将冲击IPO了。通常的基金是不容易忍受这么长退出周期的。” 因此,张鹏认为泰达科投的竞争策略上要实现差异化竞争,如果立足于投资早期项目,这对他们来说机会更大。同时,张鹏认为当时中国正处在关键的转型阶段,人口红利在逐渐消失,产业结构全面升级必须依赖于技术的发展。

  这些决定了泰达科投TMT方向基本的投资思路——关注早期的技术型的企业,泰达提供了两个投资数据来佐证他们是真正的VC机构:1、以A轮机构投资人的投资比例超过70%(项目数量);2、投资时企业处于微利或亏损状态的数量也超过70%。

  “在行业爆发前布局,或者在泡沫退潮时拾珠,才是我们偏爱的投资时点。TMT三个领域的投资并非同步和同等力度进行”张鹏说:“比如我们半导体投的更早一些,大约从2009年开始,因为那个时候行业在初期的发展阶段,大家关注的较少。而差不多在2015年左右,在大数据和云计算在经历了一轮热潮之后整体估值开始下降时,我们觉得这个阶段是提升投资力度的好机会。我们甚至不惜将从游戏行业的投资整体退出,把人员配置到投资云计算和大数据领域。我们利用行业波动的机会,在虚拟化、OpenStack、Docker等云计算应用方面,以及舆情分析、用户行为分析、电商销售分析大数据分析方面等进行了系统化的布局。”

  “价格永远是我们控制风险的重要手段,我们始终追求独立判断,理性选择时机和自主定价,”张鹏总结道。

捕捉风口或独角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IRR

  “捕捉风口或独角兽对我们而言都不重要”,张鹏觉得,评价一个机构的最终标准是看整体的IRR,这是作为资金管理人真正责任所在。

  泰达科投真正开始市场化的投资是在2013年,作为一个投资周期比较长的机构,这四五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衡量出它的投资成绩。但是有一点他比较自信,“我们当时盯住的投资方向,现在从再融资率和已退出项目的IRR来看来已经得到了初步的验证。通过这几个维度来检视我们的投资策略的话,基本上还是可以继续坚持的。”自混改实现完全市场投资开始至今,泰达科投投资的TMT项目里有50%完成了B轮、C轮的融资,近三年每年都有项目通过并购退出,已退出的项目IRR最高90%,最低也有30%。

  2013年泰达接触了一家名叫青果灵动的游戏公司,当时这是国内最早自己开发3D网页游戏引擎的公司。张鹏觉得这个团队对产品品质的追求胜过对吸引流量的关注,有着泰达偏好的技术基因。

  2016年,青果灵动成为首家手游引擎被苹果在开发者大会上向全球推荐的国内公司,同年泰达科投从青果灵动的项目中退出,三年左右的时间获得了7倍的回报。“假设我们的投资组合是一个橄榄型,中间的部分我们希望能够在5-7年左右的时间以不低于30%的IRR退出。一端是发展不理想但最好不要完全失败,这也是我们专注于技术的原因。一个公司的技术只要长期积累、方向没有偏差,我们也有希望以投资成本左右的价格退出去;另一端如果运气好可能有10倍以上的回报。”

  目前泰达科投TMT方向发展最快的项目三年已经有了10倍以上的账面回报。虽然并没有实际退出,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了解这个名叫“深之蓝”的水下机器人项目。

  这是一家在三年时间里,估值从数千万攀升到十个亿的企业。但在泰达投资时它还是一个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十几个人的团队和少量样品的小公司,市场应用规模也很模糊。尽管深之蓝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制造水下机器人的民营企业,投资风险很大,泰达科投还是成为了深之蓝的第一家机构投资人。

  其中对深之蓝的创始人魏建仓的认可是非常重要的原因,“我们喜欢既能仰望星空也能脚踏实地的创始人”,张鹏谈到。不过他也强调投资是投人没错,但仅是维度之一。作为机构投资者无论何时最终的判断还是要遵循基本的投资流程和投资纪律,对公司内外部进行系统的全面分析,从不确定性中找出可能的确定性来建立投资逻辑。因为投资深之蓝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相信新技术的产业化会启动原来可能并不存在或规模很小但未来可能非常具有潜力的新市场”,张鹏补充道。

  基于同样的逻辑,泰达科投在工业自动化与高端制造领域还投资了超快激光加工技术、无人机飞控等多个项目。

见证国内半导体公司的发展历程,耐心陪伴成长

  半导体是技术投资领域具有典型意义的行业,发展周期长并且面临国外成熟强大厂商的竞争压力。泰达科投从2009年开始投资半导体,见证了国内半导体公司从最初市场轻视、逐步接受,到近几年的蓬勃发展的艰难历程。

  泰达科投在半导体领域投资了十几家企业,这里面有持续得到国家几轮核高基资助的嵌入式CPU公司,有在高端应用领域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图像传感器公司,有投产国内第一家8寸氮化镓生产线的功率半导体公司,还有国内第一家量产过亿颗的的MEMS加速度计公司等等。在这些企业早期的时期,泰达科投进入成为他们背后的支持者,然后耐心地等待并且陪伴企业的成长。

  “我们在TMT三个领域的投资是长期的,我们致力于成为早期价值的发现者和尊重行业发展规律的友好投资人。我们希望基于在三个领域的长期的投资和积累,所投公司能够相互交流合作,形成良性的生态。我们所投资的半导体和云计算、大数据方向和工业自动化领域的公司已经开始相互合作协同研发、共享市场资源,一起推出更全面的行业解决方案”

  泰达科投的特点很明显,这家偏重技术型企业的投资机构一直走的很踏实,不去盲目追风口,更不会随之摇摆,而这一群理工男也早已成长为创投圈里成熟的技术型“捕手”。

  VC路上风口交替、热点变幻。18年来,泰达科投变化的是体制和规模,不变的是初心和理念。张鹏说,“技术创造价值、VC发现价值”一直是他们的追求,随着管理规模的扩张,他们还将继续努力追求稳定合理的整体IRR。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李拜天,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804/430554.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