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京奋斗,还是回乡过安稳的生活?又到做选择的时刻了

2018-02-21 08:52·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李亚婷 
   
亲戚劝慰,“孩子只有春节才回家,不要让她不高兴。”堂妹父母想了想,忍住了,没有重提回泰安这个话题。

  堂妹坐在中间,默不出声。“我就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北京。”婶婶在一旁小声说。

  去年夏天,堂妹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毕业,顺利加入行业中最优秀的创业团队之一。虽然经常加班,但她苦中有乐,收获颇丰。

  堂妹家在山东泰安,家境优越。作为独生女,父母一直希望堂妹能回泰安,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大三暑假,父母曾帮她在济南报名公务员考试的辅导班,不到一个月,堂妹就决定放弃,父母虽不情愿,也只能无奈接受。

  同国内大多数三线城市无差,在叔婶眼里,公务员、国企、事业单位才是在泰安最好的工作选择,节奏不紧不慢,没有什么起伏,大多是一眼看到老的工作。堂妹的父母也是在体制内,每天工作之余,最让他们牵肠挂肚的就是独闯北京的堂妹,“她晚回一会儿微信,我都会担心”。加班在北京再正常不过,但叔婶仍难免担心。过去大半年,他们每天都要跟女儿通个电话、发个微信。

  六年前,堂妹第一次参加高考,文化课过线,但专业课差几分,与理想大学失之交臂。堂妹复读一年,春节也没有回家,只在大年三十休息了半天,第二年顺利考上。堂妹寡言、性格沉稳,但心里有主意。她喜欢日本文化,最爱的游戏是《最终幻想》,对于当下最热的《王者荣耀》、吃鸡游戏完全不感冒。

  春节前,堂妹父母跟亲戚吐露,想春节期间再次劝说女儿回泰安工作,“当个老师也好”。亲戚劝慰,“孩子只有春节才回家,不要让她不高兴。”堂妹父母想了想,忍住了,没有重提回泰安这个话题。同在北京工作的我们只得宽慰他们会尽量多照顾堂妹。

  跟所有初踏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堂妹像是吸水的海绵,完全不懂辛苦和畏惧,认为只要搞定工作就搞定了一切。她所在的公司规模不大,但行业内人尽皆知,过去半年,堂妹视野拓宽不少,入职没几个月,她就参与了《王者荣耀》的一个项目。在她看来,未来虽然模糊,但充满可能,回乡工作从来不在考虑之中。况且,她的专业在泰安几乎无用武之地,堂妹不甘心自己多年的爱好只是为了考学、毕业。

  堂妹心里清楚,只要工作稳定,父母放心了,也不会再劝她回乡。她也知道,跟同龄人相比,父母已经算是开明,一向尊重自己的选择,即便有异议,最多也是口头说几句,不会真正干涉自己的决定。

  宋阳也曾有过独闯北京的梦想。她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很多年前,她要考博士,是继续在山东还是去北京?犹豫很久,还因此几次前去北京参加面试,中科院等高校都曾向她抛出橄榄枝。左思右想,宋阳最终选择回山东,她选择自己更能掌控的局面。

  之后,博士、博士后,再到留校任教,现在她在一所省属重点大学的重点院系当老师。这多少超出了她对自己人生的预期。要知道,她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学霸,上高中时,每日苦学心里祈求能考上大学,想都不敢想有一天会成为大学老师——大学老师意味着收入高、学问大、有前途。事实也是如此,工作没多久,宋阳已经成为院系重点培养的讲师之一,写论文、上课、做实验,这是她日常主要工作,三五年之内评上副教授是她下一阶段目标。

  工作时间不久,宋阳已经全款买了车,今年目标是买房,泰安市区房价平均一万左右,她打算借钱先买个小户型,身边资历深的老同事多住上了150平以上的大房子,她不着急,按照同样的节奏,这些都是迟早的事。要知道,在北上深,想要成为有车有房一族,不混上几年完全不可能。

  高校生活并非只有无趣和呆板,除了忙碌的工作以外,也有狗血和尴尬。宋阳还单身,大学老师这个“非常不错”的工作给她加分不少,让她成为不少“妈妈们”的第一选择。老师,几乎是小城最受相亲待见的职业,一年两假,高薪还可以教育孩子。一位阿姨最近操持着给她介绍适龄男青年,一个不成,随手又是一个。虽然迈入了30岁的门槛,但宋阳不着急,还托了朋友去打听男方的情况。

  宋阳问我,北京有没有和她专业相关的公司招人,本以为是她想跳槽,“给我的学生留意实习机会。”她补充。她已经没有离开大学的想法,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等着参评副教授。

  “现在偶尔还是会想到在北京的那段时间。”她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