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大吐苦水,王健林孙宏斌王石哭诉,雷军罗永浩哽咽……他们怎么啦?

2018-02-05 21:41· 微信公众号:中国企业家杂志  张弘一 
   
王健林对足球情有独钟,但他未提及的是,当年那次比赛两个月后,王健林曾冲上台去宣布“今年联赛结束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以示抗议。”

  1月25日凌晨,80后创业明星、万家电竞CEO茅侃侃选择以自杀的方式结束35岁的生命。六天后的一个晚上,传出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坠楼身亡的消息。

  两位创业者接连离世,令他们的亲朋好友连连感叹,“谁也没想到”。鲁迅曾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们以为的没有想到、毫无征兆,或许是他们早已挣扎得精疲力尽。

  于创业者而言,人生中的某些“至暗时刻”往往是孤立无援的,他们曾呐喊,“微斯人,吾谁与归?”最终仍不得不独自面对现实,现实往往不易。就连马云也大吐苦水,“说心里话,没有一个人在这世界上是容易的。”他在今年1月22日的马云乡村教师奖《重回课堂》上如是讲到。这不易之人自然也包括了马云本人,“你们觉得我容易吗?不容易,我真不容易。我今天晚上还飞去欧洲,但我并不觉得有多难,回过头来想想,其实不容易。”马云一脸辛酸状。

  马云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自己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睡觉,而自己太忙了就连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都不够。前不久,马云还被媒体拍到在会上打盹的场景。

  谁不是一路踩着泥泞过来?只是,有人选择了半途而弃;有人选择了继续坚守、披荆斩棘。仍在坚守之人,情深所至,哽咽落泪倾诉者不在少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在硝烟弥漫如战场的商场上,当企业家展现出柔情的一面,难免不为之动容。但由于身份特殊,或哽咽、或落泪,容易被外界贴上“商业营销”手段的标签。究竟是情至深处真情流露,还是早已精心设计好的桥段?不得而知。但这往往和他们人生中的一些“至暗时刻”紧密勾连。

  地产界“飙泪”

  马云很忙,累到吐槽“人生不易”。而地产界的大佬们累到哭。

  流泪那天,恰是王石67岁的生日。1月23日晚,在水立方,王石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演讲。

  王石首先从自己人生中第一桶金的故事开始铺垫。32岁,靠倒卖饲料赚了300多万,这个故事里涵盖了他的想象力、勇气、闯劲以及赌性。王石认为,自己到深圳后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克服过去所谓的成功模式,即赌性。

  去年,历时两年半的“宝万之争”尘埃落定。很多人认为这段时间是王石人生中的“至暗时刻”,王石却将自己人生的“至暗时刻”定格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自己因发表关于汶川地震的不当言论而被舆论孤立和批判,彼时,甚至有人劝他辞去万科董事长的职务、离开中国,让未来时间作判断。

  67岁的王石回顾57岁的自己,“像个青涩的苹果”,言论不成熟,对危机公关的处置同样不成熟。

  2017年6月21日,王石正式卸下万科董事长一职。王石谈及对自己卸任万科董事长后的一言不发,“我成了历史罪人,原来在中国有影响力、有名望的企业家,曾经登上珠峰的人,突然被打翻在地,再被踏上一只脚。我追求的伟大的企业,是要在道德伦理上有至高点的,但现在你都攀登了珠峰了,你的道德至高点还没坟头高。”王石如是形容,这个故事里包含着隐忍和不易。长达三小时的演讲,67岁的王石一度泪流满面。

  似乎,年纪大了就容易追忆感伤,对于极少流泪的王健林来说也是如此。

  1月20日,在万达30周年年会上,一首《歌唱祖国》令一向极少落泪的王健林激动不已,当场落泪。他说唯独听不得这首歌,这让他想起1998年7月万达独家赞助世界杯预选赛的日子,当时中场休息放的就是这首歌,“从那以后,每次听到这首歌,我都心情澎湃。”

  王健林对足球情有独钟,但他未提及的是,当年那次比赛两个月后,王健林曾冲上台去宣布“今年联赛结束后万达将永远退出中国足坛,以示抗议。”

  由于太突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王健林说的是气话,为了证明自己是认真的,隔天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以示决绝之心。耐人寻味的是,在王健林闪电退出后,接盘手是实德集团的徐明,后者出事后,很多人说王健林“躲过了一劫”。

  过去一年,唱衰万达的言论不绝于耳。用王健林在年会上的话说,过去一年“万达经历了风波,承受了磨难”。究竟媒体唱衰万达是不是捕风捉影暂且不表,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万达此前的年会并非这样的画风。翻看以往的视频,过去两年,痴迷崔健的王健林先后在年会上英姿飒爽地唱了《假行僧》《一无所有》。

  过去的恣意、如今的飙泪,不得不说,王健林的落泪有些复杂。过去一年,老王家风水似乎并不太好。对于久经沙场的孙宏斌而言,他在2017年9月在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现场流下的泪水,其间情愫或许更为复杂。过去一年,贾跃亭远走美国、乐视IPO被传造假……没有一个消息是能让他感到欣慰的。

  在2017年9月1日举行的融创中国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先是称赞贾跃亭很有企业家精神、也有前瞻性。随后,在被问及乐视问题时,他坦言,“乐视在经营时,中间出了问题,就没办法。但贾跃亭做的生意都是好的,但没做对,是手拿一幅好牌但打烂了。另外,在出问题后,贾跃亭处理得不够坚决,没能作出断臂求生的决定。”

  当被问及现在还会觉得搞不好新乐视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吗?孙宏斌回应,“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心怀善意。”此话刚落音,孙宏斌立即摘掉眼镜、擦拭泪水。

  孙宏斌的眼泪为谁流?从业绩上看,并不是融创,融创在上半年的业绩表现还不错。8月31日,融创发布的2017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6月30日,融创中国共实现合同销售金额1088.5亿元,同比增长94.2%;盈利方面,毛利率同比增长86%,毛利率上升至19.6%,核心净利润上涨204%。

  或许并不只是困境重重的乐视带给他的“不可承受之重”,或许如外界所言,也有那么一瞬间,孙宏斌只是从贾跃亭联想到年轻时的自己。

  企业家不容易,残酷的是商场不相信飙泪,尤其是在钢与土凝结成的地产界,短兵相接或许才是常态。而同样身为地产界大佬的潘石屹却说,“不要把商人看成神,他们有高兴的时候,也有委屈和失败的时候。”

  手机界“哽咽”

  相比地产界大佬们飙泪的温情时刻,手机界大佬们在台上哽咽则更容易被诟病为“营销手段”。

  如果说发布会“延时”已经是锤子科技的“保留曲目”,那么“哽咽”就成为了罗永浩的专场标签。

  2017年5月9日,锤子科技在在深圳湾体育中心举办2017春季新品发布会,在长达3个多小时的“相声”专场最后,罗永浩哽咽了,“感觉自己终于要成了,但又一想这种感觉已经出现过四次了。”

  令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罗永浩在临近结束时那句哽咽飙泪说出的话——“如果有一天,这款手机能卖到个一两千万台,连傻逼们都在用了,你一定要记住,这是为你们而做的手机。”这句话背后意味深长,饱含委屈、不甘以及某种妥协。

  此后,每场新品发布会之后,都会流出“罗永浩哽咽”的标题刷屏。

  2017年11月在成都新品发布会后,有多家媒体选用了带有“哽咽”字眼的煽情标题,认为罗永浩在昨晚的发布会上说到动情处语气有些哽咽。之后,罗永浩在微博中澄清自己昨晚确实没哽咽。

  而老罗第一次“哽咽”不无根据。在罗永浩看来,锤子成立五年,“每年都在犯错误。”最难时,他连发工资都很困难,他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卖身”给陌陌和罗振宇——直播,他甚至与陌陌签了一年的“卖身契”,每周直播一次。

  自2012年罗永浩宣布进军手机行业后,不仅遭遇了偏见与质疑,并且事实是锤子科技的这五年走得并不是很顺,确实经历产品被迫降价、产能不给力、融资困难、高管出走等各种风波。

  有人认为,罗永浩的哽咽中包括对打造坚果Pro曲折经历的有感而发,但更多是进军手机行业5年来一路被黑、屡受打击、锤粉鼓励、团队期待、锤子成长等复杂情感的集中宣泄。锤子这家极具争议的手机厂商,5年间经历如此多磨难和厚爱,走到今天实属不易,而且步入正轨后未来可期,这让老罗倍感欣慰。

  甚至有人解读,他的哽咽不仅是对过去5年悲喜交加经历的一次任性宣泄,这种常人难以感受的复杂心情憋了实在太久,更是对锤子起死回生、越来越强甚至可能成功的由衷兴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与老罗渊源颇深的小米掌门人雷军在红米Note 3发布会尾声也激动得作哽咽状。

  2015年是小米的转折之年,2014年第二季度登顶国内手机市场后,其强劲势头一直延续到2015年上半年,然而下半年形势急转直下,OPPO、vivo依托线下渠道优势初露锋芒,小米销量增长遭遇天花板,尽管卫冕双11手机销量冠军,但主要靠面向低端市场的红米才勉强保住第一,其传统优势领地——2000元档被初出茅庐的奇酷(360手机前身)强势攻占。以当时处境来看,小米需要回归产品,厘清小米和红米品牌的界限,重点发力中高端市场。

  有分析认为,和罗永浩的哽咽不同,雷军的哽咽,不仅包括对小米由盛转衰感到失落的成分,小米比他预想的更早进入瓶颈期,这让对互联网思维深信不疑的雷军一时难以接受,更多的是对未知未来的迷茫,成功者习惯舒适区后,面对变革或多或少感到不适应。

  彼时,他已意识到线下渠道的重要性,小米想要摆脱当前困境,必须布局线下渠道,而产品走高性价比路线又决定小米不能沿用OPPO、vivo这套打法。小米应以何种模式抢占线下市场、投入力度多大、能够做到多大规模、何时可以助力提振销量等一系列问题,雷军都没有准确的答案。

  雷军也曾坦言,2016年过得有点迷茫。这一年,小米所做各种补课、调整、降速,必要但不及时。而小米未来前景如何,恐怕彼时的雷军心里也没有底,而外界唱衰声音又此起彼伏。

  雷军曾说,“说实话,我觉得创业真不是人干的事,都是阿猫阿狗干的,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选择创业。因为一旦选择创业,就选择了一个无比痛苦的人生,压力、困惑、别人的不理解甚至是看不起,真正能走向成功的只是极少数,绝大部分创业者都成了铺路石。”

  创业者不易

  还记得去年阿里钉钉在地铁上投放的一组主题为“创业艰苦 坚持很酷”的广告吗?曾一度在朋友圈刷屏,现实残酷、字字锥心,令无数人创业者扎心。

  有人说,企业家流泪应是常态。不管是台前飙泪、哽咽,还是幕后的失声痛哭。商人也是人,他们肩上扛的压力并不比一名普通员工少。一夜白头、半夜哭醒、自杀背后,是无数创业者的生死挣扎现状。

  姚劲波回忆,自己曾在公司最困难时,靠卖掉自己珍藏的域名给员工发工资,而等员工离开的时候他一个人抱头痛哭。华为任正非曾在《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文章中坦言,“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了。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创业者说:一旦选择创业,就选择了All In模式,一年365天24小时永不停息地像螺旋般运转,常年在这样的状态下工作与生活,说不抑郁狂躁,真难。曾有人针对242位创业者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其中49%的创业者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其中占比最高的是抑郁症,其次是注意缺陷障碍以及焦虑症。

  “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生前曾说,“我确实很焦虑。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前会担心资金链断了怎么办,早上又打起精神鼓励自己说,自己的产品解决了那么多人的痛苦,这么有价值,一定会拿到钱,只是‘缘分未到’。”

  “钢铁侠”马斯克坦言在最困难的时候,特斯拉面临资金短缺、员工离职、美国次贷危机、全世界与之为敌的四重打击,以致于马斯克一度精神崩溃。“只有两三个人留了下来。我没想过我会精神崩溃,但真的崩溃了。”多年以后,马斯克把这段经历形容为“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他的女友莱莉则称马斯克当时“看起来就像个行走的僵尸”,好像随时会突发心脏病死去。

  而不久前选择结束生命的茅侃侃及周建灿,都被爆出生前一度负债。那些成功的企业家背后往往承载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痛苦。他们是极为需要表达自我、需要倾听者的一个群体,一旦找到一个足以表达自我、宣泄感情的场合,这些沉积已久的感受就会一同迸发出来。哽咽或是落泪,那只是他们历经创业九死一生的冰山一角。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