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中产们,是时候离开北上深了!

2017-11-30 09:05· 微信公众号: 范范的江湖见闻   
   
对一线城市房产泡沫的抑制,不代表价格归零,而仅仅可能是不再涨了。如果未来五年,十年,一线城市的高房价不再进一步上涨,而仅仅是维持在这个水准,你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

  中国的一线城市一直有个怪异的现象,一方面拥有着发达国家大都市水平的高房价,另一方面却保持着发展中国家水平的物价和服务价格。

  现在,这个不合常理的均衡即将打破。

  劳动力价格回涨是迟早的事,只是最近的一些热门事件让它加速。从北京拆违建到红黄蓝丑闻,都预示着一线城市今后的服务业劳动力价格强劲的上涨潜力

  这个传导路径是:  

拆违建,减少了低成本出租房租供给,房租上涨;

房租上涨,生活成本提高,要么选择提高服务价格,要么选择回到家乡;

如果回到家乡,那么一线城市劳动力减少,剩下的劳动力价格会涨价;

最终,劳动力价格上升,进而传导到各个环节,带来一线城市全民生活成本提高。

   

  在一线城市,一个送外卖的、开专车的、送快递的体力劳动者,他月收入可能可以达到6000-1万元,在内地一个三线城市可能一个月只能赚3000多。这样看来,在一线城市达到“存钱回老家盖房子”这个目标是容易的。

  但是他为存钱所付出的代价是,长达几年的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廉价而恶劣的居住环境、饮食。

  他所省下的钱,就是自己吃的苦。

  如果一线城市不能提供低成本的居住,那么他就存不下钱。一样是存不下多少钱,那么在老家,一个月到手3000,吃自己的住自己的,小日子过得还挺好,还在一线城市呆着干什么。

  贰 

  寒冬里被赶出居所是不道德的。同样,一边享受着廉价的服务,一边无视劳动者恶劣的居住环境,也是不道德的。

  劳动力价格的上涨趋势已成。现在网上一些人说快递不便宜了,但是也有人说,把便宜并迅速的快递行业建立在廉价的劳动力和危险的居住环境基础上,也不是一个良好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红黄蓝的丑闻也将带来一线城市服务的上涨,在一线城市月收入3000块,能招到什么人,他又能提供怎样的服务?

  要更好的服务,就要更好的人;要更好的人,就要更好的收入。最终,这些都会体现为服务价格的无情上涨。

  叁 

  面对服务价格的大涨,最应该担心的人,就是:一线城市里的伪中产

  所谓的伪中产,就是在一线城市有价值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房产,但其本身并没有与高房价相匹配的现金流收入。其面对教育、医疗、健康、娱乐等与生活品质密切相关的领域,消费力是十分脆弱的。简单地说,除了有房,别的方面都是穷人。

  伪中产主要来自两类人,一类人只是因为买房买的早买的便宜,但是本身的收入一直没提上去。

  我认识一个朋友小龙,他在北京有价值300多万的房子,但是自己月收入才1万多,夫妻两收入加起来也才2万多,以这个收入现在是根本买不起房子的,他们的收入与高房价并不匹配。

  只是他们房子买的很早很便宜,家里给凑钱买的。坐拥300万房产,他们过得却很拮据,也不敢要孩子。目前的收入,还完房贷以后,仅够自己的生活,存不下多少钱,如果要孩子的话,上个红黄蓝幼儿园一个月就要5500-8000块,这还不算其他开销。

  我一直在建议小龙夫妻,离开北京吧,卖掉北京的房子,回到家乡的二线城市找个工作,生活状态会有多好。

  小龙一直没听进去,他觉得在北京才有机会,家乡是回不去了。

  另一种伪中产是从真中产降级而来。

  前几天看了一个故事,一个深圳的女专车司机,之前是在工行工作,后来下海创业做灯具外贸。前面赚到一些钱,有房有车有生意,真正中产。

  但是后来原材料成本一直上涨,国外价格上不去,国内做了几单钱收不回来,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还有300多万的房贷要还,于是她只有每天拼命开专车赚钱还房贷。

  这是一个在深圳有房有车的中年女性创业者,但是在艰辛的生活里,开始沦落。在她讲述这个故事时,已经是歇斯底里了,一边开车一边吐槽,开到后半程还在哭。

  没有一个人是容易的。

  对于这个专车司机来说,如果她再过三年还不能翻身的话,年纪也在老去,可能很难这么高强度开车了,房贷到时可能还不上了,迟早她会卖掉房子回到老家谋生

  肆 

  当一线城市的劳动力和服务价格开始向房价水平看齐的时候,将对改变相当多人与公司、产业的命运。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他们要招到优秀又便宜的人越来越难了,因为生存是很现实的事情,能够忍受三四千块工资而在一线城市奋斗下去的人会越来越少

  作为创业公司,又很难去承受高成本的人力,于是,产业开始在家乡的二三线城市转移。在现在高度发达的社交网络时代,异地协同办公开始变得可行。这是接下来一种会越来越普遍的新产业方式

  我有几个做内容产业的朋友,他们自己与核心骨干尤其是涉外的部门在北京深圳,但是他们把内容团队越来越多的放在了三四线城市,每周团队至少开三次视频会议,创始人两地跑,他们的感受是,成本至少下降了一半,效果不错。

  灵魂在一线,身体在二三线,这种新产业布局,对创业公司,对北京,对三四线城市,对个人,都是一个好的选择。这也会是市场的一种自我优化。

   

  人的思维和行为模式有惯性、惰性。中国一线城市房子的暴涨也就是这几年的事,房价上去了,但是普通人的认知还没有跟上,还没有去认真思考,一线城市的长期高房价将给个人与产业带来的变化。

  对一线城市房产泡沫的抑制,不代表价格归零,而仅仅可能是不再涨了。如果未来五年,十年,一线城市的高房价不再进一步上涨,而仅仅是维持在这个水准,你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

  与其随波逐流,被迫的被时代筛选或者淘汰,不如大胆去看不确定的未来。

  也许是一个逃离北上广的时候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2月14日
      诸葛小青
      诸葛小青
      Pre-A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2月14日
      左右视频
      左右视频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2月14日
      库神
      库神
      A轮 1000万美元 融资
    • 2017年12月14日
      极速云
      极速云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