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评价他投资人转创业者最成功;他说自己现在做的事,对私募股权行业重要的多

2017-10-20 13:43· 投资界  李拜天 
   
IDG资本+华创资本是个什么棋局?2013年成立的华创-IDG天使基金就是为了帮助IDG资本和华创资本两家机构更好地覆盖到早期天使投资。此外,IDG资本还同宜信财富合作了天使母基金……

  熊晓鸽对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说:“唐宁给我印象最深有三,一是成功的做了好几年的天使投资之后创办宜信,是我见过的从投资者转变为创业者身份里最成功的一位;二是对金融深刻到位的理解,带领宜信团队用互联网方法做金融,带领宜人贷登陆纽交所,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除了商业上的成功,他还对文化、教育产业情有独钟,这个很重要。”

  我坐在唐宁对面听他讲和新东方的渊源,中关村二小后面的一排小平房,脑海中那个夏季韶光里的年轻老师,在时光辗转后,和我对面的中年成功人士身影重叠在一起。新东方第一位学生老师,已经是最不能象征唐宁如今身份的标签,天使投资人唐宁、宜信公司创始人唐宁、中国P2P第一人唐宁、华创资本创始人唐宁……一晃十几年,随便哪一个都有一大把的故事要讲。

  试着将他一些无意识或者下意识的语言行动解读:几乎没有叹气或沉默,语言惯性是含笑且不假思索,没有锐利尖锋,只在十分偶尔才蹦出句英文来做强调,他不会刻意把事情说的高深莫测或者甩给对方生涩词汇,相反,不精心为之的随意感会让你觉得很舒服。也常常一针见血,眼眸总透露出聪明的笑意。

  唐宁轻描淡写带出往事,谈话变得越来越开阔,但言语间的描述,与唐宁以及他的团队即将走向的拥有巨大价值的未来相比,显然还是苍白的。

  1.

  投资人唐宁,弄脏手去参与企业价值创造

  如果回忆唐宁所经历的大的时间节点,从片段材料中理出一个清晰理性的线索:2003年-2006年间,他是中国第一批天使投资人之一,2006年创办华创资本,同年,创办宜信。

  严格意义上讲,唐宁既是创业者又是投资人,更钟爱哪种角色?“我觉得两者是统一的,我从来没有分过,今天我仍然是一个投资者,只是我投的不是具体的企业或具体的股票,但我仍旧是一个投资者。”

  参与创造价值,是唐宁对于投资的最大坚持。

  他觉得投资是这样一门手艺:作为一个投资人来讲,对价值应该有一种先天的、敏感的判断,对有价值的东西、人、事、组织要有发自内心的欣赏,并且有能力去参与到创造价值的过程中——你不是一个看客,你不仅看到了,还要通过参与来创造更多的价值。

  他说的参与是实实在在的,有观点“把手弄脏”“牵手”“深入企业之中去”佐证。

  “我们做的事情和PE、二级市场很不同,面对着三五个人、七八条枪的创业团队,财务报表没有、审计没有……你要怎么看?合作(投资)之后就得深入到企业中去,通常周末或者哪个晚上开会开个昏天暗地,你就要去参加会、去讨论,给他们一些建议。把手弄脏,这样一个逻辑是贯穿始终的。”

  这手得有多脏呢?大意就是企业哪里需要,你就要顶到哪里去,没经历过企业起伏就没有资格去指点江山

  作为天使投资人,唐宁真正押注的第一个案例是达内。2003年,时任亚信集团战略投资、兼并收购总监的唐宁,投资了由前同事创办的达内科技。与新东方渊源不浅的唐宁对教育市场化有非常深的感情,当时达内的一间小教室、一间小办公室,一下子把他带回了早年新东方创业的时期,当然,除了内心的触动,唐宁更坚信教育培训行业在中国的巨大发展空间。11年之后,达内上市,既成就了中国职业培训的顶级机构,也为投资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2005年,唐宁投资了人力资源外包解决方案提供商易才集团,代表性客户是外资、财富500强企业,但当时团队中没有人能够流利地讲英文,唐宁说,“那就我上吧”。他讲,并非只有投后团队才做投后管理的事情,需要了就得上。不管在哪里做投资,走到企业内部都很重要,投后管理绝对不是辟一个办公室、挂一块小牌子就完事了,不仅要有相关建制,更要有相关的能力。

  “我回头看我当时做的事情,就是帮扶早期企业成长的事情。我总举例子,问早期企业缺什么,他们说钱,给了钱以后问缺什么,他才开始说真正缺的东西。”显然,那些后续需求才是企业价值创造最重要的东西,比如牛人、战略路径、通透的商业模式,这些往往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唐宁说,华创资本非常重要的团队组成部分就是给被投企业提供帮扶的同事,这会让早期团队觉得很解渴。截至目前,华创资本管理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规模合计超过50亿元人民币,共有5支天使基金(其中4支是与IDG资本共同成立的华创-IDG天使基金)、6支VC,投资项目超过200个,主要偏好新金融、新实业、新消费等领域。

  2.

  合纵连横的智慧:IDG资本+宜信财富+华创资本“三位一体”

  十几年前,中国的风投机构少之又少,更遑论天使投资人。唐宁说那个时期其实也不太用“天使”这个词。十几年后,我们听在华尔街和中国市场都摸爬滚打过的唐宁,讲对早期投资市场的理解,他说了两个维度,既有总结,又有憧憬——

  首先,中国的天使投资群体还没有建立起来,早期投资十多年间仍有断层,所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今天看到的很多天使投资行为,更多的还是类似于机构天使的味道,这与美国有很大不同,美国更多是个人天使。机构天使还是以回报为主要诉求,但在国外,天使投资人的诉求非常多元,包括回报、成功企业家对年轻创业者的帮扶、实现自身社会价值、知晓创新前沿等等,并且也有相关资源能力去帮助企业。这样一个群体在中国还没有形成,美国有几十万,中国不足1万,又不十分活跃。

  其次,顶级机构针对自身发展,也在制定天使投资方面的一些战略。比如IDG资本就在2013年和华创资本共同做了天使投资基金——华创-IDG天使基金,用平台去覆盖早期。

  IDG资本+华创资本是个什么棋局?

  2013年成立的华创-IDG天使基金就是为了帮助IDG资本和华创资本两家机构更好地覆盖到早期天使投资。此外,IDG资本还同宜信财富合作了天使母基金,共同投资优秀的天使基金,待基金成长起来就会有更强的效应。

  随笔《路遥知马力》里,唐宁说自己最大的收获是与IDG资本团队开启了一场已经持续了14年的合作,“大家理念相近,文化相通,未来会一起走的更远”。他赞美起IDG资本来的确毫不掩饰——顶级机构在帮助企业方面往往可圈可点,“IDG资本除了提供资金,也特别注重多方面帮助被投企业,他们对我和宜信财富的帮助非常非常出色”。

  唐宁继续说:“现在来看,让宜信财富去引领,同时能够让IDG资本、让华创资本持续去引领是非常重要的战略协作,这也是近几年私募股权行业给我的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顶级机构越来越战略化了,合纵连横味道越来越浓。”

  合纵连横,古老的中国智慧在如今的投资版图上越来越有味道,1+1大于10的战略思考愈发重要,强者得以恒强。

  3.

  “我今天做的事情要重要的多!”

  唐宁有些激动。

  “我觉得我今天做的事情,对于中国股权投资行业那是重要的多了,比单独做华创资本要起到更大的贡献。大力推动私募股权母基金这个概念,这个事情解决的问题太大了!在中国来讲,人民币基金一直到今天都是缺钱的,虽然看起来钱很多,但是真正耐心的钱是非常少的。那么谁去做投资者教育?”

  的确,这是个顶大的责任,只有把投资者教育工作做好,才会有十年的钱、长期的钱给人民币基金,才能有创投去发现优秀的双创企业,并将其培养大。而所谓投资者教育,也即帮助个人投资者做财富管理。

  唐宁对此心心念念。整个中国财富管理行业已有万亿市场规模,预计未来10年、50年都会有巨大的成长空间。曾有人问:“什么事情会让唐总睡不着觉?”,唐宁的回答立马到了嘴边:“大家不做资产配置让我睡不着觉。”在他看来,不管是高净值理财者还是大众富裕阶层理财者,他们未来真正长期需要的是资产配置,但他们对这个概念又这么陌生,甚至常常不能清晰表达自己的需求。

  他在很多场合都讲:“多策略母基金是高净值人士最佳的长期投资方式。”首先,投资母基金比起投资单支基金,不仅分散了风险,还使得更多GP得以获得资金支持。“你也可以投资单一基金、单一项目,但那是小甜点,你要吃主食,母基金就是主食”。

  再者,中国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大多是传统经济的赢家,新经济来了,要怎么拥抱?唐宁讲:“除了自身企业转型,更要投资于新经济。十几二十年后,新经济成长起来,谁是最大的赢家?当然包括消费者,还有顶级的创投机构,但是同样包括这些LP,这些母基金的投资者们,他们随着新经济成长、价值创造、价值释放,其实他们才是最大的赢家。”

  从另一个层面讲,帮助高净值人群拥抱新经济,一定程度上也会推动国家经济的发展。

  宜信财富IDG天使投资母基金首期规模6个亿 ,在给母基金选择GP这件事儿上,唐宁觉得投资人重要的事情是知道自己的边界。一是不要去追求大牌大腕,在真正深入了解后,很多都是盛名之下其实难符;二是要去懂、去理解这些合作伙伴,一个基金口碑如何来自被投企业,评价母基金是否专业的则是GP,既要给GP压力,又要给他动力,互动擦出火花。

  4.

  生逢其时的金融人

  宜信11年,普惠金融领域早已深扎,财富管理这艘巨轮航行平稳。金融服务是经济的氧气,金融科技在中国从无到有,唐宁和宜信的贡献已经上升到环境塑造的层面。从最初的P2P到今天的金融科技大领域,唐宁并不是在一开始就看透了水晶球,但十余年的行进脉络十分清晰:

  P2P连接两端,一端是资金获取、信用建立的需求,另一端是理财的需求,这就是宜信后续的两个业务主线,一个叫普惠金融,一个叫财富管理。宜信11年的创业逻辑是,从需求出发,不追风口。

  今天,宜信这个机器越来越庞大,每一个细密齿轮之间都要无缝咬合才能保证高效运转,唐宁每天走进去,黏合、润滑、指引方向。

  唐宁觉得自己生逢其时:“作为金融从业人士,一生来讲能有经历一个有点档次的金融创新就很不容易了!今天的中国有企业家精神的土壤、巨大的市场,又可以用科技的力量和模式创新,解决巨大的未满足的需求,我应该说是生逢其时的。”

  盒饭财经创始人何伊凡的人物稿里,唐宁被称作中国普惠金融的“破风者”。在这场所谓破风的活动中,宜信能做的是不断发现客户需求,寻找先进的技术和创新模式去满足他们。

  唐宁也探讨“边界”,他们拥有一只金融科技领域的直投基金:“只做金融科技,因为这是我们懂的领域,边界很重要,当一个机构开始做一些直投时,我是很打问号的,直投能力的建设需要很长的时间。”正视自己能力上的边界,也不忘眼界上的开疆扩土。这支投资基金在海外多有涉猎,他们寻找硅谷顶尖的金融科技企业,唐宁笑称,通过投资,宜信财富的客户成了美国金融科技创新的最大赢家。不仅如此,目前宜信财富在中国大陆40 多个城市设有分支机构,并在香港、新加坡、以色列、北美等地设有办公室。宜信财富的全球化策略已经走了五个年头。

  华创资本合伙人吴海燕告诉投资界:“我本人是2004年大学毕业前夕被唐宁招募到团队里的。回想起来,当时作为初次创业者的唐宁只有31岁,但是已经在商业模式选择上展现了天才般的洞见,而且他始终能坚持自己的理念,不为短期利益所动。他对商业、创业、创新有纯粹的、浓厚的兴趣和好奇心,还不间断地花时间在团队成长上。”

  5.

  结语

  即使很忙碌,唐宁依然能够保证充足的睡眠,他说秘诀是——做正确的事睡得着觉。然后精神饱满地迎接接踵而至的挑战。

  吴海燕评价唐宁:工作中,好奇心、持续的热情、商业洞见、leadership;生活中,简单、简朴、正直、风趣,他无疑还是一名出色的演讲者。这的确概括了所有我们看到的唐宁。

  拉姆•查兰大师说企业每五年要重塑自己一次,宜信早有这样的预见性。洞悉客户需求,于细微末节处挖掘潜在的、可能的产品形态,有谋有略,所以我们看到了普惠金融及财富管理两条主要业务线;知己、知彼、更知哪一个可以成为彼此伙伴,有筹有划,所以行纵横之术,和IDG资本的合作别有味道;偏安一隅不可取,知中外差异与差距,有胆有识,所以在全球范围寻找自己的磁场……

  唐宁笑着说,(今天)仅仅是一个特别大的事件刚刚开了一个小头,算不上成就,未来还要走很久。他和他的宜信,正掀开中国财富管理群体和私募股权行业的层层垂帘,准备了一场排山倒海穿透视听的盛宴。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李拜天,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710/421531.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