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岭资本刘涛:蛰伏医疗健康领域六年,扎根生物医药园区,早期风险投资的deal -maker

2017-10-18 10:06· 投资界  Vicky 
   
作为华岭资本的掌门人,早早在如今大火的医疗健康领域布局,他却自谦说,这不过算是还不错的开局:2012年,刘涛与几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创立了华岭资本,开始聚焦医疗健康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投资方向包括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

  见到刘涛时,他刚刚从央视财经频道创投类节目《创业英雄汇》的录制现场出来,担任投资人嘉宾是他这次来京紧凑的行程表上的一项。

  时空的快速切换是投资人的日常,尽管一路行程紧张,他却看不出丝毫的疲惫。面对我们的提问,不紧不慢,语调沉稳。

  作为华岭资本的掌门人,早早在如今大火的医疗健康领域布局,他却自谦说,这不过算是还不错的开局:2012年,刘涛与几位联合创始人共同创立了华岭资本,开始聚焦医疗健康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投资方向包括医药、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等。如今,作为医疗健康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基金,华岭资本管理资金规模近25亿元人民币,已投资的项目超过了30个,明德生物、英派药业、科州制药、老鬼生物、蛙牌宠物、康欣新材、松力生物……这些明星项目的背后都有着华岭资本的身影。

华岭资本刘涛:蛰伏医疗健康领域六年,扎根生物医药园区,早期风险投资的deal -maker

  华岭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刘涛

  从“冷”生意里掘金热点

  当下,医疗已经是风口中的风口。几乎所有的综合基金都言必称医疗,仿佛错过了医疗,就是不懂热点。

  事实上,医疗产业的内在爆发力,确实是当之无愧的资本热点。数据显示,伴随着中国步入老龄化社会,中国的医疗健康产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近4万亿的市场。这个市场在过去的五年中保持了超过20%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在未来五年它的规模还将翻一倍,达到8万亿,接近届时中国GDP的10%。

  然而,在六年前,华岭资本开始布局医疗产业时,这却算是一个“冷”的生意。

  刘涛说:“华岭从2012年开始做医疗专项基金,当时市场整体做医疗专项基金的机构不超过20家,而敢投早期的医疗专项基金,估计最多就10余家。这几年随着一些新基金的募集和新创投机构的迅速发展,只要是综合类基金,都会把医疗当成主要的方向,而号称做医疗专项基金的也很多,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概有两三百家。”

  早期的医疗之”冷“,一方面是因为2012年以前,投资市场依然是混战时期,行业专项基金的形式并不主流,广撒网是当年盛行的投资模式;另一方面,确实是医疗本身就是自带门槛高冷行业,医疗产业的投资需要很多的专业知识和行业经验、资源,绝非初学者的试验田。

  被问及当初为何选择了医疗健康这个领域作为投资方向,刘涛回忆:“2012年资本市场有个标志性事件——IPO暂停,这折射出资本市场的一系列问题,比如行业成长性的问题,融资受阻时企业业绩下滑的问题……“也许就如巴菲特的名言所说,别人恐惧我贪婪,恰是在行业寒冬期,刘涛却看到了这其中蕴含的行业调整后,从混乱走向规范的机遇。

  凭借着对中国经济内在动力的强大信心,刘涛和其他几位合伙人一起创立了华岭资本。当时能够逆流而上的医疗专项基金,不仅是需要先行者的勇气,也需要有独到的行业远见和洞察力,耐得住寂寞,百练成金。

  入行12个年头,刘涛算得上是创投行业的老兵,经历了中国创投产业的几度兴衰,方能冷静理性看待这个行业的机遇与挑战、收益与风险。

  “2008年金融危机,2010年全民PE热,2011年民间金融互保断裂,2012年IPO暂停,2015年千股涨停千股跌停……资本市场的周期在缩短,作为投资人需要有一定的预判力,更要对专注的领域和行业有所取舍。PE套利时代早已经过去,我们要专注能够引领中国经济未来十年、二十年高速成长的产业。我们真切地感受到近些年资本市场的周期在缩短,频率在加快。”

  以“行业专注+地域拓展”成众横捭阖之势

  面对万亿级的医疗市场,华岭过去六年里一直是深耕、稳扎、看胜率。在刘涛看来,尽管当下医疗行业已经大热,但冷静和理性是这个行业的投资者格外需要的,所以速度和数量并不一定是决胜指标。

  与行业内按赛道投资布局医疗领域的早期VC机构有所不同,这些年华岭一直遵循着不跟风,不追热点,谨慎低调的行事风格。

  深耕医疗行业,聚焦早期项目,华岭有自己坚持的投资逻辑,布局上早中期项目约占总投资项目的60%,中后期项目则占40%,各细分领域投资占比按照医药>器械>医疗服务来进行分配。这样的组合方式不仅考虑了投资收益,而且最大可能性地平衡了风险。投资40%的中后期项目,基本可以在2-3年完成退出,刘涛表示:“中后期项目的投资回报为整个基金的本金安全提供保障,而那些谨慎播种的早期项目,则是为华岭创造超高回报的蓄水池。“

  在医疗健康投资领域,随着产业集群的发展,聚焦重点区域的生物产业园,可以获得更多的行业整合势能。而华岭也是内业比较早地做了地域布局的产业专项基金。目前,华岭已经在上海张江药谷武汉光谷生物城、青岛高新区、温州生命健康小镇等国内发展迅速的生物医药产业园区设立了办公室,并与当地政府、引导基金和产业资本共同发起设立了当地的医疗健康专项基金。“投资人都很忙,都在到处飞,跟着项目跑,而我们在做的是扎根当地、深耕当地,直接提升我们一手项目的获取和服务能力。”

  成一时不如胜一世:用deal-maker的思维做风投

  早期投资由于风险大,尤其考验投资人的眼光和决策力。在刘涛看来:“一个好的早期VC投资者,真正应该具备的是鉴别与助推的能力。”

  因此,在投资过程中,华岭不仅是一个财务投资者,还会扮演着deal-maker的角色,不仅发现项目,更在创造交易。“医疗健康领域相比较其它行业,有着更为巨大和刚性的并购交易需求,我们不做投行业务,但是我们会用deal-maker的思维来投资和服务企业。“

  对于早期项目,华岭除了会从行业、细分领域、团队、产品等这些要素去寻找、筛选和布局,更会看项目是否与整体的投资组合、与基金的资源优势有互补和对接。这些资源包括落地孵化、区域拓展、注册申报、市场渠道、并购整合等等。

  如果一个早期项目,华岭认为自身如果缺乏投后管理和服务的能力,就会放弃。刘涛解释说,“在我们看来,华岭对早期项目的助推力,比钱更重要。”因为华岭秉持着“deal-maker”的心态做项目,有点像是人们常说的,“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彼此都在认真的状态,不仅要门当户对,更是志趣相投。

  “你可以看一下我们投资组合中的企业发展速度,早期企业在拿到我们的投资后,都有明显快速的进步和成长,我们在投后管理和服务方面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尽可能地为企业带来帮助,过程中我们会嫁接许多资源。”

  海外版图与本土画卷

  生命科学的投资天然全球性,现在很多医疗基金也开始海外项目的投资。在投资方面,华岭也较早就开始关注和布局的海外医疗健康产业。从2013年开始,逐步在美国、英国、台湾、新加坡、以色列……都建立了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刘涛说,“但是海外企业的直接投资与并购不是我们的优势,我们的管理半径覆盖不了那么远,这可能会造成投资后的管理风险。因此,我们的做法是寻找海外优秀企业、优秀团队和优秀产品,和他们一起在中国设立合资公司,将IP(知识产权)注入,在中国落地孵化和经营。”

  “海外一些研发药企和器械公司都非常关注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也有进入中国的计划,但对中国的政策法规、落地孵化、研发,以及未来产品上市后的销售都缺乏了解,他们非常希望找到互补的合作方。而华岭依托这些年来在各地园区的深耕、对政策法规的熟知、在CRO(研发服务外包)领域的资源、与很多上市药企的紧密合作等等,能给到企业从落地注册、研发孵化、注册申报、市场销售等一系列的资源对接,这是我们不可替代的优势,我们要做的是把这部分的优势具体化。”目前,华岭已经完成了美国、英国两个药品的国内合资公司设立,正在具体推进的过程中。

  未来医疗布局

  据相关数据统计,目前国内VC已经接近2500家,而风险投资的回报也一直遵循着幂次法则:一小部分公司完胜其他所有公司……成功基金的最佳投资所获的回报要等于或超过其他所有投资对象的总和。

  进入2017年,华岭也开始不断传来好消息,前期的播种布局已经陆续有成果展现:在1家企业IPO后,今年又迎来第2家企业的IPO,未来2-3年还会陆续有申报IPO的企业,这其中不乏细分领域的龙头。早期投资的项目成长也很快,不到2年的时间,估值平均都有4倍以上的增长。

  谈及未来,刘涛表示,华岭正在筹备募集新的基金,前期的缓进策略除了有个不错的开局,还锤炼了内功,团队和资源都已齐备,可以支撑在投资动作上的提速。未来,华岭计划每年投约10-15个项目,而新药、高端特色医疗器械、新型医疗服务、移动医疗和专科医院将是未来华岭深入研究并看好的几大方向,会在生命健康领域里更多的看到华岭的身影。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Vicky,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710/421397.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