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大哥的“代价”

2017-09-30 10:12· 微信公众号:经纬创投   
   
在光环和辉煌背后,马斯克面对孤独绝望已经习已为常。作为创业狂热爱好者,马斯克随时做好打仗的准备,他曾经形容过自己的生活“创业的感觉,就好像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望着死亡的深渊。” 他说这种孤独的绝境能让他冷静下来。
  欲戴王冠,必先承其重

  高处不胜寒,在任何领域,位置越高,顾忌就越多,能理解你的就越少。

  但成大事者,往往主动选择孤独,甚至享受着孤独。

  在他们看来,孤独并不可怕,因为“我不屑于和别人走同样的路,有时候孤独和困难仿佛可以让我更冷静。”

  故而,强大者因孤独积蓄更大力量继续努力而功成名就,软弱者因孤独灰心丧胆掩旗息鼓或老死陇中。

  正如哲学家叔本华所言,“人要么孤独,要么庸俗。”

  “孤独若不是由于内向,便往往是由于卓绝。”——汪国真。

  在古希腊哲学中,孤独被意识到是一种心理状态而客观存在,它埋藏在人的灵魂深处。成功的人往往被认为“无所不能”,很难有人相信他们会感到孤独——对他们来说,有些话不说觉得难受,说了又觉得矫情;身边的人无数,能坦然谈及孤独的却极少,往往还因为各自繁忙见不上面。

  或许,这就是“成为大哥的代价”,他们的孤独是什么?他们又如何熬过孤独?以下,Enjoy:

  01

  "做苹果的CEO是一件很孤独的事情。"——苹果CEO蒂姆 · 库克。

  前任乔布斯逝去之后,继任者库克面对的是一手好牌下隐藏的重重危机——

  智能手机市场的饱和导致 iPhone 销量下降;他长久地面对“他不是创新天才,只能做乔布斯最佳副手”的评价……

  《连线》杂志说蒂姆·库克是一位“安静、柔声细语、低调的管理者”,“如果说乔布斯是阳,库克则是阴。”库克始终保持着自己普通人的形象,在接替乔布斯成为苹果 CEO 前,他极力避免聚光灯。他喜欢独自生活,喜欢徒步旅行、骑自行车以及去健身房锻炼。

  “高处不胜寒,坐在 CEO 这个位置,很多时候是非常孤独的,”他说,“我如此说并非为了寻得任何同情,你也必须认识到你会有(能力)盲点,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如此”,库克表示:“盲点无时无刻都在移动,而你所需要的不只是将聪明的人留在你身边,还要留下那些能鞭策你,同时还能激发出你潜力的人。”

  “如果尝试过,失败了,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世界末日,我会走出去,骑骑自行车放松一下。”——库克后来在一次采访中如是说道。

  02

  "别管别人怎么说你的想法很疯狂……孤独、绝望都不要管,只管前进,不要停下来,不要停下来。"——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

  他永远戴着墨镜;他以 1000 美元起家缔造体育王国;他热爱研修日本禅文化,常常陷入沉思冥想;他性格内向,不善言谈。

  他是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

  在成为一个世界级品牌之前,奈特面临的是重重危机——这家公司总是处在危机的边缘,供应商打算抛弃他们,账面上的现金永远捉襟见肘……

  《Shoe Dog》是奈特自传的名字,“鞋狗”指那些全身投入其中,努力制造、销售、购买或者设计鞋子的人。这个“狗”字也许是代表一种幸运,也许是代表一种轻微的自嘲。

  小镇青年去到广袤的世界里总是惶恐无限的,是跑步的热爱支撑着他一路向前——“现在,没有银行支持的我们确实没钱了,我们需要给员工发工资,需要还其他债主的钱,如果我们不能偿还这些债务的话,我就会破产。今天,在这种情形下,我不仅无法偿还您的 100 万美元,我还要再向您借 100 万美元。”这是奈特向日本商人岩井求助时的一段话。

  “无论你喜欢与否,生活是一场比赛。懦夫从未启程,弱者死于途中,只剩下我们继续前行。”这是奈特在自传《鞋狗》中不断重复的一句话。

  03

  “我基本上就是自己熬过来的,孤独肯定是没办法解决的,或者说没有把我压垮,就这样过。”——陌陌创始人唐岩。

  2014 年的时候,唐岩接受 GQ 的专访时说,“我比以前孤独了”;2015 年,他出席经纬 Chuang 大会时被问及同样的问题,答案是“我基本上就是自己熬过来的,孤独肯定是没办法解决的”;2016 年,再次被问起这个问题,他说“现在倾诉的欲望很少了,你已经不习惯倾诉了,越来越倾向于自己去消化。”

  时任记者的马李灵珊曾经问过他,能称得上真朋友的人是否屈指可数,有没有五个?他摇摇头。尺度放宽点儿,能称兄道弟的朋友,一年彼此也见不了几面。曾经三不五时就和兄弟勾肩搭背逍遥快活的日子,已经成了回忆。

  他要在乎的东西多了,比如老朋友的感受;交新朋友也变得困难,对他有所求的人渐渐多了,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聊合作,他觉得没意思。有段时间,他打发时间的方式是每天看两部电影,现在变成了一部,因为要“哄孩子睡觉”。

  也许这就是成功的代价,他说“(对于孤独只能)熬啊,就跟失恋一样,你很痛苦,你怎么样,买个包,大吃一顿,最后还不是熬吗?”

  04

  “我个人的私人生活很痛苦,非常寂寞,找不到人一起玩。和基层员工离得更远一些,为了公司能够平衡,我得忍受这种寂寞,忍受这种孤独。”——华为创始人任正非

  做华为并不是任正非意料之中会发生的事情,作为被裁撤的军人,他希望找到一条出路,他坦言“那个时候我完全不知道市场经济是什么”。也是那个时候,他感知到人的渺小,在创立华为时,他已过不惑,那个时候他原本的认知被颠覆——“突然发觉自己本来是优秀的中国青年,所谓的专家,竟然越来越无知。不是不惑,而是要重新起步新的学习,时代已经没时间与机会,让我不惑了,前程充满了不确定性。”

  任正非曾被 BBC 的主持人称为当今“最神秘”的企业家之一,据说他几乎从来不见媒体,不参加任何评选、颁奖活动……他说:“我为什么不见媒体,因为我有自知之明。见媒体说什么?说好恐怕言过其实;说不好别人又不相信,甚至还认为虚伪,只好不见为好。因此,我才耐得住寂寞,甘于平淡。”

  05

  “有得有失,我曾经讲过,让世界美好,你不能让所有人做牺牲,大部分人是享受这个成果,但是一定有极少一部分人,他必须付出。我付出了我所有的个人乐趣,我没有朋友,因为我不能有朋友。”——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

  董明珠去年很“火”,各种新闻围绕着这位女性。随之而来的各种负面评价,董明珠很坦荡,说本着良心做事很重要。36 岁进入格力,今年她已经 62 岁了。也许只有从她着装上偏爱少女的马卡龙色和珍珠装饰,你才能看到她柔软的一面。

  格力的员工表示,董明珠不喜欢别人在她面前说些好听的话,交代工作也是,3 - 5 句之内必须将工作交代清楚。而董明珠通常在这 3 - 5 句中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的所在。一位在格力工作 3 年以上的高层向媒体表示,从未听到过她的一句表扬。董明珠的严厉可能让格力“不犯错误”,但也让员工对她敬而远之。

  25 年从未休过年假,每天工作 16 个小时以上,董明珠将自己“嫁给了”工作,她说这是岗位决定的:董事长兼总裁的职位让她失去了对家庭的关注。她曾经表示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

  “她一直孤独地向前跑,没有停止过。”格力员工这样形容董明珠。

  06

  “孤独也好,艰难也好,我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Airbnb创始人Brain Chesky。

  “这行不通!”

  “那些成为你客户的人都疯了吗?”

  “怎么会有人愿意睡在陌生人的家里?”

  许多专家和硅谷大牛曾对 Airbnb 的创业理念深表怀疑。——“不瞒你说,在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有一大票人都告诉我 Airbnb 这个想法完全行不通,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瞎的创业想法了,”这是 Brain Chesky 的原话。

  商业的变化,让一个怀揣创意的年轻人,就这样被大家默认地推到 CEO 的位置上。但他,从未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一切的改变都似乎是在瞬间发生的。

  Airbnb 最艰难的时候,他们靠着信用卡维持运营。面对这一切,Chesky 笑着说”孤独对我来说并不可怕,我不屑于和别人走同样的路,有时候孤独和困难仿佛可以让我更冷静。我是打不死的小强!”

  07

  "承受了那么多孤独与无助,也许‘四’应该是我的幸运数字。"——Paypal、特斯拉、SolarCity创始人埃隆·马斯克。

  他明知道会失败却还是勇往直前;他被称为是“钢铁侠”。

  在光环和辉煌背后,马斯克面对孤独绝望已经习已为常。作为创业狂热爱好者,马斯克随时做好打仗的准备,他曾经形容过自己的生活“创业的感觉,就好像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望着死亡的深渊。” 他说这种孤独的绝境能让他冷静下来。

  2008 年,马斯克迎来人生绝境般的低谷,Space X 成立六年之中进行的三次火箭发射都接连失败,特斯拉正经历着产品的一再拖延和推迟,他的第一段婚姻也宣告破裂,公司内部核心负责人因理念不合与他摩擦重重……

  “那段时间,我常常一觉醒来,满脸都是泪水,感到前途一片黑暗,”马斯克如是回忆这段时光。常有人在采访时问马斯克,一路走来是什么支撑着他到今天的成功?——实际上,他认为最可能的结果就是失败,很多事情看起来很难,实际上更难。但如果你想快速获得成功,就必须努力工作,忍受孤独的工作,把自己置身绝境,“别人每周 50 个小时,你就要工作 100 个小时,并且长期坚持下去。”

  他边笑边调侃着自己“就算 Space X 火箭爆炸再多次,我还是成功了!”

  "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龙应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