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基金经理教会我的事

2017-09-14 11:48· 微信公众号:徐谌辉  徐谌辉 
   
因为曾经一壳难求的A股市场里,他师傅算是发家致富了,但是他命不太好…到他的年代,重组开始有了失败的情况,所以一直都磕磕绊绊的。所以他总是对我说,投资这个事,其实一定要把策略定的跟大环境一致,否则会死的很惨。

  这一段时间光顾着批评了,搞得很多人不太愿意,尤其怀有大量情怀的人,攻击的都缺乏逻辑,让人啼笑皆非。其中还不乏一些媒体人,所以当我对于现在媒体乱写,尤其是财经类,不知是主动地还是因为自身能力问题,传播错误知识愚民的行为,咬牙切齿的时候。一个基金经理坦然的对我讲,“其实这样很好,不论周围人傻的原因,是自身问题还是被骗被愚,结果都会是好的。因为跟傻子竞争,你的钱赚的会更容易。”

  想来他是对的,赚钱从来就是一场战争,很难不易,但另一方面除了增加自身能力以外,只要敌方越弱,胜利的希望越大。

  最快最有效率最直接最赚钱的地方,其实就在二级市场交易,胜者为王,极为血腥。

  带我入门师傅是W哥,操盘手出身,据说曾经服务于那个身穿白大褂被抓的股市传奇人物。擅长K线,也擅长操盘,比如散单操作,最牛的是一场大战之后,飞单记录基本为零(据他自己说的)。由于当时我水平太差,什么基本面,估值,行业发展,公司状况,宏观经济,不能有效地组合分析,所以他的那个看起来复杂的K线操作法,反而是我最容易上手的。直到今天,我偶尔在一些专业人士面前露出尺子比K线做判断的绝活,虽然没太多实质用途,还是可以唬唬人的,至少显得我不是外行。

  Z兄,是我见过最赚钱的操盘手。从公募出来后,一直很低调,资金来源不明。现在四十多快五十了吧,单身,但从未停止过对爱情的向往,只是由于每日里朝九晚三必须对着电脑,紧张工作,之后还得研究研究走势,至今未果。现在他每日还在某证券公司的大户室里照常工作着,办公室里除了桌子电脑沙发,再无他物。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做,他总是回答说证券公司网快。他最擅长的是做期货和外汇,紧张刺激,我到现在都没办法身陷其中。他也不喜欢我沉迷于此,老是跟我说,这东西,玩玩即可,做多了,人就懒了,什么也做不了。

  其实我的众多梦想里,有一个就是家财万贯,无所事事,只是碍于命不好,一直都没实现。

  跟我有同样梦想的还有个小王,刚见到他的时候,觉得他真是入错行了,绝对的大帅哥,还有一副好身材。偏偏他投资的产品与他的外貌成反比,喜欢垃圾股。按他的话说,这就属于当年师傅给带沟里了。因为当时策略是,基本上专找ST,*ST之类的,美其名曰寻找重生的优质机会。因为曾经一壳难求的A股市场里,他师傅算是发家致富了,但是他命不太好…到他的年代,重组开始有了失败的情况,所以一直都磕磕绊绊的。所以他总是对我说,投资这个事,其实一定要把策略定的跟大环境一致,否则会死的很惨。

  G先生,玩量化的,自称宽客。在公募基金做基金经理,闲时喜欢带众小弟研究量化基金。这种计算机炒股的游戏,对我来说过于艰难,至今没学会。而且,由于A股的特殊性,玩法跟美国也有着许多不同,并且大部分赚的是盘口那一小部分钱。但是我依然很羡慕他们,因为我注意到,他们很闲。只要定好策略,之后,就是电脑自己玩了.......

  而我最羡慕的其实是Z女士。

  她基本属于我偶像级的姐姐,今年大概有四十岁了吧,单身。早年毕业于中科院少年大学,后毕业于耶鲁,读的说是统计学,再后来去了牛津.....再后来她的证书学历就开始成几何级增加,举不胜举。如果说别人投资像是打仗,那么我觉得Z女士就是跳舞,芭蕾舞的那种,美、规矩。她最擅长美股做空和对冲策略组合,逻辑性极强,总是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不利信息,而且消息来源就是公开消息,还是普通的公开消息那种。跟她说话很省事,基本说了开头,就不用说结果了,甚至可以直接结束跳到第三个话题。而关于赚钱,她总是跟我说,金子永远在手边……

  二级市场交易其实魅力无穷大,听消息等六个数字的话,基本就没有了这个乐趣,当然pro-ipo是个例外。认识的许许多多市场里的高手,无外乎都低调、聪明、自控力强。而对于投资的经验,他们无外乎都告诉我一个“真理”。要认真制定策略,时间、金额,不打没有把握的仗。定好后就要严格的执行,无论面对什么问题,抵抗住心里的恐惧,随时准备应对方案,并懂得及时撤退,即可。

  而我,每每与他们聊天之后,都会深深的感触,智商真的是上帝赐给人类最大的礼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