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成立2年就投出30+个项目,90%完成后续融资,这家机构为何屡获顶级基金接盘?

2017-08-31 10:31· 投资界  任倩 
   
在外人看来,成立仅两年的初心资本像极了一家韧性十足的创业公司:它用两年时间建立起了自己的壁垒,并且耐心、持续地加固这道城墙。同样的,田江川,这位87年的基金管理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投资向来是冒险者的游戏,但在遍地概念诱惑的早期投资领域,方法论真的无迹可循么?

  初心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田江川用两年的时间,围绕项目源、投资理念、投后服务等方面描绘出了一张适用于初心的、差异化的“寻宝地图”。

  这家2015年成立的早期基金,起步于VC2.0裂变时代的末尾,却高效、快速地投资了30多个早期项目,冲进了行业前列。并在巨头笼罩和VC厮杀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收割多个明星公司。

  在外人看来,成立仅两年的初心资本像极了一家韧性十足的创业公司:它用两年时间建立起了自己的壁垒,并且耐心、持续地加固这道城墙。同样的,田江川,这位87年的基金管理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仅成立2年就投出30+个项目,90%完成后续融资,这家机构为何屡获顶级基金接盘?

  初心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田江

  建人才库,先得创业者

  做天使最难的始终是找对人。“天使投资要比市场早两步,而优秀的创业者要比我们早两步。很多时候市场上鼓吹的风口都是滞后的,要去找到最优秀的创业者眼中更真实的商机。”田江川毫不掩饰自己的投资偏好。

  “我们基金体量不大,但LP都非常成熟,大概保持一个月投1-2个早期项目的速度,每一个项目都是精益求精。我们非常用心地在打造一个新生代商业领袖的圈层,所有的创始人都是以不同维度但却高度统一的方式去挑选的,我们坚信初心的这个圈层能让创业者们建立起信任感和彼此互动的可能性”。初心关注新生代商业领袖群体,也希望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代表未来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领袖人物。

  目前初心资本投资的30多个项目中,创始人基本都是80、90后,其中有24个都是85后,还有6个创始人是90后。而另一个有意思的对照是,初心团队中,上到基金的管理人,下到投资经理都很年轻,这与其投资的创业者群体能有很多共鸣,也能更敏锐地捕捉到因日新月异的年轻消费群体的多元化需求而生的创业公司。

  初心对于创始团队的判断有自己的逻辑。像水滴互助CEO沈鹏曾是美团前10号员工,美利金融CEO刘雁南5年前创建有利网,27岁即拥有一家估值10亿美金的公司,对于这种背景华丽的创业者,初心自然是“如饥似渴”。另外,连续创业者如一周cp的陈立、美窝的高原,也很容易的获得了初心的青睐。初心还支持了一批专注技术领域的创业者,如pingcap的刘奇、翼菲的张赛、石墨的吴冰和吴洁、乐言的沈李斌等。

  作为天使轮为主的早期基金,项目源是重中之重。初心想要成为优质早期项目的首选出口,就必须在创业团队狩猎方面主动出击。

  为了能挖掘并拥有一个持续不断的优质早期项目库,初心用两年的时间尝试了很多不同的方式,通过EIR计划、通过已投项目CEO介绍及重点合作的猎头公司等渠道积累优质团队,建立初心Talent Pool(人才库),并通过数据抓取形成算法第一时间发掘早期团队。“这些团队不一定马上有想法出来创业,有些需要完成一个阶段性目标,有些可能有大批期权未到期无法离开,我们都会详尽地记录在人才库里,方便在合适的时间点回访。”“这些‘脏活累活’,初心愿意干,这是我们与其他早期基金相比最大的不同之一。”田江川说。

  田江川介绍,目前人才库关注的移动互联网顶级团队已超过10余个,入库人选要求有成熟的团队并且适合亲自担任CEO,通常是各大成熟互联网公司有创业意向的核心人员。

  “比如互联网家装平台美窝的创始人,88年的高原,曾是一家新三板估值超过10亿人民币的上市公司CEO,带领过300多人的团队。他当时带着联合创始人来见我们,方向还没确定,但对公司管理和如何建立公司文化非常有见地,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与稳重,给我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们当场就决定投资一笔钱支持他们创业。” 这种决策方式并不是单纯的情感导向,它有一层合理的逻辑和考量。

  “通过人才库积累支持的早期优质团队,目前基本都是基金回报倍数最高的项目。”田江川坦言,“但有一点,我们不喜欢攒团队,攒的团队稳定性很差,也没有磨合的经历,初心更倾向一个成熟的团队出来创业,我们只是在市场趋势的判断上起到添砖加瓦的作用。”

  天使和创业者的关系紧密,创业早期找投资的时候,是创业者最需要投资人的阶段,无论是财务还是心理上。“创业初期这种似同袍似战友的合作伙伴关系在公司发展壮大、资本选择很多的情况下是很难如此深厚的,这正是早期投资魅力所在。如果没有在早期时和这些最优秀的创业者建立起链接,我会感到遗憾。”田江川说。

  “如果天使轮的优秀创业者因为没有获得融资而与一个创业机会失之交臂,我们的生活可能会因此少了一种新颖的商业模式或至少要与它错失好多年。”在田江川看来,早期投资除了高回报、有趣、和最聪明的人互动以外确实还有很多社会意义,值得为之奋斗。

  四大领域布局,绝不“蒙眼狂奔”

  在实际操作中,田江川发现,优质的初创公司在A轮的时候会有很多选择,而主流基金对于优质项目的判断也是相对趋同的。这就要求初心团队能在确定好赛道后,快速地判断细分路径、锁定赛手。

  初心坚持在科技升级及移动互联网领域深入布局,重点关注科技升级、企业服务、消费升级及泛娱乐四大领域。目前初心就移动社交、内容付费、互联网教育等领域进行了颇为系统化的行业研究。

  初心资本目前所投30多个早期项目,分布在移动互联网各个垂直细分领域,其中部分项目已成为垂直领域的佼佼者,如在线协作文档石墨、翼菲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客服乐言、分布式数据库PingCAP、摄像头算法公司极视角、快消B2B平台乐来、猪养殖saas平台猪之宝等。

  田江川介绍,初心是一支很年轻的管理团队,我们鼓励团队有丰富多元的生活方式,我们从创立伊始便坚定地期望布局一批商业模式大胆创新的项目,服务于新生代的用户群体,在投资这些项目的时间点上,甚至在国内外都看不到商业模式一样的竞品。

  比如聊点,是一款创新内容组织形式的个性化聊天机器人,目前大多数聊天机器人都是基于过硬的语义技术提供不同领域的toB服务,而聊点团队结合年轻人喜爱的优质内容设计了可以个性化设计的机器人,大胆尝试toC端产品的可能性,产品形态方面暂无可比公司。

  再比如Wonderland,是一款基于增强现实(AR)技术的新概念浏览器,产品核心基于摄像头,通过扫描识别现实世界中的景物触发交互,打通线上与线下场景。投资是在2015年10月,当时除了Google孵化的google Ingress,国内外都找不到做这个领域的公司,直到2016年初pokemon go成为了现象级的产品,该领域俨然成为投资热点。

  或许你也困惑,这些项目分布于不同行业,初心团队人力毕竟有限,这些行业是不是都能看明白?田江川十分坦承,“对于技术壁垒较高或行业偏离熟悉的认知范围的项目,我们有一套机制与这些行业内的专家合作。”

  “创投圈的概念诱惑很多,如果在陌生的领域没有找到一个EIR,就是所谓细分行业里相对专业和权威的人,我们就不敢碰。”表面上看,她给出的方法有些简单,实际上,初心在各个专业领域与行业专家保持紧密的互动,征询他们对于项目的意见,并与他们利益深度绑定。

  90%项目获后续基金接盘,不乏顶级机构

  资本市场的产业链条很长,涵盖从种子到天使、VC、PE,最后项目上市或被并购,环环相扣。创业者度过失败率极高的天使轮后,便需要开始考虑后续融资,对于大部分初期盈利能力较弱的公司,后续融资生死攸关。

  《投资界》梳理发现,目前初心资本投出的30余个项目中还鲜少有失败案例,90%的项目完成后续融资,其中不乏顶级机构的身影,经过2年积累,基金账面回报3.3倍。

  用田江川自己的话说,“某些项目跑得很快,只用半年时间就从天使轮跑到了B轮,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期。某些创始人成长速度惊人,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惊喜”。

  投资界》整理了部分初心项目的后续融资情况,为初心资本优质项目的一个缩影(目前尚有一批项目还未到披露期):初心资本参与孵化的星糖miniKTV成立三个月便完成天使、A 、A+ 三轮融资,融资总金额1500 万美元,投资方包括祥峰投资、金沙江创投、经纬创投险峰长青、DCM、云启资本和IDG。初心天使轮投资的以汽车金融和蓝领消费金融作为主要切入点的新一代移动互联网消费金融公司美利金融,后续获得高榕资本、挖财和京东金融的投资。

  国内第一家开源的新型分布式数据库公司PingCAP,后续获得华创、经纬、险峰长青、峰瑞资本及云启资本的投资。国内领先的人工智能客服乐言,获得阿米巴、常春藤资本熠美投资的青睐。

  初心投资的以SaaS切入的全方位养猪服务平台猪之宝,获得了中金的后续融资。中国第一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互联网互助保障社群水滴互助,先后获得高榕资本、IDG、腾讯、真格及美团点评等的投资。

  以创业者的心态做投后

  “我们每天都在关注创业公司的壁垒,其实基金也有壁垒。对我们而言基金的壁垒是经验丰富的、能独挡一面的专业投资团队,是一个优质的创业者圈层,也是提供优质核心投后服务的能力。”田江川认为,吸引着创业者的,始终是那些诚信、对创业团队友好,并且有能力帮助创业者发展业务的天使投资人

  初心资本坚信投后管理是基金发展正循环中承上启下的重要一环,坚持向创业者提供除钱以外的高附加值,于是从基金成立之初便着手搭建了一套一体化的投后服务体系,从人才招聘、法律咨询、媒体和投融资对接、市场和竞争对手分析及产业上下游资源对接等方面为被投公司提供专业化服务。

  凌晨两三点接创业者电话,解决问题,已经成为田江川生活的一部分。“我会以自己也是创业者的心态去解答,希望给到换位思考后有价值的建议。”

  有些困难对创业者来说是第一次遇到,但对初心来说可能已经碰到几十次了,例如融资的选择、期权的分配、合伙人的离开等等。这些对于投资人来说也是熟练工种,没有经验的时候给出意见都是战战兢兢的,有过经验之后就能更好的预见每一种解决方案背后对应的可能性。

  投资人一定不是甲方。”在初心资本的定位中,服务创业者倒显得更为重要,这体现在占股比例、控制权、投后服务等各个方面。

  天使投资人的确是为创始团队带来首笔启动资金的重要人物,称其为分管资本的“合伙人”也不过分,但如果占股过高,后续资本便难以进入。她认为,对资本而言,应将控制权交给创始团队,资本要做好添砖加瓦的角色,给出的早期投资的估值要趋于合理。估值太低,团队会稀释很多股份对下一轮融资不利;估值过高,给创业者带来的业绩指标压力也会陡增。

  选择一位天使投资人也是选择了一个未来五到七年携手的合作伙伴,投资人要兢兢业业地添砖加瓦和出谋划策。“只要团队好,我们就会无条件支持他们,我们愿意耐心等待。”她说。

  初心资本现已经完成了二期3亿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背后不乏知名LP的身影,包括几家市值500亿的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国家引导基金及知名母基金。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任倩,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708/2017083141933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