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女优的互联网江湖,从宠儿变成了瘟神

2017-07-17 08:48· 微信公众号:快刀三侠  丹倾 
   
但凡选择贴上AV女优的标签,同时就要承担这种营销的后果,就是品牌形象套路化,始终难以摆脱屌丝气质,由繁入简容易,但要从屌丝品牌转型高大上则是前路漫漫。

  2010年,作为一个刚刚迈入大学校园的纯真青年,生平第一次去了酒吧,而促使我前去的原因则是小泽玛利亚老师将会降临。

  说实话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脑细胞跟着荷尔蒙有些许跌宕,幻想着一些不切实际与不可描述的画面,但当小泽玛利亚老师出现,我却十分的失望,一方面她穿着衣服一本正经讲话的样子很损荷尔蒙分泌,另一方面她穿着紧身衣腰间露出赘肉的样子让我很惶恐。

  其实不只是小泽玛利亚,越来越多的AV女优开始闯入中国,通过站台、表演、代言等方式将大把大把的人民币揣进了腰包,但好好的岛国人,为何会选择集体来华淘金呢?这一切还得从第三次互联网浪潮说起。

  姣婆遇上胭脂客

  2009年开始,中国互联网江湖迎来了第三次浪潮,在这一次浪潮中,中国的互联网发展开始呈现自己的特性,并在网民数量、宽带网民数、CN注册域名、个人电脑等多个指标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之最。

  浪潮下的互联网市场,就如《马可波罗游记》中的中国一样,可谓遍地金砖,引来了各路诸侯与豪强。

  随着阿里小米的相继觉醒,无数年轻人怀揣着下一个马云的梦想,引领了新一波的创业浪潮;而各方资本也于此时疯狂入局,跑马圈地抢夺市场,新旧势力的交锋,颠覆与被颠覆的博弈,已把这里变成为一座硝烟不息的大战场。

  “得流量者得天下”,这是互联网江湖亘古不变的真理,流量之争自然是互联网战争的核心,如何在同等时间下获得更多的用户,成为了互联网企业主们日常殚精竭虑的根源,而AV女优这一群体恰恰能够解决这样的担忧。

  首先,情色在古往今来都是吸引用户眼球的重要要素,AV女优因为职业的特殊性,很容易和情色产生关联,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带给用户最大的刺激。

  其次,彼时的互联网大环境还处在以超高性价比吸引屌丝用户这一阶段中,AV女优本身就是一个讨好屌丝用户的重要筹码。

  最后,AV女优在中国本来就争议颇多,到哪里都会成为舆论与焦点,这群人本身就是不折不扣的优质内容和流量入口。

  但一个巴掌拍不响,AV女优凭什么会愿意来中国为这些互联网公司代言呢?原因只有一个,钱。

  在日本女优的片酬往往很低,平均下来大约3万日元左右(大约合2000多人民币),而这3万日元究竟能够买些什么呢?一只最普通的LV化妆小包是3万1500日元,而一瓶30毫升的香奈儿香水要3万6750日元。如果去旅行,日本女性最喜欢的韩国3日游是2万9800日元。

  而按照日本AV业界现在的行情,女优全身脱光累死累活,也无法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此时在中国各路资本为了在互联网领域跑马圈地,给予了企业大量的资本进行商业竞争,单单一次出场费就有可能高达8位数,这是AV女优们之前从未得到过的。

  于是乎,在那段期间里太多的AV女优和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打得火热。其中,较为耳熟能详的便是2012年的凡客年会。苍井空在年会现场与当时该网站高层、老板以及到会的互联网界大佬纷繁排队与之拥抱、合影,这在社交网络上激起了千层巨浪。

  由此可见,中国互联网企业与AV女优们的合作更像是娇婆遇上了胭脂客,一方有钱敢花,另一方有身敢卖。

  死神代言人

  但好景不长,AV女优在为企业博得用户眼球的同时,却也让这些企业得到了死神的注意。就拿“一姐”苍井空来说吧,作为来中国最早的一批AV女优,其代言运势就一直很差。

  2010年苍井空为久游网《勇士OL》站了台,当年7月,文化部印发了关于加强网络游戏市场推广管理、制止低俗营销行为的通知,要求各级文化行政部门和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进一步加强网络游戏市场的管理。随后久游公开致歉,并称将拥护文化部反低俗营销。当年12月《勇士OL》游戏宣布停运,这也是苍井空代言首次被蒙上失败的阴影。6年之后,更是面临了被全资收购的境地。

  而有着“下一个独角兽”之称,巅峰时拥有超过1.3万名员工,7轮融资超4亿美元,最高估值达到过30亿美金的凡客在苍井空降临年会之后,开始中道崩殂,如今血本无归,只能靠着一次又一次的变卖家产来维持公司的运营。

  2014年有一个营销案例曾经很火,苍井空和微博红人“留几手”同时出现在雕爷牛腩实体店内,两人微博一互动,几分钟内就引起了数千转发和分享,雕爷牛腩一时成为京城餐饮界的新贵。但随着2016年雕爷牛腩的COO"出走"更将雕爷牛腩推到风口浪尖,旧时的风光也化作了泡沫破碎。

  而在2016年3月,邀请苍井空入职并出任首席用户体验官的订房宝,也没有熬到2017年的春节。市场低频,导致用户成本始终无法下降,使得公司后期运营在遇到巨大困难。团队曾经历过九个月没有工资收入的时候,后又经历了这第二次五个月的无薪收入,团队成员曾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将所有钱拿来维持公司的正常运转。

  相比起前期争抢代言,AV女优已经从宠儿变成了瘟神,“一碰就死”的江湖传闻不胫而走,这也造就了AV女优从中国市场一夜蒸发的场面。但究其跟本,错误真的在于AV女优这一群体上么?其实不然,作为流量入口的一环,AV女优已经很好的完成了她们的任务,出问题的在于企业自身。

  1、从事件上来看

  首先,但凡选择贴上AV女优的标签,同时就要承担这种营销的后果,就是品牌形象套路化,始终难以摆脱屌丝气质,由繁入简容易,但要从屌丝品牌转型高大上则是前路漫漫。

  其次,现在看来,请AV女优参与营销宣传的价格也并不便宜。波多野结衣一次手游代言的宣传花费接近八位数,苍井空为页游《热血无双》的代言费用超过三百万,这个价格近乎当时国内一线女演员的代言费用。

  最后,商业市场信奉物以稀为贵,供大于求后只会让自己贬值,甚至遭遇舍弃。这些年日本AV女优成群结队进军中国市场,在各种营销宣传的“套路”之下,国人被刺激的“尺度大开”,逐渐会对这种营销模式产生疲惫。从传播效果上来考量,如今AV女优的传播成效也确实大不如前。这些都是以上企业所没有考虑到的。

  2、从本质上来看

  这些倒下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点“重营销而轻运营”,他们为了急于创立品牌忽略了口碑与产品本身的重要性,这也是当时那个时代互联网公司一个普遍的顽疾。所以尽管AV女优为企业网罗了大量的流量,但因为产品的缺陷和用户体验的缺失导致这些流量又随之东流。

  归期无期

  在贴着“死神”标签撤离中国之后,AV女优或许很难再回中国淘金了。毕竟他们是中国互联网时代屌丝经济体制下的特有产物。

  而现在屌丝经济迎来了衰退潮,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目光锁定在中产阶层。到2020年,城市中等收入家庭将占全部家庭收入的45%。马云更是曾经放言,中国将在未来 10 到 20 年积累 5 亿中产阶级。

  越来越多的中产消费者正在成为互联网经济的新主流用户,他们理性,有品位,与只迷恋性价比的屌丝消费者相比,他们是性能比的爱好者。这对于互联网来说,是最有价值的用户,同时,针对小资与中产阶级的互联网产品,转化率与抗风险能力更强,而且用户目标更容易精准。

  中产经济的兴起,带动了多方面的需求,比如出行,购物,生活环境改善等。像共享经济的打车鼻祖Uber,为精英人士提供海外投资移民的互联网移民平台海那边,专门针对白领和小资用户的女性电商平台小红书。这三家都是针对中高端用户的产品,虽然体量不同,但是都越来越受到资本的青睐。

  互联网从屌丝经济走向中产经济已是必然。据统计,中国拥有全球最庞大的中产阶层人口,达1.09亿,超越美国的9200万,而之所以说中产经济刚刚崛起,是因为就当前现状来说,中产阶层对互联网产品、服务以及信息获取方式都有待改善,需要一批新产品能够与之匹配,所以这一群体的商业价值巨大,不管是UBER、Airbnb还真正掌握屌丝高频使用平台的BAT,都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

  而针对中产经济市场的抢夺,正在看似资本寒冬的夜幕之下熊熊燃烧。在这个时代,谁先把握住中产经济崛起的先机,就几乎等于立于了不败之地。

  至于AV女优,或许只能存在我们的硬盘和互联网发展历史的长河中。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