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投资人、女性投资人、移民投资人……他们在执掌着硅谷

2017-07-07 13:13· 投资界硅谷   
   
如今,伴随着创业的低龄化、性别的平权运动以及更多外来资本的涌入,年轻人、女性、移民也开始在这片原本严格私蔽的疆土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独特印记。硅谷,正在以更加友善和开放的姿态迎接着想要跻身其中的各路投资人。

  280公路之侧的沙丘路可谓声名显赫,在其上每走一步,你几乎都能听到权力和财富的声响。

  这里,是硅谷实际的规则制定者,手握重权,可以一决生死。

  栖身其上的众多老牌风投曾是功成名就的白人男性精英们的专属俱乐部。如今,伴随着创业的低龄化、性别的平权运动以及更多外来资本的涌入,年轻人、女性、移民也开始在这片原本严格私蔽的疆土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独特印记。

  硅谷,正在以更加友善和开放的姿态迎接着想要跻身其中的各路投资人。

  年轻,硅谷风投圈的新风尚

  从Paypal、Facebook到Snapchat、YC, 硅谷的科技新贵们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创业成功者的年龄下限,也在悄然改变着硅谷风投圈中的年龄格局。

  “在过去,成就一个百亿级别的公司需要几代人的努力。现在,由于技术迭代的加速以及风投对市场的催化,几年时间就可能出现一家百亿级别的公司。”硅谷投资人张璐说道。只需稍稍回忆一下,为了实现100亿美元的市值,可口可乐走过了整整100年的征程,而宝洁和GE也各自耗费了88年。同样的数字,Airbnb花了6年,Uber用了5年,Snapchat更是只用了短短3年。

  更快的创业成功使得企业家们在年轻时就能转型成投资人,继而带动了整个投资人群体的年轻化。

年轻投资人、女性投资人、移民投资人……他们在执掌着硅谷

  2017年福布斯美国版30/30 VC行业主题人物张璐,图片来源:Forbes

  2015年福布斯美国版30/30VC行业主题人物Sam Altman在成为硅谷知名孵化器YCombinator(以下简称YC)董事长时年仅29岁,他创立的Loopt在此前两年即被高价收购。而作为硅谷新生代风投代表的张璐在斯坦福求学期间就创立了一家医疗设备公司,并在24岁时成功退出。随后她转型投资人,二度创业,在26岁时又成为了Fusion Fund(曾用名NewGen 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并在今年当选了福布斯美国版30/30VC行业的主题人物。

  同时,考虑到创业者族群的日趋年轻化,很多风投机构也在拔擢更年轻的投资人,以便更好地和青年创业者进行交流,挖掘到优质的项目。

  在今年福布斯美国版30/30VC榜单中就有好几位传统风投机构中年轻有为的少壮派。27岁就任职贝恩资本总监的Steve Anastos和26岁的红杉资本合伙人Andrew Reed就是他们中的佼佼者。

  这些年轻的投资人带来了许多新的理念,也推动着整个VC行业的创新。

  比如,张璐的Fusion Fund从创立伊始就通过自建数据库、编写程序自动获取信息以辅助投资团队对市场的预判,而不像传统的风投在做分析时主要依托第三方数据提供机构。

  再比如,Sam Altman在任YC新帅后,即提出要“破除硅谷神话,创业不应限于硅谷”的新思路。不同于传统孵化器主要在线下实体运作的模式,YC尝试通过开放的在线课程和远程指导快速实现其在全美的规模化。

  女性合伙人加持老牌风投

  同样的改变,还有——女性投资人,正作为一股清流,缓缓流入一向被视为男性竞技场的硅谷风投圈。

  近年来,美国的一些老牌基金逐渐开始引进女性合伙人。

年轻投资人、女性投资人、移民投资人……他们在执掌着硅谷

  Benchmark Capital合伙人Sarah Tavel和Sequoia Capital合伙人Jess Lee

  (图片来源:flickriver.com; meetup.com)

  Benchmark Capital在上个月刚刚聘请了该机构成立22年以来的首位女合伙人Sarah Tavel。去年10月,红杉也迎来了其美国总部历史上的首位女合伙人Jess Lee。

  这些女性投资人或有金融、咨询的背景,可以帮助企业与资本市场进行合作;或在企业运营方面有着多年的经验,能为初创企业提供战略和技术层面的必要指导。

  同时,她们敏锐独到的女性视角,又可为创业公司提供更多的附加价值。

年轻投资人、女性投资人、移民投资人……他们在执掌着硅谷

  一方面,女性一向是消费的主力。在一个消费升级的时代,许多2C类初创公司的用户群体有一半就是女性,“她视角”自然不容忽视。

  另一方面,互联网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体验经济、共享经济,而女性对于体验、服务有着天然的直觉和敏感度。这也是为什么宠物短期寄养平台Dog Vacay、闲置衣物交易平台Poshmark的创始人中都有女性。

  相应地,在风投领域,也需要有能更好地理解这些应用场景、洞悉用户需求的女性投资人。

  在张璐看来,越来越多的女性进入科技行业,并在成功后转型成为了投资人,无论对于创业者还是风投圈都是很正向的行业变化。

  “在未来,我们期待看到行业里出现更多的女性,这会从另一个方面加速多样化创新环境的出现。”张璐说。

  移民投资人,崛起中的新生势力

  还不止于此,硅谷的风投圈也正在涌现越来越多的移民投资人。比如,张璐就成为了首位荣获福布斯美国版30 Under 30风险投资领域主题人物的中国人。

  在硅谷,蓬勃发展的科技行业带给了移民更多更公平的机会。以谷歌CEOSundarPichai和Sun公司联合创始人Vinod Khosla为代表的很多优秀的技术移民经过多年打拼,成为了高科技公司的高管或创始人。

  他们中的一些之后又转型成为投资人,带动了硅谷风投圈中的种族多元化。被称为风险投资四巨头之一的Vinod Khosla就是在成功创立Sun公司之后,转而进入风险投资领域,并最终成立了自己的风投机构Khosla Ventures。

  如果扎克伯格在年初公开信中的判断不虚——全球化是我们现在最好的机会,那么这些移民投资人的出现,无疑就在加速这个进程,并帮助实现资本在全球市场的高效配置。

  首先,移民投资人本身的背景,使得他们在判断趋势和发掘机会时不仅限于美国市场,而能放眼全球,更好地把握先机。

年轻投资人、女性投资人、移民投资人……他们在执掌着硅谷

  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和美国单细胞癌症检测公司Mission Bio

  比如,Nexus Venture Partners就因其印度背景率先发掘了印度电商巨头Snapdeal,而兼具中美背景的张璐,也正是凭借其国际化的视野,帮助Fusion Fund较早抢滩入局了医疗健康领域。

  2015年,Fusion Fund投资了一家单细胞癌症检测公司Mission Bio。该公司将癌症检测的范围缩小为“单细胞”,通过高通量地检测单个癌细胞中的遗传或基因表达信息,极大地提高了检测的准确性。在Fusion Fund最初投资时,这家公司还并未引起业界的太多关注。近两年来,随着全球医疗市场的持续升温,MissionBio陆续受到了包括美国国家政府基金、Chan & Zuckerberg Foundation等在内的众多美国一线基金的追捧。

  “在14、15年时,医疗在美国还不是一个投资的热点。但我们看到了医疗在全球市场,尤其是像中国这样新兴市场上的巨大需求量,因而抢先做了投资布局。”张璐告诉记者。

  其次,移民投资人由于了解不同地区的市场差异,可以更加因地制宜地进行投资。

  作为同时关注中美市场的投资人,张璐正是因为看到了模式创新在中国已经做到了极致,美国很难与之抗衡,因而在几年前许多风投还在投硅谷的模式创新时,就坚持Fusion Fund在硅谷专注于技术类投资。

  最后,这些移民投资人也在帮助美国创业者们拥有更加全球化的思维。

  在芝加哥大学担任客座讲师的张璐在给商学院学生授课时,讲述的正是科技领域的投资人如何以全球化的视角来看待技术创新可能产生的市场效应。

  在她看来,未来将是一个更加扁平化的世界,美国的创业者们不仅要了解他们的本土市场,还要了解这个技术在新兴市场上可能产生的巨大的市场效应。而在这一点上,硅谷的移民投资人正是他们最好的老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09月22日
      冰狐互娱
      冰狐互娱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蜻蜓FM
      蜻蜓FM
      E轮 1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番茄便利
      番茄便利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09月22日
      国泰慧众
      国泰慧众
      A轮 23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