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星投资崔文立:万亿大消费只投“精”,追求确定性,赚“成长”的钱

2017-05-17 09:32· 投资界  王珑娟 
   
投资的根本是对不同行业的商业本质和商业逻辑的深刻理解。崔文立思索道:“各家策略大同小异,关键是用于什么场景。注重对行业、商业规律的认知,看问题更多会从产业、商业角度。资本市场是短期的,而商业的规律是持续,真正创造价值的。”

  麦星投资一名释义:

  麦,芃芃于野;

  星,熠熠苍穹。

  没有尖锐的棱角,很少抛头露面的崔文立和他创立的麦星投资一样低调内敛。十几年坚持如一,几乎未乱过分寸。“心态平和才能专一,人生坚持把一件事做好,就够了。”

  麦星的专一体现在其投资领域中,只投大消费。聚焦快速消费品服务、医疗(医疗服务、医疗器械)、科技(应用在大众消费和消费潜力的科技产品)三大领域,主要以to C的项目为主。用崔文立的话来说,就是投和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有关的东西。

  成长型基金,赚“成长”的钱

  今年是麦星投资的第13年,至今一共投资了40个项目。虽然投资项目数量少,回报率却很高。据麦星早前披露的数据,截至2015年年底已退出15个项目,基金获得的平均回报达6.6倍,年化回报达到157%。

  一开始的选择就注定了日后的不同。不是早期基金、不是典型VC/PE,麦星的定位是成长型基金。据了解,麦星的投资项目超过60%为商业模式已得到验证的成长期项目;20%以内投向有行业布局价值或高风险与高回报预期并存的早期投资项目,10%-20%投向预期3-5年内上市的成熟期项目。

麦星投资崔文立:万亿大消费只投“精”,追求确定性,赚“成长”的钱

  投资节奏主要取决于市场机会和团队规模。性格稳重加上财务背景更注重基本价值,崔文立一直看的“长远”。“投资不是和市场竞争,而是和自己较劲,要不断优化投资逻辑、积累经验。看的远、走的稳健,才能越走越远。”

  当问及13年投了40个项目是不是太少,崔文立很坦然:“团队的成长能力建立在规模前面,我们不希望过快,会影响回报。麦星会花很长时间去看项目,但投的少而精。主要是在一条主线上投资的越来越深,不断迭代更新每年投资的量都会多一点,是循序渐进的过程。”

  麦星投资逻辑核心有两点:追求确定性、赚成长的钱。具体来说:

  1.投成长期。从阶段来看成长期相对宽,企业规模较大。成长期更多看基础财务指标的增长。“我们赚成长的钱,不是估值的钱、资本市场的钱。成长意味着销售收入、利润的增长,背后代表企业的竞争力和价值。”

  投资不忘初心。崔文立解释:“所谓的初心,其实就是被投企业体现出来的社会价值,和它所体现出来的整个团队的梦想、激情,这就是麦星所追求的,也是投资应赚的那份回报。”

  2.追求确定性。不用押赛道、赌概率的方法,麦星看的每个项目都会花足够多的功夫,把投资的失败率降到最低。很多机构投资回报大都看成功的案子赚了多少倍,而麦星同时看多少失败的项目拉低了回报。

  崔文立解释道:“风险投资、PE投资实际上是一个高风险的领域,大家都看到光鲜的一面,谁投了哪些独角兽等案例。但失败的概率也是硬币的另一面,大家往往很少去关注。风险可控取得最高回报才有持续性,不是简单的投到一两个大的、某阶段成长很快的项目,不是投完就完了。我们不会过度追求单个项目的超额回报,但一定追求整个基金的超额回报。”

  3.商业逻辑和行业深入研究。处于不同行业或同一行业的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其核心价值的要素不同,公司价值更体现在形成持续竞争优势的关键能力。投资是充分竞争的市场,要又更具前瞻性的看法,见地和眼光要超越市场。如果只是跟随,最多只能获得平均回报。

  投资的根本是对不同行业的商业本质和商业逻辑的深刻理解。崔文立思索道:“各家策略大同小异,关键是用于什么场景。注重对行业、商业规律的认知,看问题更多会从产业、商业角度。资本市场是短期的,而商业的规律是持续,真正创造价值的。”

  消费升级:投资未来

  “不同行业周期不同,但消费和医疗是持续不断的,整个饼也是持续扩大的。对投资人来说要选择足够长的赛道,能持续投几十年。”从一开始崔文立就做出了选择,“赛道必须有利于投资人能在行业做足够长时间、有价值的积累。积累越久越好,会有赋能的作用。”

  持续的消费升级,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投资主题,麦星一直在找未来的东西,投的是未来的趋势。

  2007年,崔文立遇到刘晓坤和他创立的母婴品牌嗳呵,他用“一见钟情”来从容当时的投资决策。嗳呵是崔文立投资的第一个早期项目,可以说就在用消费升级视角投消费项目。

  当时中国已经度过了纯粹追求功能性和简单大工业化品牌阶段,开始有了更高需求。国内洗护用品较少,大都是中低端。主导的跨国公司品牌开始升级,但产品品质、内容配方等几乎未发生变化。

  打动崔文立只有两点:嗳呵团队要做有机的高端婴儿洗护用品、价格比跨国品牌高。“当时很多公司说要做比跨国公司更便宜的东西,但嗳呵立志要做品质更好的无添加产品,这一定程度上代表未来消费的方向,它的理念和我的思考一下就碰出火花了。”

  多年持续对比国内外行业进行观察研究,对建立投资框架和逻辑很有帮助,知道需要投哪些点,脑子里有趋势感。“看上哪个公司实际上是脑子里冥冥之中的样子,一见钟情,这就是最好的项目。”随后,2012年嗳呵被全额收购,早期进入的麦星取得了高额的回报。

  同样惊艳麦星的还有2011年遇到的大疆无人机。在不断交流中,崔文立发现大疆不仅只有非常酷的产品,而且团队非常酷。

  两年后大疆开始融资时,几家机构中只有麦星接受了大疆当时的估值。除了前期的了解和判断之外,也和麦星对消费行业的布局有关系。虽然当时大疆只在海外一些B2B市场、专业级市场做,但已经在开发消费级的产品。

  “我觉得这是未来科技消费的趋势。它的市场不能仅仅局限于好莱坞拍片、做广告用的生产工具,它应该会成为大众可以消费的产品。”崔文立做出了精准的判断。

  类似的投资案例还有很多,如金风科技远望谷聚众传媒等等。它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在麦星投后2-3年就成了所谓资本追逐的市场“热点”。“我们并不把眼光放在是不是有市场共识、是不是热点,或者是不是大家眼中所谓的风口上。只有始终坚持独立判断、独立思考,才能发现它们的核心价值、未来的空间。”

  关键还是“人”

  “太容易犯错了,一直都有持续成长的空间。”投资是永无止境的航道,没有尽头。需要足够多的能力、经验,逐渐去提升自己。崔文立感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犯错误,错误是常态,所以对投资这个职业要有足够的谦卑心和敬畏之心。

  投资就是人和事。提及为数不多的失败血泪史,崔文立总结道,失败各种各样,除去表面上的行业竞争等等,核心还是人,这也是投资最难的地方。

  在崔文立看来,成功的创始人、企业家须具备以下素质:1.专注和热情;2.要有道德和规则感。接受外部机构的投资是要建立一种长期的伙伴关系,就像一段婚姻,双方要志同道合、信守承诺;3.要有开放的心态和持续的学习能力。创始人过往的积累和经历其实都不足以成就一家优秀的企业,要有持续的学习心态。

  建立之初麦星就有十六字投资理念,“平和心态、专业积累、价值归依、长远眼光”。崔文立看来最重要的是,保持平和的心态,才能理性分析和客观判断。十几年坚持如一,“平和”已融入了麦星团队的血液、骨髓里。

  好的投资人是反人性的,情绪会带来偏见,而偏见会导致投资偏颇、不全面、不客观、放大某些东西,要尽可能克服情绪的带入。

  “恐惧和贪婪无时无刻不陪伴着我们每个人,但不要把贪婪和有追求划等号。”崔文立笑道,“想赚不属于自己的钱和能力范围外的钱,是贪婪。真正成功的投资人、企业家都有自己非常坚定的追求,它带来的势能和动力远超金钱和财富。当然,最终结果他们往往也是得到最多财富的一批人。”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王珑娟,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705/20170517413607.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